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一怒之下,噌地站起身来,抓着铁锨往门外走去。

    吓得周晓光也傻了眼,赶紧上前拦住老周,“爸爸,您听我说啊。”

    老周推开周晓光,“走开!你这混小子,今天我要是不埋了她,我就不是你爸爸!”

    老周的犟劲儿一上来,十头牛都拦不住,只见他抬脚把门踹开,大踏步地朝着门外走去。

    父亲突如其来的举动,周晓光一下子懵逼了。

    听着门外走廊上父亲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愣在原地的周晓光老半天才回过味来。

    “不行!绝不能让老爸把宝儿给埋了。”

    周晓光咆哮一声,拉开门,追了出去。

    那边厢,老周已经拎着铁锨走到存放着木箱子的囚室跟前。

    看见那木箱子,老周心里的无名火噌地一声冒了出来。

    因为之前,老周已经无数次地目睹自己的儿子跪在那个木箱子跟前,跟箱子里的人说说笑笑。一想起那诡异的情形,老周忽然感到脊背发凉。

    “这一切该结束了。再也不能让儿子这样下去了。”

    老周推开门,走进去,唰地一下扯开箱子盖儿,看见谢宝儿的尸体好端端地摆在箱子里,火气更大了,遂手指谢宝儿破口大骂。

    “好你个狐狸精,死都死了,还成天勾引我儿子,看我不一铁锨打烂你的脸,我叫你再发骚****勾引男人!”

    老周骂得兴起,抡起铁锨照准谢宝儿秀美的脸蛋,就要一铁锨抡下去。

    “住手!”

    身后一声断喝传来,老周立刻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一只铁钳般的大手攥住了,根本动弹不得,扭脸一看,看见的却是儿子周晓光那张面目狰狞的脸。

    老周急得扯开喉咙大吼,“你个混小子!把手给我放开!你亲爹你都敢阻拦吗?”

    周晓光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他抓着父亲的手开始颤抖。

    “爸爸,求你了,不要逼我,这个女人是我的命根子,我是真心爱她的,你可千万不能毁了她呀,你要是毁了她,我也不活了。”

    看着儿子流泪的双眼,老周还是狠下一条心,使劲摇头,“不行!你是人,她是尸体,人尸怎可以相恋呢?我的孩子,你清醒点吧,她已经死了一年多了,根本不可能跟你交谈,这一切都是你幻想出来的。你说话就是三十岁的人了,不要再成天躲在幻想里迷失心智了。”

    周晓光抓着父亲,嚎啕大哭,“爸爸,您相信我,宝儿根本就没有死,您看,她知道您要毁了她,现在正在跪地求饶呢,她是那么的楚楚可怜,爸爸,您就放过她吧。”

    老周瞪大眼珠子一瞅,这谢宝儿不还是好好躺在箱子里挺尸呢吗?哪有跪地求饶啊?不觉更是火大。

    饶是儿子哭得撕心裂肺,老周仍旧不为所动,他把脸一拉,怒斥道,“人鬼恋尚属违逆天道,更何况是人尸恋?”

    周晓光见父亲坚决不肯,只好噗通一声,跪在父亲脚下。

    “爸爸,求你了,成全我们俩吧,宝儿已经跟我发誓了,她说永远都不离开我,要陪伴着我到永生永世。她是真心爱我的,求爸爸您不要棒打鸳鸯,拆散我们吧。”

    老周哈哈大笑,“发誓?她用什么发誓?我的儿呀,你好好睁大眼睛看看,她早就死透了。哪里还能再发什么劳什子的誓呢?”

    “不!爸爸,她还活着,她根本就没有死。”

    “哪个人肚子和脑袋被掏空还能活着?儿子呀,你清醒点吧。”

    周晓光仍旧是一脸痴迷,“爸爸,她真的还活着。”

    老周冷哼一声,“晓光,今天你也别怪爸爸狠心,爸爸也是为了你好,你再这么着下去,非疯了不可。就让我毁了这个小贱人,断了你的念想!”

    老周决心已下,抡起铁锨作势要砸,眼见着一张花容月貌的脸就要被砸个稀巴烂。

    原本跪在地上的周晓光忽然噌地一下,从地上窜起来,把父亲拦腰抱住。

    老周毕竟老了,哪里抵得过身强力壮的儿子?周晓光死命一抱,老周脚下不稳,竟朝后倒去,手里的铁锨也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父子俩就势滚在一起,扭打起来。

    年老的父亲自然不是儿子的对手,没两下,就被儿子占了上风,骑在身下。

    “你个混小子,赶紧把你爸我放开,我是你爸爸,你打我,是要遭雷劈的。”

    周晓光摇头,“不!为了我最心爱的女人,叫我做什么我都肯。别说是暴打父亲了。”说完,举起醋砵大的拳头照准老周的鼻子就是一拳。

    这一拳下去,打得老周脑袋里嗡地一声,鼻血溅了满脸,也打得老周的心凉了半截。

    想想自己含辛茹苦地把儿子养大,换来的就是今天这个结果。

    老周欲哭无泪,心也碎成了八瓣。

    “你个混小子,真的动手打老爸,你会遭报应的。”

    “对不起了,爸爸。我原本不想这样的,可是为了宝儿,我只好得罪父亲了。爸爸,你也年轻过,你也恋爱过,我现在的心情,你该懂得。希望爸爸还是成全我们,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请不要拆散我们俩吧。”

    老周哭笑不得,“晓光,你真的被那死尸迷疯了,她早就死了,人都臭了,怎么还可能跟你谈恋爱呢?你醒醒吧。”

    “爸爸,不许你说她已经死了。她根本就没死!我再说一遍!”

    老周的坚持,终于激怒了周晓光,他再度举起醋砵大的拳头照准老周的太阳穴用力抡下去。

    嘭地一声闷响,老周身子一软,倒地不动了。

    “对不起,爸爸,既然我说什么,您都不相信,我就只好出手了。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呢,宝儿她明明好端端的,您非要毁了她让我伤心。这下好了,您终于闭嘴了,宝儿可以安心地继续躺在箱子里,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周晓光叹口气,他弯腰抱起父亲,缓缓地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周晓光抱着父亲回到房间之后,把父亲放在床上,叹气道,“对不起了,爸爸。您太累了,还是好好地睡一觉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