周晓光和梁军在走廊里搏斗,可急坏了叶天和庄梦蝶,刚才那一石膏抡下来,庄梦蝶乐得直拍巴掌,结果她还没高兴两分钟呢,就看见周晓光一骨碌又爬起来了。

    在她为梁军捏把汗的同时,她听见啪擦一声响,那声音非常轻微,可还是被她捕捉到了,她循着声音望去,在周晓光站起身的同时,她发现他身下的地板上有一串亮晶晶的的东西,她睁大眼睛一看。

    嗯?那不是一串钥匙吗?

    那串钥匙是周晓光从来都不离身、挂在腰间的,可是此刻,他的脑袋被梁军用石膏砸了一下,有点晕晕乎乎,也就没有听见钥匙落在地上的声音。

    很显然,这串钥匙是周晓光刚才受到重创时不慎从腰间滑落的。

    梁军呢,忙着对付周晓光,也没有注意到那串钥匙。

    于是乎,这串钥匙就被离着铁栅栏最近的庄梦蝶看见了,她伸手去够钥匙,可是由于脚踝上铁链的限制,她根本够不着。

    这时,她看见那个熟悉的毛绒绒的小身影朝她跑过来。

    “喵喵,钥匙!把钥匙叼过来。”

    庄梦蝶压低嗓门,指指钥匙。

    暹罗猫立刻会意,噌噌噌跑过去,叼起钥匙,递给主人。

    由于暹罗猫行动起来无声无息,而周晓光此刻全幅的精力都在梁军身上,哪里注意到脚下有个小东西正在暗度陈仓呢。竟然就被它从眼皮子底下把钥匙给叼跑了。

    庄梦蝶拿过钥匙,赶紧扔给叶天,叶天一把把的钥匙试过来,终于找到开锁的钥匙,打开了脚上的锁链,然后他又打开囚室的门,把钥匙扔给庄梦蝶,他悄悄溜出囚室,打算把周晓光刚才脱手飞出的那把枪找回来。

    尽管叶天的动作很轻很小心,可还是被周晓光发现了。

    “想跑?举起手来!”

    周晓光转过身,举起手枪对准叶天。

    叶天被枪指着背心,只得顺从地举起手来。

    然后,周晓光敏捷地闪到叶天身后。

    这样一来,叶天就被夹在梁军和周晓光之间。

    周晓光得意地冲着梁军笑道,“嗯?臭要饭的,你再敢乱来,我就一枪崩了他。”

    梁军着急了,大喊道,“你不要乱来啊,你该知道,袭警是重罪。”

    周晓光把枪咔咔上膛,抵在叶天的背心,“实话告诉你,老子在青影片场所做的每一个案子都够得上枪毙,所以什么重罪的对于我来说,全都等同于狗屁。”

    此时,庄梦蝶已经打开脚踝上的锁链,偷偷溜到走廊里,找到了那把手枪。

    庄梦蝶拿着手枪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把枪抵在周晓光的背心上,“不许动,举起手来!”

    枪口杵在背心的冷硬触感一下子打消了周晓光的得意。

    他左手拿着枪,用右肘撞向庄梦蝶的头部。

    庄梦蝶不懂拳脚,哪里躲得开这一肘,被他撞了个结结实实,就觉得眼前一黑,闷哼一声,栽倒在地。

    啪嗒一声,手中的枪也掉在了地上。

    周晓光急忙弯腰捡枪。

    叶天见状,伸出右脚将枪一勾,再飞脚一踹,枪就到了梁军脚边。

    梁军会意,立刻弯腰把枪捡起来。

    周晓光见梁军捡到枪,急眼了,举枪对准梁军就是一枪。

    叶天大喊一声,“梁军,当心啊!”

    梁军一个癞皮狗打滚躲过了这一枪,子弹击中身后囚室的铁栅栏,激起阵阵火星。

    周晓光咆哮道,“你喊他梁军,你知道他的名字,原来你们认识,你俩究竟是什么关系?”

    梁军哈哈大笑,“好吧,就让你死个明白,哥是警察,不是臭要饭的。我跟叶天的确认识。”

    “混蛋!唬我!原来你们全都在唬我!你们全都是警察,对不对?”

    狂怒之下,举枪再射。

    这一次,又被梁军闪身躲过。

    梁军冷笑,“你这莽汉,空有一身蛮力,不会玩枪,准头太差。像你这样打法,纯属于浪费子弹。”

    周晓光冷哼一声,“你在笑我?你竟然敢笑我?”

    庄梦蝶揉揉脑袋,爬起来,捡起地上的棒球棍递给叶天。

    叶天拎着棒球棍慢慢走近周晓光。

    梁军立刻会意,故意继续跟周晓光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大块头,我笑你又怎么了?你就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我没说错吧?”

    周晓光目前是顾前顾不了后,他哪里看得见叶天已经站在他后背了呢,还在一味地咆哮,“你他娘的说什么呢?信不信老子崩了你。”说完,举起手枪再次瞄准梁军。

    此时,叶天早已经准备好了,只见他抡起棒球棍,使出吃奶的力气,照准周晓光的后脑勺,死命砸了下去。

    嘭地一声,周晓光的后脑勺破了一个大窟窿,鲜血汩汩而出。

    庄梦蝶战战兢兢地走过来,抓住叶天的手,惊叫道,“哇,打死了,他已经死了。”

    叶天放下棒球棍,用脚踹了一下周晓光,毫无动静。

    梁军走过来,弯腰查看周晓光头部的伤口,叹气道,“应该留个活口的,还得审判呢。”

    叶天不好意思地道,“一着急,下手就重了些。不过,这种家伙审不审的,也是板上钉钉的死刑。”

    梁军点头,“这家伙也太凶悍了,跟他在一起,一点也不敢放松,时时刻刻都得把弦绷得紧紧的。我当警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难对付的嫌犯呢。”

    叶天道,“我也是啊。这家伙既凶残又狡猾,再加上这里诡异莫测的地形,真是费老了劲了。”

    叶天蹲下身子,查看周晓光头部的伤口,他翻开周晓光的眼皮,发现瞳孔没有放大,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正在这时,原本仰躺在地面上的周晓光忽然睁开眼睛,噌地一下坐起身来,用枪指着叶天的脑门,“草你娘的,居然敢用棒球棍偷袭老子!”

    砰砰砰

    一阵枪响过后,周晓光应声倒地,挣扎半天,终于不动了,一大滩鲜血从他身下缓缓流出。

    梁军用嘴吹了下枪口冒出的硝烟,“还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呢。”

    叶天苦笑,“梁军,多谢你及时开枪啊,否则差点被他轰掉脑袋。”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