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哥的一举一动,三个女鬼早就看在眼里。

    见强哥拔脚就跑,小护士冷笑一声,“伤了婆婆,就想逃走,那有这么容易的事。”

    小护士把手一挥,那把三条腿的椅子再次腾地从地上飞起,悬在半空,拦住强哥的去路。

    强哥傻眼了,看着那把椅子朝后退去。

    “你不要过来!”

    小护士曲起右手食指,做了个勾手指的动作,那把椅子立刻悬在半空,跟了过来。

    强哥往左,椅子也往左,强哥往右,椅子也往右。

    强哥急得抓耳挠腮,几次想找机会从旁边溜掉,结果都被椅子拦了回来。

    三个女鬼笑得肚子疼,老太太也咧着没牙的嘴巴哈哈大笑。

    “你他娘的,平时四条腿的椅子都是老子的****,今天倒被你这三条腿的玩意欺负,真邪了门了。”

    曾雨晴道,“护士妹子,玩得差不多了,要不要放他出去呀?”

    小护士摇头,“不要,我还没玩够呢。”

    说完,把手一挥,那张破旧的接待台腾地一声,飞到铁皮门边,悬在半空。

    那接待台长三米,宽一米,材质为厚重的实木,分量少说也有四五十斤,这要是砸在人身上,那可比那条三条腿的椅子疼多了。

    强哥似乎看出它的意图,立刻大吼道,“不要啊,千万不要!”

    强哥的喊声刚落,就听见砰地一声,沉重的接待台落在门口,将铁皮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尼玛蛋的,原来想把老子关在里面。真他娘的阴损。”

    强哥气得够呛,跑过去,一脚踹在接待台上。

    当地一声响,强哥疼得抱着脚直叫唤。

    接待台倒一点事没有。

    强哥想起刚才踹的那一脚,不由地郁闷了。

    “他娘的,怎么跟踹在一块铁疙瘩上似的,这玩意不就是木头做的吗?”

    几个女鬼又在他身后哈哈大笑。

    白晓柔笑道,“护士姐姐,你先歇着,我跟他玩玩。”

    小护士笑道,“好,我歇着,看看晓柔妹妹的手段。”

    小护士走到那部被砸得稀巴烂的电话边上,摘下电话线,然后拿着电话线来到强哥身后。

    强哥哪里看得见白晓柔,他走到铁皮门边,抓住接待台,打算把它挪开,可是这实木做的接待台,分量撑死了也不足百斤,可是不管他怎么使劲,这接待台就跟焊在地上那样,怎么都挪不动。

    以强哥的体力,挪开这个接待台,还不是小菜一碟,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无论怎么使劲,都是纹丝不动。

    “雾草!真娘的醉了。”

    强哥憋了一肚子的火,一抬头,却看见一根灰色电线蓦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悬在半空。

    嗯?这根电线看起很眼熟啊,怎么看上去像是电话线啊。

    强哥不由地扭过脸去,看着地上那部被砸得稀烂的电话,发现原来连在电话上的电话线果然不见了。

    悬在自己眼前的,不就是那根电话线吗?

    再仔细看那根电话线,更是倒吸一口凉气,电话线的上端像是凭空拴住什么东西上,下端垂在自己胸口上。

    话说这电线这样从半空垂下来,怎么像一根上吊绳似的?

    这根电线这样垂法,自然是白晓柔把身体倒挂在房梁上,然后手抓着电线,把电线垂到强哥眼前所致。

    当然,强哥看不见白晓柔,只能看见电线,所以这根电线在他眼中就显得诡异至极。

    小护士和曾雨晴搂在一起,哈哈大笑,“晓柔妹子,你真淘气。”

    白晓柔朝她们吐吐舌头。

    强哥盯着电线,忽然感觉头皮一麻,大呼不好,想要往后退,已经来不及了。

    那根电线忽然轻微地扭动了一下,似乎还发出奇怪的呻吟声和叹息声,括弧声音当然白晓柔发出的,因为强哥看不见她,理所当然的,也就认为发出声音的是那根电线。

    电线居然会呻吟和叹息?

    此时的强哥早已经吓得双眼发软、脸色苍白,他瞪大俩眼珠子,死盯着那根电线,看它接下来会有啥动作。

    俗话说山雨欲来风满楼,一阵微风拂过,那根电线在微风中优雅地扭了几扭之后,忽然噗地一声,缠在强哥的脖子上,这一缠,速度极快,还没等强哥反应过来,已经被它缠了一圈又一圈,足足缠了五六圈。

    然后,那根电线的两端开始收紧,就像是有两只看不见的手在抓着它使劲往两边扯那样。当然,实际上,那是白晓柔在抓着电线的两端用力扯的缘故。

    缠五六圈,再用力扯,这哪个大活人能受得了呢?

    强哥立刻被勒得双眼暴突,面色紫涨,舌头耷拉着伸出来,眼见着就要咽气。

    小护士和曾雨晴齐声道,“晓柔妹子,不是吧?咱们玩玩他就好,干什么还要他的小命?他又没得罪咱们。”

    老太太道,“谁说没得罪,我的手不是被他弄伤的。晓柔姑娘,使劲,勒死他!”

    白晓柔看看两个姐姐,再看看老太太,旋即松了手。

    强哥被勒得头晕眼花,以为自己必去找阎王爷无疑了,不曾想,关键时刻,电线松了。他立刻扯去脖子上的电线,扔到一边,拼命呼吸新鲜空气。

    小护士笑道,“晓柔妹子,你怎么又放了他了?”

    白晓柔轻松从房梁上跃下,落在小护士和曾雨晴面前。

    “算了,两位姐姐说放过他,婆婆说勒死他,我保持中立,最终二比一,我还是决定放了他吧。也许他不是个好人,不过咱们还没发现他做的坏事,就暂且当他是个好人,放过他吧。”

    老太太不满地冷哼一声。

    小护士笑道,“既然打算放过他,就让他走好了,反正咱们也耍够他了。”说完,把手一挥,堵在铁皮门边的接待台立刻噗地一声腾起,飞回原来的位置,砰地一声落下,激起尘埃无数。

    强哥看见接待台回到原位,立刻拉开虚掩的铁皮门,撒丫子朝门外跑去。

    老太太冷笑,“就这么放他走了?”

    小护士笑道,“婆婆,你别急,咱们放了他,一会儿,别人放不放他,就不好说了。”

    三个女鬼和老太太一起哈哈大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