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哥一口气跑到门外,楼外的空气并不新鲜,不管怎样,也总好过待在接待室里,再说屋内诡异的遭遇已经让他一身冷汗。

    尽管他从来不信什么鬼神的说法,可是刚才所经历的怪事却让他明白这世间确有鬼神的存在。

    他伸手摸摸脖子,那被电话线勒得火辣辣的痛感还在,告诉他那不是在做梦,是真实发生过的。

    抬头望望铅灰色的天空,再加上刚才匪夷所思的经历,他感到莫名的惊恐。

    三个女鬼拍着手道,“哇,他出去了,咱们跟着他去看热闹好了。”

    老太太叹气,“真羡慕你们,可以到处乱跑,只可惜,我连这个电梯都出不去。”

    小护士道,“婆婆,你也不用羡慕我们,我们只能在这个片场里面活动,出不去片场的。”

    老太太道,“片场虽然比不得外面的大千世界,也总好过待在一个电梯里呀。”

    白晓柔道,“婆婆莫急,等我们看见什么,回来告诉婆婆就是了。”

    老太太点头,“乖了。”

    三个女鬼笑嘻嘻地跑出门外。

    小护士指着傻站在楼门口的茫然无措的强哥道,“喏,看他一副怂样。咱们就跟着他看他做什么。”

    三个女鬼一起哈哈大笑。

    三个女鬼且是热闹,可是在强哥的眼中,楼外还是那样,空无一人的废街和静立在街道两边无数间破破烂烂的房子,冷风一吹,不由地令人汗毛倒竖。

    可是那个混蛋于勇在什么地方?

    强哥拍拍脑袋,猛然想起于勇已经失踪了。

    那么宝藏呢?传说中的宝藏会在哪里?

    会在这栋银宝大厦里面吗?

    强哥回头看看那栋阴森可怖的大厦,说什么也不想再进去了。

    “还是等我出去喊手下来了再一起进去吧。”

    刚才差点被勒死的事让他悟出单枪匹马闯进这栋大厦是很不明智的。

    楼外的小街和破房子之间是高大繁盛的树木和一蓬蓬的灌木丛,其中有一棵特别高大的老槐树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棵槐树这么高大,也不知树龄多大了。总之,它看上去非常古老。在这片树林中显得非常扎眼。

    这时,他感觉空气中一股奇怪的味道。

    这是什么味道?腥腥的,有点甜丝丝的,这是一股他很熟悉的味道。

    当有人还不起利息的时候,他指使手下狂殴那人的时候,空气中便会弥漫出这样的味道。

    没错,那是鲜血的味道。

    这里怎么会有鲜血的味道呢?

    这里之前发生过什么呢?

    强哥使劲翕动鼻翼,寻找着空气中鲜血气味的来源。

    循着气味,他朝着灌木丛走去。

    他继续往前走,一抬头,才发现自己居然是朝着那棵老槐树走去的。

    是了,就是这里了,老槐树周围的血腥气非常浓。

    根据他的经验,这里不久前应该刚刚发生过流血事件。

    槐树下有一块土地,泥土的颜色很新鲜,跟别处颜色不一样,很明显,那块土地被人挖开过。

    等等,他看见更让他吃惊的东西。

    一根生锈的铁棍被人从树身中间捅了过去,铁棍的一端有着正常的红褐色铁锈,而铁棍的另一端则呈现一种古怪的紫黑色,

    同样一根铁棍,从古树中一穿插在其中,然而一端是红褐色,而另一端却是紫黑色的,这岂不是太不正常了吗?

    这紫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呢?正常的铁块被空气氧化之后会生成三氧化二铁。而三氧化二铁的颜色就是红褐色,俗称铁锈红。

    强哥走过去,蹲下身子,仔细查看那一截紫黑色的铁棍。

    他捡起地上一根小树枝,轻轻地把那些紫黑色的东西刮下一点,放在手心里。

    紫黑色的东西被刮去之后,露出铁棍原先的红褐色。

    看来这紫黑色的东西是后来附着上去的。

    他用手指把手心里紫黑色的东西碾碎,再凑上去闻闻,那腥腥甜甜的味道,嗯?明白了,是鲜血的味道。

    他开始笑自己迟钝,这紫黑色的东西明明就是血液干涸之后凝结而成的呀。

    这是干涸的血液。

    一根戳在树上的铁棍的一端怎么会有血液呢?

    他仔细查看老槐树的根部和树身周围的灌木丛,立刻有了更多发现,树身、树根周围的地面上、甚至矮小灌木丛的叶子上也满是喷溅状的血迹,这些血迹已经干涸。

    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呢?竟然有这么多的血。

    看着强哥蹲在老槐树下仔细查看那根铁棍,三个女鬼立刻跟了过来,站在他身后。

    白晓柔道,“两位姐姐,你们猜他会不会猜到这里曾经死过人呢?”

    小护士道,“他不是傻子,肯定猜得到,地上那么多血,他又不瞎。”

    曾雨晴道,“两位妹子,他会不会挖那块土地呢?”

    白晓柔道,“不会吧?他没工具,怎么挖啊?”

    小护士笑道,“要是挖开那块土地,他可就挖到宝了。”

    白晓柔嘘了一声,“两位姐姐莫激动,咱们看他接下来再怎么办?”

    沾有血迹的铁棍、地上大量的喷溅血迹,再加上那块新挖的土地,这说明了什么?普通人恐怕很难把这一切联系到一起,可是对于强哥来说,他立刻就想到新挖的土地里埋着什么东西了。因为几年前,他曾经因为追债失手将一个人打死,当时的现场就跟这里很像,只是少了这根铁棍罢了。他还记得当时自己是胡乱地挖了个坑,将那人就地掩埋。

    那个土堆里埋得肯定是死尸了。

    强哥走过去,在新挖的土地边停下,新挖的土地长两米左右,宽一米左右,这是标准的埋尸坑的尺寸。也只有亲自挖坑埋过尸体的人才会对这个尺寸这么敏感。

    他不觉会心一笑,蹲下身子,抓起一把泥土,放在手里碾碎,发现土质松软,而且**,应该是刚挖开不久,泥土中的水分还没被风吹干。

    他俯下身子,贴近泥土,仔细闻了闻,泥土中似乎也有着浓重的血腥气。

    小护士着急地道,“挖呀,挖呀,挖开那块土地。”

    曾雨晴笑道,“护士妹子,看你把急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