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和叶天狼吞虎咽地啃着干馒头,暹罗猫趁着他俩不注意,扭着小屁股钻出铁栅栏,朝昏暗的走廊里跑去。

    “喵喵,你回来,不许乱跑。”

    庄梦蝶拍着铁栅栏大喊,可是不喊还好,一喊,暹罗猫跑得反而更快了。

    庄梦蝶叹气道,“喵喵现在越来越不听话了。”

    叶天道,“算了,别管它了,看样子那个大块头是抓不住它,要是能抓住它,喵喵早就被他逮着了,由它去吧,它可能是又饿了,抓老鼠去了。”

    “真拿它没办法。”

    “庄作家,麻烦你把水拿进来,我这边够不着水碗,渴死我了。”

    庄梦蝶只好把手艰难地伸出铁栅栏去拿那碗水,够着那碗水之后再拿进来推到叶天那边去,因为她够不着叶天,不能递给他。

    叶天端起水碗,痛快地喝了一大口,似有所悟,“不能全都喝光了,得留着点儿,还不知那个混蛋下次什么时候再给水喝呢。”

    庄梦蝶忽然一拍大腿,“哎呀,我知道他是谁了!”

    “谁啊?你在说谁?”

    “那个大块头呀。”

    “他是谁?”

    庄梦蝶一字一顿地道,“他是老周的儿子!”

    叶天吃了一惊,放下水碗道,“啊?你怎么知道的?”

    “你没注意他的五官吗?虽然他长的粗粗大大的,可是他的五官跟老周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叶天点头,“嗯,你一说,我也觉得很像。原来这个大块头就是老周的儿子,难怪他的消息这么灵通。”

    话说周晓光在走廊里走着走着,眼睛一瞟,忽然看见前面囚室中的木头箱子。

    看见木头箱子,他才想起,这两天实在太忙,他一直没能抽出空来看看谢宝儿。

    于是他推开囚室的门,走了进去。

    一打开箱子盖儿,谢宝儿那精致的容颜和娇小玲珑的身体便宛然在目。

    看见那秀美精致的身体,他瞬间被感动了,噗通一声,跪在箱子跟前,握住她细嫩僵硬的小手,随即,眼泪也决了堤。

    尽管已经无数次见过她在木箱子里的模样,可是每次一见到她,还是禁不住会被她的小巧精致而感动,做出立刻做出下跪痛哭流涕的举动来。

    造物主为什么会造出这般美丽的女子呢?

    她完完全全就是为我而生,现在她安安静静地陪伴着我,这是天意啊!

    “宝儿,实在对不起,这两天我太忙了,所以没有过来陪你,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周晓光开始抽自己的嘴巴。

    “对不起,宝儿,我真不是人,明明知道你一个人会孤单寂寞,还把一个人扔在这里不管。扔下美人独守闺房,我简直就是个畜生。”

    啪啪啪的响声在压抑憋闷的囚室上空回荡。

    谢宝儿一如往常那样,安静地躺在箱子里,一动不动。

    “宝儿,对不起,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还像以前那样,每天来你这里报到请安。”

    “话说这两天囚室来了好些新人,没有吵到你吧?”

    “那你有没有想念我呢?”

    “要是何香有你一半温柔就好了。很多时候,我被何香吵得头疼死了,可是转念又想,何香的存在,就是为了衬托你的娴静雅致,没有她的粗俗低贱,又怎么能衬托你的高贵雍容呢?”

    周晓光每说完一句话便会停顿两三分钟,就像是正在什么人谈话那样。

    他一改往常那凶悍霸道的模样,脸上挂着天真幸福的笑容,含情脉脉地抓住谢宝儿的小手,就像是对待初恋情人那样小心翼翼。

    “那么亲爱的宝儿,现在囚室里一下子多了这么些人,我该怎么办好呢?”

    可是这一次,他的额头上忽然冒出豆大的汗珠,眼睛和嘴巴张得老大,一副很吃惊的模样。

    “什么?把他们全都杀了?我亲爱的宝儿,你真的想让我这么做吗?其实我还想养着他们一段时间呢。”

    “好吧,我明白了,既然这一切是你的意思。我当然只好照办了,把他们全都杀了,一个不留!亲爱的宝儿,你等我的好消息吧。我这就去送他们上黄泉路。”

    周晓光说完,站起身来,俯下身子,在谢宝儿毫无血色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然后,他体贴地帮谢宝儿把衣襟整理一下,才恋恋不舍地合上箱子盖。

    周晓光走出囚室,把门关好,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推开房门,他发现父亲坐在椅子上发呆,好在这次老周终于把衣服穿上了。

    可是他还是觉得父亲的眼神很不对劲。

    “爸爸,你怎么又傻坐在这里,你要是累了,可以睡会儿觉啊。”

    老周无力地摆摆手,“儿子,我没事,忙你的去吧。”

    “爸爸,刚才宝儿发话了,说现在地下室里的人太多了,吵得她头疼,她根本睡不好觉,刚才她让我把地下室里的人全部杀光,省得她睡觉都不踏实。”

    老周苦笑,“谢宝儿说的吗?”

    “对呀,爸爸,就是谢宝儿她亲口跟我说的。”

    老周抡圆了右掌,一个耳光甩在周晓光脸上。

    周晓光脸上立刻多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周晓光委屈地捂着自己的脸,“爸爸,你干什么打我呀?我又说错话了吗?”

    老周跳着脚大吼,“你个混小子!谢宝儿早就死了,她已经死了一年多了,怎么可能跟你说话呢?你能不能清醒一点!”

    周晓光摇头,“不!爸爸,你说的不对,宝儿根本没死,她还活着。她刚才一直在跟我聊天,我俩聊得可开心了。”

    看着儿子痴迷的模样,老周气得直跺脚,“你个混球!你现在就给我把谢宝儿埋了去!不许你再把她的尸体放在这里了。我看你已经快被她的尸体给迷疯了!”

    周晓光道,“不!爸爸,她根本就没死,她还活着呢,咱们不能把一个大活人给埋了呀。”

    老周发了狠道,“晓光,你老爸我叫你把她埋了,你不去是吧?”

    周晓光摇头。

    老周愤怒地咆哮道,“好!你不去我去,今儿我就埋了她,看你今后没事还跟谁神神叨叨地聊天。”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