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哥正蹲在新挖的土地边仔细查看泥土,忽然听见猫叫声。

    喵呜喵呜

    嗯?这里怎么会有小猫呢?

    是小野猫吗?

    强哥站起身来,循着猫叫声望去,他看见一大堆枯枝。

    猫叫声就是从枯枝下面传来的。

    难不成那只小猫就躲在枯枝下面吗?

    一想到有只小猫正躲在枯枝下瑟瑟发抖的样子,强哥就止不住地兴奋。

    他走过去,搬开枯枝,发现枯枝下面是一个洞口。

    嗯?洞口?

    这个洞口是通向哪里的?

    猫叫声是从洞里发出的吗?

    “咪咪,小猫咪,你在洞里吗?”

    喵呜

    一个毛绒绒的小身影一闪,往洞里跑去了。

    “嗯?小滑头,它果然是在洞里。”

    强哥看着小猫扭着小屁股跑了,哈哈大笑。

    可是眼下,他哪有心情追一只小猫呢,老槐树下的血迹和那块新挖的泥土,种种迹象表明,这里刚刚死过人。

    他现在要做的是,赶紧离开这里,回到片场门口,把两个手下叫过来,他需要搜一下银宝大厦,这个该死的地方居然手机没信号,否则的话,他只需要打一个电话,把他俩叫过来就行,省得他亲自跑一趟了。

    可是就在他转身走开的时候,他忽然灵光一闪,等等,这个洞看上去很隐蔽的样子,宝藏会不会就在这个洞里呢?

    一想到宝藏,他立刻停住脚步,再次走了回去。

    那只小猫跑进去之后,就不见踪影了,这个洞应该很深才对。

    他慢慢地靠近洞口,立刻被洞里飘出的腐臭味熏得差点呕吐。

    这该死的洞里会藏着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么臭啊?

    可是为了宝藏,再臭也值得。

    强哥一猫腰钻进洞里,小心翼翼地朝前走去。

    三个女鬼立刻发出惊叫。

    小护士道,“哇偶,他进洞了。”

    曾雨晴道,“如果他遇见周晓光会发生什么情况呢?”

    白晓柔道,“可惜咱们进不去洞里,不能站在旁边观战了。如果他跟周晓光那个禽兽PK,场面一定很精彩吧。”

    小护士道,“又是那只小肥猫把人拐进洞里了。这小猫不是诚心坑人吗?”

    白晓柔道,“我觉得小猫它一定是肚子饿了,这洞口附近好像有一个耗子洞。小猫是在这里抓耗子呢。”

    曾雨晴道,“不管怎样,那人也是听见猫叫才发现这个洞的。”

    小护士道,“好想跟进去看看呢,只可惜进不去,洞里一定很好玩。”

    三个女鬼又往前走了几步,被洞里充足的阳气一逼,只得后退数尺。

    小护士道,“算了,咱们姐妹三个去别的地方玩,这个洞咱们是进不去的。”

    曾雨晴伸了个懒腰,“要不这样,两位妹子,既然进不去,不如咱们再回银宝大厦去玩。”

    小护士和白晓柔一起点头,“咱们回去,找婆婆聊天去。”

    三个女鬼手牵着手往铁皮门走去了。

    强哥沿着通道继续往里走,通道里光线昏暗,每隔两米,墙壁上就有一个小灯泡,那些小灯泡全都用了很久了,全都发黑了,有几只已经开始忽明忽暗地闪,像是鬼火般的恐怖,更兼以令人不舒服的滋滋声。

    走在这臭气熏天,阴森可怖的通道里,强哥吓得直打哆嗦。可是一想到洞里很可能就藏着宝藏,他就立刻如同打了鸡血般的振作起来。

    只要能把宝藏弄到手,这点辛苦算个啥?

    强哥打起精神继续往前走,可是前方忽然出现岔路口,通道忽然分成两个方向。

    就在强哥在犹豫刚往哪个通道走的时候,他听见一侧的通道传来人说话的声音,说话的像是两个男人,两个男人中的一个声音严厉,像是正在训斥另一个,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个女人的啜泣声。

    这洞里居然有人?他们在说什么?那个女人又为什么哭?

    强哥噌地拔出手枪,悄悄往前走去。

    沿着通道继续走,他来到一个走廊,走廊两边是一间间的小房子。

    这些小房子靠着走廊的一面全都装着铁栅栏,其他三面是灰色墙壁。

    怎么看上去像是囚室呀?

    强哥越看越不对劲,竖起耳朵仔细听,人说话的声音还在前面,他只好强打精神继续往前走。

    这时,他看见前方的囚室里有一个女人,乍惊之下,他停住脚步。

    那女人原本正靠在墙壁上发呆,看见他也是大吃一惊。

    那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

    她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撕成碎片,她就用那些布片勉强地遮掩着自己的隐私部位。苍白的肌肤布满了累累的伤痕。

    那是皮鞭的痕迹,一条条清晰的鞭痕宛然在目。

    就连她的脸上也满是蚯蚓般难看的鞭痕。

    女人朝他打手势,示意他靠近。

    看她意思,似乎想跟他说话的样子。

    强哥走近她,才发现她的脚踝上拴着一条小臂粗细的铁链。

    离近了看,不难发现,女人之前是个容貌姣好的美女,可是现在的她被满脸满身的伤疤搞得面目狰狞,看上去十分骇人。

    女人伸出枯瘦的双手,一把抓住他,压低嗓门道,“走,快离开这里,你不该来到这里的。”

    强哥吃了一惊,低声道,“为什么?”

    “因为这里是地狱。”

    女人说完这句话,便露出一朵凄婉的笑容,松开了他的手。

    地狱,为什么会用这个词来形容?

    强哥完全吓傻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是你谁把你关在这里的?又是谁把你打得浑身是伤?”

    女人咬牙切齿地道,“是一个畜生,一个活畜生,一旦你被他逮到,一定会生不如死,所以你还是快走吧。”

    女人看见强哥站在原地不动,立刻压低嗓门吼道,“走啊,我喊你走啊,你赶紧离开这里,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强哥把自己的枪给她看,“你看我有枪的,你别怕。”

    女人摇头,“没用的,你斗不过他,没用的。”

    强哥觉得自己被女人小看了,拍拍胸脯道,“放心,我没事,当年大爷我独闯缅甸金三角的时候,他还穿开裆裤呢。”

    女人使劲摇头,“你还是快走吧。”说完,不再搭理强哥,靠在墙壁上,继续发呆去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