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周晓光沉重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于勇才彻底地松了口气,他爬到铁栅栏边上,扯开喉咙喊道,“何香!何香!你怎么样了?”

    “从今往后,不许你再跟我说话。”

    走廊那边传来何香冷冰冰的声音,冰得于勇整个一个透心凉。

    于勇心里咯噔一下,果然知道真相之后,转身就走的节奏啊。

    周晓光虽然是个凶残粗暴的家伙,对待女人还是比较了解的。

    没办法,为了挽回之前的好印象,于勇只好拼命解释,想办法洗白自己。

    “何香,你千万不要相信他俩的话呀,他俩全都不是好人,一个是放高利贷的,一个是变态,他们全是坏人呀。”

    “他们全是坏人?谁是好人?你是好人吗?嗯?”

    何香忽然发出一阵神经质的大笑。

    于勇无言以对。

    他敢说自己是个好人吗?一个借了高利贷赌博的家伙,能算好人吗?

    “我也不是好人。”

    于勇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

    “依我看,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何香说完,又是一阵神经质的大笑。

    于勇叹口气,郁闷地闭上眼睛,心说了,算了,还是别聊了吧,看来糟糕的印象已经形成,根本没有改变的可能。

    再想起刚才强哥演得那一出,简直是哭笑不得,原本指望强哥把自己救出去呢,这下可好了,不但救不了自己,再把他自己也搭上了。

    话说这强哥是哪根筋不对付,忽然钻到这里来送死,这是什么情况啊?再仔细一琢磨,立刻恍然大悟,强哥能亲自摸到这里来,指定是担心自己找到宝藏之后,私吞了不给他,以前他每天都要给自己打电话要账,这几天肯定是打不通电话,一着急,自己跑来找人来了呗。

    “活该!叫你黑心,被周晓光这种恶魔逮住也活该。”

    于勇想通之后,哈哈大笑。

    何香听见于勇的笑声,奇怪地道,“喂,你神经搭错了吧?刚挨完打,还能笑出来?”

    于勇道,“没事,忽然想起好笑的事。不说了,我先眯一会儿,休息休息。你也睡会儿吧。”

    走廊那边,传来何香轻微的叹息声。

    那边厢,周晓光扛着强哥来到走廊的尽头,打开一间囚室,把他扛进去,扔在地上。

    然后他蹲下身子在强哥身上一通翻找,找到一个爱疯7手机和一个鼓鼓囊囊的钱包。

    周晓光打开钱包,发现钱包里全是崭新的票子,立刻笑了。

    “不错嘛,这些钱又够我生活好一阵了。”

    周晓光把囚室的门锁上,带着钱包和手机回到自己的房间。

    打开房间的门,他发现父亲周旭光浑身是血地呆坐在椅子上。

    “爸爸,你怎么了?怎么流这么多的血?要不要紧?”

    老周摆摆手,推开儿子,“没事,这些都是别人的血。”

    看着父亲布满血丝的眼睛和疲惫的神态,周晓光怔住。

    “爸爸,究竟发生什么了?”

    老周痛苦地摇摇头,“没事,都过去了。”

    周晓光兴奋地把那个鼓鼓囊囊的钱包举到父亲眼前。

    “爸爸,看看这是什么?”

    老周看着那只崭新的LV钱包登时傻眼了,这钱包显然不是儿子的东西,儿子哪有钱买这么高档的奢侈品。

    “晓光,这钱包哪里来的?”

    周晓光不答话,反倒拉开钱包拉链给老周看。

    老周看见钱包里塞满了钞票,全是百元一张的,少说也一万块的样子。

    “这钱包里怎么这么多钱啊?”

    “你猜?”

    老周皱眉道,“你个混小子,赶紧说实话,你老爸我上哪猜去?”

    “爸爸,实话跟您说吧,刚才我正在教训于勇,结果从背后来了一个人,用枪指着我的脑袋,让我放了于勇。您猜我是怎么做的?”

    “没放呗。我儿子还能被别人的枪给吓着?”

    “爸爸,您真太了解我了。我两下就那人打了闷棍,然后我把他的手机钱包,连手里的那把枪全都抢过来了。喏,咱又多了一把枪。”

    周晓光把那把枪递给父亲。

    老周接过枪仔细看了看,“依着咱们目前的处境,多一把枪防身也好。”

    “爸爸,您知道这把枪的主人跟于勇是什么关系吗?对了,这把枪的主人叫做强哥。”

    老周摇头,“嗯,这我可猜不到了。什么关系?这人不是自己闯进来的吗?怎么会跟于勇扯上关系呢?”

    “您绝对想不到,这人是个借高利贷的,于勇欠了他的高利贷。”

    这回老周也懵了,“啊?这个于勇本来就觉着奇奇怪怪的,原来是欠了人家高利贷啊。可是这不对啊,欠了高利贷,到咱们这里打工,一个月就两千多块,不是更还不上利息了吗?他还不如干IT挣钱多呢。关键是,于勇在咱们这里上班,强哥追这儿来又是个什么情况呢?”

    “所以说呢,关于于勇来青影片场的目的,咱们得好好审审于勇。”

    “于勇刚才你不都审完了吗?”

    “嗯。”

    “那于勇说了吗?关于他来这里打工的目的。”

    “没有呗。”

    “我的傻儿子,既然于勇不肯说,你还问于勇干啥。”

    “老爸,不知您有何高见?”

    “既然于勇嘴巴严实,你就换个人问问呗。”

    “哦。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让我去问强哥。还是老爸您的脑子好用。”

    “去吧,赶紧问清楚。”

    “爸爸,您跟我一起去。”

    “你都多大了,问个话还不会,还得爸爸跟着?你自己去吧。我这一头一身的血。我得赶紧洗澡换衣裳去。”

    “嗯,爸爸,您赶紧洗澡去。对了,您这一身的血哪来的?”

    “又问?赶紧忙你正事去,问清楚于勇和强哥为啥来青影片场。”

    周晓光应了一声,从门后捡了一根小臂粗细的铁链,又拎着水桶接了一桶冷水,拎着就出去了。

    老周看着儿子壮实的背影,叹口气,拿着毛巾走进浴室。

    老周脱去血衣,扔在地上,然后站在浴缸里,打开水龙头,温热的水从水龙头流出,流在老周的脸上身上,老周忽然捂着脸,失声痛哭。

    “为什么呀?一切的一切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呢?”

    热腾腾的水雾包裹着他,使他干瘦的身体看上去更加的寂寞无助。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