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肉呼呼的身影刚一消失,就听见一阵炸雷般的吼声。

    “小耳暖,又是你,一不搭理你,你就又冒出来了。你还真是一只小贱猫呢,有本事你过来撩我呀?”

    强哥听见这吼声,禁不住浑身发抖,这尼玛不是刚才那大块头的吼声吗?

    随着吼声落地,沉重的脚步声再次走近。

    强哥一抬头,发现周晓光再次面带笑容站在铁栅栏门外,当然这次,他不是空手来的,他的左手拿着棒球棍,右手拿着皮鞭。

    “强哥,你好,我又回来了。”

    周晓光举起右手的皮鞭。

    看见皮鞭,强哥的身体不自觉地缩进墙角,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

    “我说了,我可以给你钱,求你不要打我。”

    “求我?你是在求我吗?”

    周晓光哈哈大笑,他用钥匙打开囚室的门,走到强哥面前。

    “是的。”

    强哥只好卑微地回答。

    此刻,强哥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舒服,要知道以前都是他打别人,别人求饶,可是现在真的不同了。一切倒过来了,原来乞求别人的滋味是这样的屈辱和无奈。

    “求我的话,是这个态度吗?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来求我吗?”

    周晓光说着,目露凶光,用棒球棍使劲往强哥腰里一捅。

    强哥立刻疼得惨叫一声。

    “你他娘的,叫唤个啥,求我就拿出点态度来,跪下磕头,叫爷爷!”

    强哥怒视着周晓光,并没有进一步动作,被人奉为大哥的他哪里受过这种闲气,再说了,一向都是他喊别人跪下叫爷,现在倒过来了,他怎么肯照办呢。

    周晓光看出他的不肯,冷笑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不肯跪我也非常理解,只是你现在到了我的地盘,我叫你生你就生,我叫你死你就得死!别说是跪下了。”

    周晓光说完,猛地飞起一脚踹在强哥的鼻梁骨上。

    强哥登时被踹飞,整个人横着就撞到墙壁上了。

    强哥就听见鼻梁骨可擦一声,紧接着鼻子一酸,眼泪和鼻涕立刻流了一脸。赶紧伸手去摸鼻子,还好,鼻梁骨没碎。

    “服了吗?”

    周晓光走过来,再次抬脚,似乎还要再踹。

    强哥只得跪下,磕头如捣蒜,大呼,“爷爷,饶命啊!爷爷,放过小的吧。”

    周晓光哈哈大笑。

    “这样就屈服了,看来你还真是不禁打呢。不过,刚才我忘记告诉你了,即使跪下喊爷爷,也还是没用。因为大爷我的手痒了,来吧,我的皮鞭早已饥渴难耐。”

    周晓光说完,立刻举起皮鞭,啪地一声,强哥脸上立刻出现一个血道子。

    强哥疼得妈呀一声,捂着脸躲进墙角。

    周晓光跟过去,挥起皮鞭,一阵猛抽。

    强哥受疼不过,惨叫连连。

    直到打累了,周晓光才住了手。

    “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什么问题?”

    “于勇一个硕士生为什么要到青影片场来当保安?”

    “他在哪里上班是他的自由,关我屁事,再说了,这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去问他本人呢?”

    “草了!还在嘴硬,看样子,老子还是没把你打服。”

    周晓光咬牙切齿地再次举起皮鞭,照着强哥的脸上身上一通乱抽。

    “现在能说实话了吗?”

    强哥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可他还是使劲摇头。

    周晓光伸出一只脚踩在强哥的嘴上,“你他娘的真贱呀,你刚才摇头是什么意思,坚决不说是吗?”

    强哥喘着粗气,艰难地回答,“不是不说,而是不知道。”

    “去你娘的不知道!信不信老子今天就是打死你也没人知道呀?”

    强哥点头,“我信。”

    “信,你还不说。看来你他娘的鞭子还没挨够。”

    强哥挣扎着坐起来,喷出一口血沫子,“不是我不说,是我真的不知道,今天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还是不知道啊。”

    周晓光用棒球棍在强哥肚皮上划来划去,吓得强哥浑身颤抖。

    强哥把脸扭向一边,打算尽量不去看那张仿佛来自地狱的面孔。

    周晓光用棒球棍的尖挑起强哥的下巴,啧啧两声,“俗话说相由心生,看你的面相就知道你绝非善类。对了,我忘记了,你是放高利贷的,你一定经常把别人打得跪下叫爷爷吧?现在轮到你了,滋味如何呀?”

    强哥哪里敢回答,也不敢看周晓光狼一样的双眼,痛苦地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打吧,你使劲打吧,今天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还是不知道。”

    “嗯?你小子还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呢。看来皮鞭的滋味你还没尝够。”

    周晓光说着,把皮鞭甩得啪啪直响,皮鞭上的鲜血甩得满墙都是。

    强哥有气没力地回答,“打,你随便打,打死我好了。”

    周晓光眼珠子一转,又有了新主意。

    “光是打你实在太单调了,咱们换点有意思的玩法。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周晓光说完,迈开大步,走出囚室,锁上门,走了。

    听着沉重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强哥才瘫在地上,失声痛哭。

    此时的强哥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他身上的名牌服装被皮鞭抽成破布条,一片片地挂在身上,裸露出满是血道子的肌肤。

    他蜷缩着身体,身上的无数条伤口令他感到疼痛难忍,眼泪和汗水流进伤口蜇得生疼,像是有无数条小虫子在吞噬咬着他的伤口。

    时至今日,他才体会到自己以前加注在别人身上的感受。只是角色转换之后,他比那些受虐者所感受到的屈辱要更多些。

    这时,他再次听见猫叫声。

    喵呜喵呜

    又是那只小猫。

    强哥抬头望向铁栏杆,果然看见那只肉呼呼的小猫正隔着铁栅栏望着他。

    小猫歪着脑袋看着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猫眼流露出的不知是同情还是哀伤。

    “咪咪,过来。”

    强哥艰难地朝它伸出一只手。

    小猫先是把头伸进铁栅栏,然后机警地往走廊那边看了看,似乎是在犹豫。

    “来呀,小猫咪。”

    强哥朝它招手。

    小猫的神情忽然变得十分紧张,它的两只小尖耳朵也一起竖在了脑袋顶上,然后它嗖地一下缩回脑袋,转身朝着走廊的另一侧跑去了。

    与此同时,走廊那边,再度响起沉重的脚步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