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了,现在老子终于领略到这个狗逼地方的可怕之处了。其实有他娘的什么呀,想当年,大哥我独闯缅甸金三角不也活着回来了吗?”

    强哥愤怒地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右手握紧了枪,呸地一下吐掉雪茄烟头,走进接待室。

    一走进接待室,他才发现脏兮兮的接待台边上还有一部变了形的电梯。

    而且电梯的指示灯还亮着。

    擦!这部电梯不会是好的吧?能坐人吗?

    带着这个疑问,他走近电梯。

    三个女鬼一直跟在他身后。

    小护士着急地道,“按呀,按呀,快按电梯呀。”

    曾雨晴道,“护士妹子,你急什么嘛。”

    白晓柔笑道,“她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小护士笑道,“瞧你俩,难道你们就不希望他按电梯吗?”

    强哥在电梯前站定,紧盯着按钮发呆,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按下去。

    小护士道,“他在犹豫要不要按下去呢,我有办法助他一臂之力。”

    曾雨晴笑道,“护士妹子又开始冒坏水了。”

    小护士笑嘻嘻地跑到接待台边上,捡起那条三条腿的椅子,对准强哥的膝盖窝用力砸下去。

    就听见强哥哎呀一声,一条腿一软,一只手正好碰在电梯的开门键上。

    叮咚

    电梯响了一声。

    噗吱嘎吱嘎

    电梯门艰难地打开了。

    强哥伸头一看,电梯里什么都没有。

    “真他娘的吓人,刚才谁打了我一下?”

    回头看看,正好看见三条腿的椅子悬在半空,他以为看错了,揉揉眼睛,再仔细一看,擦!那椅子还是悬在半空呢。

    强哥立刻炸毛了,惊呼一声,“鬼啊!有鬼啊!”

    那边厢三个女鬼早就笑得直不起腰来。

    曾雨晴笑道,“护士妹子,别吓唬他了。”

    小护士抱着椅子,然而强哥只能看见椅子,看不见小护士,所以在强哥看来,椅子就是悬在半空的。

    “这个人可真不好玩,我还是喜欢憨瓜,最起码憨瓜能看见我。”

    曾雨晴笑道,“我也喜欢逗憨瓜,傻呼呼的,真可爱。”

    白晓柔道,“两位姐姐还在提憨瓜呢,憨瓜被周晓光那个坏人关在地下室里,也不知是死是活了。”

    曾雨晴道,“周晓光一向心狠手辣,估计憨瓜早就死翘翘喽。”

    小护士把手一松,啪嗒一声,三条的椅子跌落在地上。

    强哥见状,更是魂不附体,刚才明明悬在半空的椅子,现在居然掉在地上了。

    电梯里自然也不是空的,那个找替身的老太太就在里面坐着呢,只不过强哥看不见而已。

    老太太笑道,“你们三个小丫头就会捉弄男人,你们活着的时候,是不是特别恨男人呀?”

    小护士咬牙切齿地道,“我们三个都是被男人先奸后杀,你说呢?”

    曾雨晴道,“婆婆,你不也是被男人杀死的吗?你忘记那个捅死你的王医生了吗?”

    老太太阴着脸道,“我当然不会忘记,所以我找替身也一定要找个男人。就让这个看上去凶巴巴的家伙做我的替身好了。”说完,老太太瘦如鸟爪般的右手陡然变长,伸出电梯,朝着强哥的脖颈抓去。

    三个女鬼见状,一起惊呼,“婆婆,不要,当心呀!”

    可惜已经晚了。

    老太太如同鸟爪般的右手已经捏住了强哥的脖子。

    这时,忽然有道道白光自强哥的脖颈散发出来,如同一壶暴雨梨花针,悉数击中老太太的右手。

    滋滋滋嘭

    老太太的右手被白光击中,立刻烧得焦炭般黢黑,冒出阵阵白烟。

    疼得老太太惨叫一声,把手缩回电梯。

    三个女鬼见状,赶紧走到电梯边,查看老太太的伤势。

    曾雨晴道,“哎呀,婆婆,你的右手最近都不能用了。”

    小护士道,“没事的,我那里有药。”

    白晓柔道,“护士姐姐,你的药是给活人用的吧,婆婆都死了,还怎么用啊。”

    小护士嘿嘿一乐,“婆婆,那就没有办法了。”

    强哥就感觉脖子一紧,随即听见惨叫,回头一看,电梯里空空如也。

    “嗯?明明听见惨叫声的,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不是闹鬼了吧。”

    强哥觉得脖子不大舒服,正好看见接待上台有一小块玻璃片,似乎原先是镜子上的一小片。

    玻璃片的形状并不规则,也就鸡蛋大小的一块,说圆不圆说长不长的。

    于是他抓起那块玻璃片,往脖子上一照,不由地妈呀喊了一声。

    怎么的了呢?

    他看见脖子的右侧居然有四个青紫的手指印。

    直觉告诉他,那绝逼是手指印,手指的基本纹路和指关节都能看清,就差没细到能看清指纹了。这不是手指印是啥。

    他伸手摸摸那些指印,感觉酸酸涨涨的,还有一点点疼。

    原来脖子上的不适感正是这些手印带来的。

    自己出门前还好好的,脖子上是干干净净的,并没有手指印呀?而且这些指印颜色很深,自己穿的又不是高领衫,从后面很容易就看见了,可是两个手下一直跟着自己,也没听他俩提起自己脖子上有手指印的事呀?

    这手指印绝对是自己跟手下分开、进了片场之后,才弄出来的。

    联想到刚才脖子一紧,不会就是刚才弄的吧?

    由于玻璃片太小,照不出全部的脖颈后面,于是他又把玻璃片拿到脖子的左侧,照了一下,发现左侧还有一个手指印。这一个手指印比那四个指印粗大些,也更清晰一些。

    然后他自己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心里直打鼓,脖子右侧是四个手指印,左侧是一个手指印,尼玛,这加起来不正好是一只手的形状吗?难不成是刚才有人在背后掐我脖子?

    他再次回头,电梯的门大敞着,里面还是啥都没有。

    这不对呀,没人的话,这脖子后面咋多了五个手指印呢?

    联系这五个手指印,他更加觉得自己刚才没听错,是有一声惨叫,听声音是女的,多大岁数就猜不出了,因为就听见喊了一声,实在不好判断。

    强哥越琢磨越害怕,啊地喊了一声,拔脚往门外跑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