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哥一听见那脚步声,心再度收紧,他的身体开始不自觉地颤抖,整个人再度往墙角里缩去,一双眼睛惶恐地盯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可是脚步声并没有往这边走,而是再次渐渐远去了。

    走了?

    强哥心里一块石头落地,顿时放松了许多。

    百无聊赖,他望向旁边灰色的墙壁,结果他发现墙壁上有四个铁环。

    看见那四个铁环,他不由地低头看看锁住自己脚踝的铁环。

    他发现,墙上的四个铁环,大小形状跟锁住自己脚踝的铁环一模一样。

    惊愕之余,他站起身,走了过去。

    那四个铁环是用铁钉铆在墙壁上的,他用手试了试,铆得非常结实,根本弄不下来。

    这四个铁环并不是并排铆在墙上的,而是分为两排,上排两个,下排两个,两两同处于一个水平线,上排铁环的位置跟人的身高差不多,下排铁环的位置离地面大约三十公分的样子。同一水平线的两个铁环相距的距离大约是六十公分样子。

    这些铁环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呢?

    由于囚室内灯光昏暗,他看不见铁环内侧,他把食指伸进去试了一下,立刻疼得哎呀一声,墙壁上的铁环跟锁住他脚踝的铁环一样,内侧也全是锋利的毛刺。

    这个大块头这么变态,这四个铁环也一准不是什么好玩意。

    就在强哥紧盯着墙壁上的四个铁环琢磨它们的用途的时候,走廊里再次响起沉重的脚步声。

    擦,又来了。

    强哥立刻从墙壁边走开,回到之前的位置,瘫坐在地上。他可不希望被大块头发现他正在研究囚室内的东西。

    脚步声渐渐靠近。

    果然,那双蒲扇般的大脚走到囚室的铁栅栏前骤然停住,激起尘土一片。

    一看见那双脚,强哥立刻痛苦地闭上眼睛。

    接下来,他听见有人打开门锁,走进来的声音。

    那人走到他面前,停住脚步。

    “闭上眼睛装死吗?”

    周晓光粗暴地一脚揣在强哥脸上。

    强哥疼得哎呀一声,一头栽在地上。

    “看!我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周晓光举起手中拿着的东西。

    强哥一看见那东西,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身体拼命往后缩,大喊一声,“不要啊!”

    那是一把园丁修剪花圃时用的大剪刀。

    剪刀很大,是用来修剪树枝的那种,园丁在使用这种剪刀的时候,需要用两只手,一只手抓住一边的把手才可以使用。

    这种剪刀,强哥再熟悉不过,他曾经用这种剪刀剪断过不少人的手指。

    以前,他催债的时候,都是让手下带着这种剪刀吓唬那些欠了高利贷的可怜虫。

    而今,他曾经用来折磨别人的手段真的都要被这个大块头一一用在自己身上了吗?

    “嗯,我看见你的眼神了,你看着这把剪刀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不对?告诉我,你曾经用这种剪刀干过多少坏事?”

    “不,我没用过这种剪刀。”

    “没用过?谁信啊?你们这些放高利贷的家伙,心都是黑的,什么剁手指啊,浇汽油放火烧人家房子之类的话不是你们经常干的吗?”

    周晓光抓着那把剪刀,把剪刀一开一合的,搞得咔擦咔擦直响。

    “你干什么?不要乱来,那东西可不是开玩笑的。”

    强哥边喊边往后缩。

    “嗯?你害怕了,那么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谈谈于勇放弃高薪的IT工作,跑到青影片场打工的事情了?”

    “不!他的事情你最好去问他,不要问我。”

    “不,我现在不想问他,只想问你,你说怎么办呢?”

    周晓光步步进逼,同时继续把剪刀一开一合,搞得咔擦咔擦响。

    强哥吓得跪地求饶,“爷爷啊,你放过我吧。”

    “我说了,求我喊爷爷都没用。你他娘的给我说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我根本就不知道。”

    “看来我还是撬不开你的嘴啊。而且你总是动来动去的,很不好办呀。我得想办法把你固定在一个地方,只要你动不了,那就好办多了。”

    周晓光说着,扭脸看了看墙壁上那四个铁环。

    强哥惊恐地看着周晓光,再看看那四个铁环,不知他要干什么,吓得浑身发抖。

    周晓光走到铁环边上,朝他招手,“过来吧,你这条死狗。”

    “不要啊,爷爷饶命啊。”

    强哥虽然不知周晓光要做什么,可是他已经强烈地预感到即将要发生某种不幸。他扯开喉咙,嚎啕大哭起来。

    周晓光抓着强哥的衣领,把他拖到那四个铁环中间。

    强哥被勒得直翻白眼,只得任由他拖拽。

    “站直了,你这条死狗。”

    周晓光一脚踹到强哥的肚子上,腹部的剧痛,使得强哥不得不站直了身体。

    周晓光按了下铁环上的一个小按钮,啪地一声,铁环打开了,露出内侧锋利的毛刺和铁钉。

    “你要干什么啊?”

    强哥看得头皮发麻,哆嗦不止。

    周晓光把其余的三个铁环也一一打开,然后厉声道,“现在,把你的手腕和脚踝全都放进铁环里去。”

    强哥看一眼那些锋利的毛刺,立刻吓尿,哭喊道,“不要啊,求放过我吧。”

    周晓光把棒球棍的尖对准强哥的眼睛,“你他娘的,就喜欢给你整点暴力才听话是吗?现在,把你的手腕和脚踝全都放进铁环里去,否则我就一棍子戳爆你的眼睛,我说到做到!”

    此时,棒球棍的尖距离强哥的眼睛估计连十公分都不到,如果他用力戳进去,会是个什么后果,强哥当然非常清楚。

    看着周晓光一脸的凶相,强哥只好抽抽噎噎地把手腕和脚踝全都放进铁环里去。

    可是强哥刚把手腕和脚踝放进铁环,周晓光就把四个铁环逐一合上,就听见啪啪啪啪四声响,他整个人就给固定在墙壁上,胳膊和腿全都动不了了。

    这下,他终于明白墙壁上的四个铁环是做什么用的了。

    这四个铁环是专门用来把人固定在墙壁上的刑具。

    强哥惊骇万分,他想要挣扎,可是手脚轻轻一动,就立刻被铁环内侧的毛刺扎得痛苦不堪。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