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你这个变态!”

    强哥挣扎半天,无果之后,终于愤怒了。

    “嗯?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啊?刚才你还喊我什么来着?你不是应该喊我爷爷才对吗?你这坨大便。”

    周晓光用棒球棍的尖挑起强哥的下巴,怒视着他。

    强哥性起,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破口大骂。

    “草你吗的,大不了让你这个变态弄死老子,老子就这么贱命一条,有种的,你就招呼吧。反正老子这辈子吃喝玩乐的,样样都享受到了,就是死了,也不亏了。来吧,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

    这强哥骂得起劲了,又把以前的牛逼架势摆出来了,啐出一口老痰,呸地吐在周晓光脸上。

    周晓光抹去脸上的唾沫星子,哈哈大笑。

    “强哥,亏你还放了这么久的高利贷,你该明白,要对付一个人,死并不是最痛苦的方式,折磨才是征服一个人最好的方法。”

    “折磨?”

    强哥眼中不由地透出一丝恐慌和绝望。

    曾几何时,为了催债,他折磨无数欠债的人,此时,回响在他耳边的是那些被他折磨的人发出的呻吟和惨叫。

    对于折磨,他再熟悉不过。

    “折磨人的方法有许多种。”

    周晓光缓缓地开口了,此刻他的声音在强哥听来,无异于恶魔敲响的丧钟。

    刺耳又令人心惊胆战。

    强哥哆嗦道,“你打算要怎么折磨我?”

    “嗯?你的声音又重新变得懦弱了吗?你刚才不是变成大老虎了吗?怎么转瞬间又变回发抖的小喵喵了呢?你刚才那样不是挺牛逼的吗?说实话,我喜欢对手牛逼一点,这样更能激起我征服的欲望,我最讨厌的就是小羊羔。”

    “不,大爷,我错了,放过我吧。”

    强哥实在撑不住下去了,嚎啕大哭。

    “这样就哭了,我真的很讨厌爱哭的男人呢。”

    “放过我,放过我啊。”

    “很好,那我再问一遍,于勇为什么跑到青影片场打工?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强哥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又绕回来了,还是这个问题呀。

    可是此刻,强哥也只好硬撑着继续装傻。

    “大爷啊,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早就说了啊。”

    周晓光举起那把大剪刀,“看来,是时候请这把剪刀登场了。”

    “不要,不要剪刀啊。”

    一看见那把剪刀,强哥立刻吓得浑身发抖。

    “这把剪刀这么大,要是用它来剪你的手腕,会不会咔擦一声就被剪掉了呢?刚才我特意去把剪刀在磨刀石上磨了磨,它现在非常锋利,不过,我还是没有把握能不能一下子剪掉你的手。要不,咱们现在试试看。”

    周晓光把他高大的身体贴过来,他残忍的双眼直盯着强哥。他比强哥足足高了一个脑袋,再加上体格魁梧健壮,站在强哥面前,压迫感十足。

    强哥不敢看他的眼睛,又不敢扭脸,只得忍受他嘴里喷出的臭气。

    周晓光说着,把那把大剪刀搞得咔擦咔擦直响,打开剪刀,把强哥的右手夹在剪刀的开口处,“右手对于男人来说,非常重要,对于你来说,就更重要了,相信你平时开枪、打手枪、在借条上签字、脱女人的裙子,都是用的右手吧,如果没了右手,你一定会郁闷的对不对?”

    “不要啊,大爷,千万不要剪掉我的右手。”

    “当你手拿借条,指挥手下剁掉欠债人手指的时候,欠债人如果哀求你放过他们,你会放过他们吗?”

    强哥不说话了,在脑海中瞬间涌现出无数欠债人哀求他的画面,那些流泪的双眼和跪地求饶的情形一一闪现在眼前。

    “喂,我在问你话呢,当欠债人哀求的时候,你放过他们了吗?”

    强哥低声道,“没有。”

    “为什么?”

    “因为他们好吃懒做,不努力,总幻想着一夜暴富,这是他们应得的教训。”

    “那你现在又为什么要求我放过你呢?你有不放过他们的理由,我也有不放过你的理由,因为你生性残忍,贪婪无度,为了搞到钱财,不惜任何代价。要我说,你这样的家伙,也该死。”

    “不要,我承认我为了赚钱不择手段,可是我也是白手起家,我也不容易呀。”

    “相信你的手上也有人命案子吧?”

    “没有,我没杀过人。”

    强哥立刻否认。

    周晓光紧盯着强哥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神中有一丝异样闪过。

    周晓光哈哈大笑,“你的眼神出卖了你,看来不使用点暴力手段,你就一句实话都不肯说。”

    周晓光露出残忍的狞笑,把两只手用力一合,就听见咔擦一声,剪刀合上了。

    强哥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哎呀,妈呀,我的右手没了,右手被剪掉了。”

    周晓光哈哈大笑,“你真是个蠢货,没事瞎嚎丧什么,自己看看,右手还在不在。”

    强哥扭脸一看,右手还好端端呢。

    “刚才我剪得是这个,你还真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呢。”

    周晓光用剪刀挑起半截衣袖。

    强哥看见他剪的是自己的袖子,才松了口气。

    周晓光再次把剪刀的开口夹在强哥右手的手腕上。

    “那么现在,请你告诉我,你手上都犯过哪些人命案子?”

    强哥立刻大喊,“好,我说,我全说。之前我追债的时候,曾经失手打死一个人,我其实也没怎么打他,就吓唬了他一下,谁知那家伙有心脏病,一下子就咽气了,我没办法,只好把他就地掩埋了。”

    “埋尸地点在哪?”

    “津石高速公路旁的一棵老槐树下。”

    “要是现在去找那具尸体,你还能找得到吗?”

    “应该能。现在想想,那个案子也不全怪我,他只要是心脏病突发了。就算是警察找到我,责任也不全在我。”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案子吗?”

    “没有了,就那么一次,从那以后,我心里有阴影了,但凡有追债的事都是让手下去干了。”

    “看,要是我去查案,效率准保比警察要高的多。”

    周晓光得意地哈哈大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