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囚室里时不时传出的惨叫声、呻吟声、皮鞭和棍棒打在身上所发出的啪啪声,以及令人心惊胆战的斥骂声,叶天和庄梦蝶早已麻木。

    然而此刻,他们连出都出不去,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坐在囚室里发呆。

    暹罗猫叼着一只死老鼠跑了回来,它一猫腰从铁栅栏的缝隙钻进囚室,把那只死老鼠放在庄梦蝶面前。

    那只老鼠身形肥硕,由于脑袋被暹罗猫咬扁,早已失去多时。此时它摊开四只小爪子,可怜巴巴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庄梦蝶吓得尖叫一声,直往后缩。

    叶天笑道,“这是喵喵给你找的食物,它看你没吃东西,担心你饿着。你看,喵喵多爱你呀。”

    庄梦蝶道,“喵喵,你自己吃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不能吃那种东西。”

    暹罗猫走过来,跳到庄梦蝶怀里喵呜喵呜地叫着。

    叶天道,“喵喵在说,吃点东西吧,要不你会饿坏的。喵喵心疼你了。”

    庄梦蝶哭笑不得,“叶天,你就别给我翻译了吧。喵喵的意思,我懂。”然后,她搂着暹罗猫笑道,“喵喵,可是我再饿,也绝不能吃死老鼠啊。那只老鼠,你自己吃了吧,乖。”

    暹罗猫像是听懂了,从庄梦蝶怀里跳出来,叼着那只死老鼠,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

    叶天道,“这该死的地方,可苦了喵喵了,不过,所幸还有老鼠供它填肚子。”

    其实,叶天和庄梦蝶的肚子早就唱起了空城计。

    叶天道,“庄作家,你觉得刚才那些惨叫和呻吟是什么人发出的?”

    庄梦蝶叹气,“应该是于勇吧。于勇失踪估计也是被嫌犯抓到这里来了。”

    “可是,我还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呢。”

    “嫌犯能把咱们和于勇抓来,也能再多抓一个女人进来,这对他来说,是很轻松的事。”

    “那个女人会是谁呢?”

    “不知道,可能是任何人。我感觉现在整个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不会思考了。”

    “也不知道梁军逃出去没有?”

    “希望他吉人天相,能够顺利逃脱吧。希望梁军逃出去之后,赶紧去找牛队,派大队人马过来,把这里来个连窝端。”

    叶天摇头,“庄作家,你说的只是普通警员的做法,对于梁军这个生**冒险的家伙来说,他这会儿一定不会回去找牛队。”

    “嗯?你意思说梁军即使逃出去也不会寻求警方的支援,而是想自己一个人跟嫌犯周旋下去?”

    “对,梁军的个性就是这样,喜欢冒险。”

    “唉吆,那咱们说不定等不到支援赶来就会死在这里啊。”

    “别说这么悲观嘛。以梁军的个性,他一定会在暗中保护咱们的。”

    “他保护咱们?万一他斗不过嫌犯,说不定连自己都得搭进去,他现在连枪都没有,怎么保护咱们?他这样一个人跟嫌犯周旋,而且嫌犯还拿走了你的枪。这个梁军真是太乱来了。”

    对于梁军的做法,庄梦蝶感到哭笑不得,斜倚着墙壁翻了下身子,忽然感觉腰里有个东西硌得很不舒服,伸手一摸,摸到一个方方扁扁的小盒子,小盒子就在她的上衣口袋里。

    庄梦蝶把那个小盒子掏出来一看,不禁乐了,居然是一盒炫迈口香糖。

    “咱俩饿不死喽,看看这是什么?”

    “炫迈啊?不错不错,赶紧给我来一发,话说再让我饿下去,我可能真的要接受喵喵支援的死老鼠了。”

    庄梦蝶打开小盒子,拿出一粒炫迈,朝着叶天扔过去,叶天伸手接住,塞进嘴里,拼命咀嚼,“哇,在饿得要命的时候,嚼一粒炫迈的感受真是不一般呢。”

    庄梦蝶也把一粒炫迈丢进嘴里,笑道,“你要是接受喵喵的死老鼠,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我拒绝跟吃过死老鼠的人做朋友。”

    叶天道,“不是吧,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啊。等炫迈吃完,咱俩还出不去的话,就只能依靠死老鼠来补充体力了。”

    “不!我坚决不要!你要是敢吃死老鼠,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庄梦蝶使劲摇头。

    俩人正聊得一股劲,猛然听见当当当三声,回头一看,原来是之前的那个大块头站在铁栅栏外。

    “你们在聊什么呢?聊得这么开心?”

    大块头目光阴冷,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庄梦蝶吓得朝后缩去。

    “哦?你们是在谈论食物吗?我刚才忘记给你们送来了。你们一定饿了吧?瞧,我给你们送吃的来了。”

    庄梦蝶这才注意到大块头一手端着水碗,另一只手拿着两个馒头。

    已经饿得两眼发直的叶天和庄梦蝶,一看见馒头,立刻两眼放光。

    大块头把水碗从铁栅栏的下方塞进囚室,然后再把馒头放在水碗旁边的水泥地上。

    雪白的馒头一沾上灰尘立刻变成了两个灰馒头。

    “吃吧,别客气。这是我所能提供的最好食物了。”

    尽管叶天和庄梦蝶肚子很饿,可是谁也没动窝,只是默默地看着大块头。

    这时,大块头发现了暹罗猫,立刻怒不可遏地吼道,“小耳暖,你给我出来!”

    暹罗猫喵呜一声,以示抗议,然后它本能地跳到庄梦蝶怀里,缩在她的肘弯处,露出两只眼睛惊恐万状地看着大块头。

    看着暹罗猫吓成这样,庄梦蝶气得大吼,“你为什么管我的猫叫小耳暖?”

    大块头哈哈大笑,“为什么?因为这小畜生个头大小,把它的皮扒下来只够做一副耳暖,做手套不够,因为我的手太大。”

    原来是这个意思,难怪喵喵这么害怕他,原来他想杀了喵喵剥皮。

    气愤之下,庄梦蝶还想跟他吵下去,叶天给她使了个眼色。

    庄梦蝶只好强压怒火,把这口气咽下去。

    看见俩人不敢说话,大块头更得意了,他噌地一下,拔出别在腰间的配枪。

    那把枪,叶天再熟悉不过,那是他的配枪。

    可是现在,却在大块头的手上。

    大块头拿着那把枪摆弄了一番,然后把枪口瞄准叶天。

    庄梦蝶吓得心啵通啵通直跳,叶天则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块头。

    “叶组长,这是你的枪,不过,现在已经属于我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