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一个普通朋友。”

    于勇一听见强哥两个字,早就吓得魂不附体,然而眼下也只有继续瞎编。

    “普通朋友?”周晓光哈哈大笑,“我相信只要现在用你的电话给强哥打电话一问就知道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了。”

    于勇吓得直想跪地求饶,无奈他的脑袋被周晓光踩在脚下,他想跪都跪不了。

    “晓光爷爷,不要给他打电话,千万不要给强哥打电话呀。”

    周晓光厉声道,“为什么不让我给他打电话?你跟强哥究竟之间有什么秘密?”

    于勇吓得不敢说话。

    “瞧你那副怂样!你不让我打电话,我就不打了吗?告诉你,你不让我打电话,我就偏偏要打。”

    周晓光说完,立刻拨了强哥的电话。

    于勇吓得浑身发抖,他实在想不出,强哥会怎么跟周晓光说。

    很快手机里就传来电脑语音提示,“对不起,您所在的区域没有网络信号,通话失败。”

    “哦?我忘记了,这栋大厦废弃已久,根本就没有接通网络。”

    周晓光扫兴地挂断电话。

    此时,于勇悬起来的心才放下,好在大厦没信号,要是有信号的话,这俩通上话,自己欠了巨额高利贷的事可不就露陷了。

    只可惜,于勇还没高兴两分钟,就听见周晓光说出令他胆战心惊的话。

    “不过呢,这也难不倒我,电话打不通,我可以查看短信记录。”

    于勇心里咯噔一下,这段时间,强哥为了催债,狂打电话,狂发信息,吓得于勇食不知味夜不成寐。

    于勇紧盯着周晓光的手,大气都不敢出。

    周晓光冷笑一下,去翻看短信记录。

    其中果然有一条短信是强哥发来的,他打开短信一看,不由地哈哈大笑。

    短信是这么写的,“限你三天之内,还清本月利息,否则剁掉你的手指头。”

    周晓光把那条信息举到于勇面前,“那么好人,你能跟我说说这条短信是什么意思吗?”

    “我不知道,他肯定是发错了。”

    于勇只好继续瞎扯,心里却在骂娘,心说那些短信他不是见一个删一个,一个都没留下吗?怎么还能被他查着一个呢?真他娘的是见鬼了。

    “发错了?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周晓光瞪大双眼,紧盯着于勇那张毫无血色的脸。

    “虽然我不怎么混社会,我也知道有个专门放高利贷的****大哥,名字叫强哥,你该不会是欠了他的高利贷吧?”

    自己和强哥的关系居然被周晓光一语道破,原来这个看上去牛高马大的家伙并不是个脑残,于勇吓得冷汗直冒。

    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道,“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周晓光脚下使劲用力一碾,疼得于勇惨叫连连,晓光爷爷晓光祖宗的一通乱喊。

    “说!你这个白痴,强哥三番五次找你是不是因为你欠了高利贷?再不说,老子就一脚踩碎你的狗头!”

    周晓光脚下再度用力,于勇听见自己的头骨咯咯作响,马上就要被那双44码的大脚踩爆的感觉,心说了,再不说实话,这脑袋还不被当西瓜一脚踩碎了,只得哭喊道,“晓光爷爷,我说实话,我的确是借了强哥的高利贷,我因为还不上利息,才被他三番五次地追债。”

    周晓光哈哈大笑,“终于说实话了吗?你这个假装圣人的狗东西,在老子面前装,终于露馅了吧?”

    于勇窘迫得无地自容。

    那边厢,一直竖着耳朵倾听的何香禁不住手扶着铁栅栏无力地跌坐在地上。

    “美丽的何香姑娘,原来你的小情人于勇实际上只是一个赌徒,被高利贷追得走投无路的家伙,这个你所认为的好人只不过一个赌棍而已。看来,你的满腹柔情用错了地方。”

    周晓光的话令于勇无比难堪,那是一种被当众扒光的感觉。

    而且还是当着一个姑娘被骂得一文不值,而于勇原本在姑娘心目中建立的美好温暖形象瞬间崩塌。

    然而可悲的是,他的确就是这样一文不值的家伙,高学历高收入的他偏偏玩起了赌博,把自己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为了挽回一点男人的自尊,于勇扯开喉咙喊道,“何香,你不要相信他,他说的都不是真的。”

    走廊那端传来何香的啜泣声,很显然,她就是脑子再迟钝,也明白周晓光说的全是真话。

    “事到如今,还想挽回自己的尊严吗?”

    周晓光用棒球棍在于勇的肚皮上划来划去,冷笑道,“要是我用这根棍子一下子捅进你的肚皮会怎么样呢?”

    “不要,不要啊!”

    “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太虚伪了,其实骨子里没有一个好东西。表面上在女人面前装谦谦君子和暖男,其实就是一帮斯文败类。说不定比我还坏。可是愚蠢的女人们却偏偏喜欢你们这些文绉绉的家伙。”

    “没有啊,我其实就是一枚单身狗,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喜欢过我。比你惨多了。”

    “你说这话,还是在讨何香的欢心吗?只可惜,何香应该不会喜欢你这个赌棍的吧?”

    然后,周晓光提高了嗓门道,“何香,你会爱上这个单身赌徒吗?尽管他欠了这辈子都还不清的高利贷,可是他是真心爱你的。”

    走廊那端,再次传来何香的啜泣声。

    周晓光朝于勇无奈地挥挥手,“看,你彻底失恋了,女人们就是这样,如果骗她们说你有房有车有大把的票子,她们就会心甘情愿地跟你回家,如果你说真话,她们会立刻转身就走。”

    于勇此刻想死的心都有,可是又打不过周晓光,只能继续任由他羞辱自己。

    周晓光冷笑道,“那么现在,你这个IT行业的硕士能不能告诉我一件事。”

    于勇一接触到周晓光那刀子一般阴冷的目光,顿觉不寒而栗。他立刻意识到,周晓光绝不会问出什么好问题。

    “你如果继续干你的高薪工作不是能更快地还清利息吗?为什么你会放弃高薪工作到这个片场来做一个月薪两千的夜间巡逻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