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把他当成普通人了吗?

    看着女人的样子,强哥不免大为光火,她明明看见自己带着枪,还这样不信任自己?

    什么意思她?为了她这样小看自己,也绝不能现在就走。

    这时,前面又传来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强哥握紧手里的枪往前走去。

    女人看着他的背影,长叹一口气,苦笑道,“猪羊入屠户之家,一步步来寻死路。”

    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就是从前面不远处的囚室里传来的。

    强哥显然并没听见女人的话,不过,随着渐渐靠近那间囚室,他感觉自己的双脚和拿枪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至于为什么会抖,他自己也说不清。

    是紧张还是害怕呢?

    难不成是他害怕女人所说的那个像畜生一样的男人吗?

    走近了他才听清两个人说的话,其中一人提到什么IT硕士之类的,还有什么赌徒和高利贷什么的。

    高利贷?

    听到这个字眼,强哥不觉一个激灵。

    这时,他又觉得另一个人的声音听上去很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见过,可是又想不起来了。

    强哥屏住呼吸,大着胆子走过去一看,立刻被囚室内的场面震惊了。

    一个高大强壮的大块头男人用脚踩在一个仰躺在地上的男子嘴巴上。

    由于囚室中的两个人,一个背对着强哥,一个仰躺在地上,嘴巴被踩住,故而没人发现他。

    大块头右手拿枪指着地上那人的脑袋,左手拿着一根棒球棍。

    地上躺着的那个人脚踝上也拴着一根铁链子,跟刚才那女人一样。

    那么,这个躺在地上的可怜虫和那个女人都是被这个大块头囚禁的吗?

    这个大块头就是那女人说的畜生吗?

    正当强哥满肚子疑问的时候,那个大块头又说话了。

    “你如果继续干你的高薪工作不是能更快地还清利息吗?为什么你会放弃高薪工作到这个片场来做一个月薪两千的夜间巡逻呢?”

    什么?地上躺着的那个人是青影片场的夜间巡逻吗?

    听见夜间巡逻四个字,强哥立刻惊呆了,于勇不是到青影片场做了一名夜间巡逻吗?

    而且那人说话声音很耳熟,难不成地上躺着的那个怂包蛋就是于勇?

    强哥悄悄走过去,仔细看一眼地上躺着的那人的脸,立刻呆住了。

    这人可不就是于勇吗?

    难怪于勇失踪了,原来是被这个大块头抓住囚禁起来了。

    当然,这个大块头就是周晓光了。

    一看见于勇,强哥立刻想起他还欠着自己好多利息呢。不禁怒火中烧,上前一步,用枪抵住大块头的脑袋,大喊一声。

    “不许动,举起手来。”

    听见这喊声,周晓光和于勇全都大吃一惊。

    “把枪给我,把棍子扔了,然后把手举起来!”

    周晓光被强哥用枪指着脑袋只好乖乖照做,把手枪递给强哥,那根结实的棒球棍也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强哥接过枪立刻塞进自己的裤腰里。

    周晓光回头看着强哥,冷笑了一下。

    “你他娘的混蛋,笑什么笑,把手给我举起来!”

    周晓光乖乖把双手举起来。

    “举高一点!再高一点!”

    周晓光不满地瞪了强哥一眼,往地上啐了口唾沫,把手举得更高些。

    现在强哥拿枪指着周晓光的脑袋,完全掌控了整个局面,心情暴爽。

    于勇见强哥控制了周晓光,立刻欣喜地大喊,“强哥,救我我!我被这个变态抓住了。”

    “闭嘴!你这个混蛋,你他娘的欠大爷这么多钱,还有脸喊大爷我救你?”

    周晓光哈哈大笑,“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呀,你的债主来了。”

    “强哥,救我啊,只要我能出去,欠你的钱,我一定想办法还给你。”

    “你他娘的,还得清吗?给大爷滚一边去。”

    强哥一脚把于勇踹翻在地。

    强哥扣动扳机,对准周晓光的脑门,“把他给我放了。”

    周晓光冷冷地道“为什么?”

    “因为他欠我一大笔钱,我得让他赚钱还债。就这么简单,你在这里做的事情,我可以权当什么都没看见,我只要把他带走就行了。”

    于勇听了,立刻跪在地上磕头,“多谢强哥救命之恩。”

    周晓光咳咳两声,“我要是不答应呢?”

    强哥厉声道,“那我就只好一枪崩了你的脑袋!”

    空气一下子凝固了。

    强哥和周晓光目光对视,俩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谁也不怵谁。

    于勇趁着他俩目光对视的工夫,悄悄爬到棒球棍边上,伸手去拿棒球棍。

    于勇已经打算好了,现在周晓光正好背对着他,他只需要捡起棒球棍,对准他的后脑勺使劲抡下去,自己就彻底脱险了。不知怎的,他总觉得强哥拿着枪对着周晓光,还是没准谱儿,因为周晓光太强大了,不是强哥所能应付的。

    就在于勇的手指就要摸到棒球棍的时候,周晓光就跟脑袋后面长着眼睛似的,忽然转过身来,一个扫堂腿把于勇踹翻在地,伸手一够,抓着了棒球棍。

    于勇一看周晓光把棒球棍抢走了,立刻扯开喉咙大喊,“强哥,开枪啊!你等什么呢?”

    果不其然,已经吓呆了的强哥连开枪都忘记了。听见于勇的喊声,他才想起自己手里还拿着枪呢。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周晓光一个箭步,窜到强哥面前,举起棒球棍照准强哥的脑袋死命一抡。

    就听见嘭地一声,强哥就觉得俩眼一黑,闷哼一声,栽倒在地。

    手里的枪也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周晓光捡起地上的手枪,别在腰间,又从强哥腰间拔下另一把枪,对着枪管吹了一口气,哈哈大笑,“跟我斗,你还嫩点!”

    这下,于勇彻底傻眼了,悲鸣一声,瘫坐在地上。

    “这什么强哥,是不是纸扎人呀,一棍子下去,立刻倒地不动了。不过,这也不错,我又多了一把枪。”

    周晓光看着新缴获的手枪,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把新枪也别在腰间之后,周晓光拿棒球棍在于勇腹部猛杵了一下,“怂包蛋,你他娘的老实点,老子先把这个强哥安置好,再回来收拾你。”说完,他抓起强哥往肩上一扛,转身出了囚室的门,锁好,朝着走廊的另一边走去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