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另一通道的囚室里,于勇正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发呆,听见叭叭两声枪响,他立刻腾地一声坐了起来。

    他兴奋地用拳头使劲砸墙壁,“喂!何香,你听见了吗?是枪声啊。”

    走廊另一端的囚室里,荷香也趴在铁栏杆上,仔细倾听。

    “我听见了,是枪声。”

    “有枪声,那就说明警察来了,咱们应该有救了。”

    “你别高兴得太早了,”

    “为什么?”

    “因为我看见那个混蛋的腰里就别着一把枪,那个畜生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枪,他还把那把枪塞进我嘴里说要跟我玩扣动扳机的游戏呢。”

    “啊?他哪里来的枪?”

    “你问我,我问谁,关于那个畜生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说不定那把枪是他从警察手里抢过来的呢。”

    于勇大吃一惊,“会吗?竟然从警察手里抢枪?”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是那个畜生做不出来的。”

    一阵沉默之后,何香低声道,“所以刚才那两声枪响,很可能是那个混蛋开的枪。”

    于勇叹气,心情一下子变得很灰暗,感觉那一点微小的希望再次被扼杀了。

    那边厢,周晓光把捂着脑门的老周扶回自己的房间之后,忽然感觉浑身不爽,毕竟刚才那个要饭的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才放跑的,原本他是可以有机会弄死他的。

    真他娘的,刚才有大把的机会可以杀他,居然被他跑了!简直是太荒谬了。

    “爸爸,这一切全都怪那个肥嘟嘟的小畜生,如果不是它适时跑出来,我早就咔咔两枪,打他个脑花四溅。”

    老周躺在床上,摆摆手,疲惫地闭上眼睛,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爸爸,您先休息一下,我去逮那个小畜生去。看我不掐死它,没事尽破坏我的好事。”

    周晓光说完,拎着棒球棍出了门。

    “咪咪!可爱的小猫咪,出来啊。”

    周晓光边走边呼唤,可是哪里都不见那个毛绒绒的小身影。

    不知怎的,他走到了何香的囚室边。

    何香一看见他,立刻摆出那副苦瓜脸。

    周晓光笑眯眯地走过去,拿出钥匙,打开囚室的门。

    每当他心情不爽的时候,折磨一下何香能得到很好的释放,这已经是被印证无数次的事实。现在如果暴打何香一顿,是不是就能把叫花子带来的不快置之脑后呢?

    “亲爱的美人,你今天看上去跟往常一模一样,还是那副别人欠你八百吊的模样。”

    “滚开,你这个畜生。”

    “嗯?你又开始不温柔了?我知道你又想念皮鞭的滋味了,可是我刚才忘记带皮鞭了。不过棒球棍的滋味也不错呢。”

    周晓光说着,举起棒球棍,对准何香的脑袋作势打算抡下来。

    “亲爱的美人,你说我一棍子抡下来,你的脑袋会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何香凄然一笑,“畜生,你赶紧杀了我吧,我早就不想活了。”

    “唉吆,宝贝儿,杀了你,谁陪我玩呀,我可舍不得杀你呢。”

    何香冷笑,“刚才那两声枪响是怎么回事?”

    周晓光先是一怔,继而兴口胡诌,“刚才咱这里进了一只大耗子,我一着急,就拔枪对准耗子叭叭两枪。”

    何香哈哈大笑,“耗子?需要用枪打吗?你还真是小题大做呢。”

    “对呀,我这不是担心,那耗子把我的美人给咬了吗?”

    “哦?那么结果呢?打中那只耗子了吗?”

    “没有,让它跑了。”

    “你还真是没用啊,连只耗子都打不中。”

    何香鄙夷不屑地看着周晓光。

    周晓光看着何香,不觉渐渐动火,“亲爱的美人,老公好像很久没跟你亲热了吧?你想念老公吗?”

    何香当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于是尖叫着往后爬,“滚!滚开!你这畜生。”

    周晓光嘿嘿一乐,走过去,“别担心,我亲爱的美人,我保证很温柔的,绝不会弄疼你的。”

    何香吓得缩作一团,“不要!快滚啊!”

    周晓光继续往前走,可是当他把手放在裤子拉链上,禁不住啊地叫了一声。

    他一下子清醒了,他想起自己的命根子刚被叫花子用石膏抡了一下,现在用手轻轻一碰,就疼得要命,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以跟女人亲热呢?

    何香似乎从他脸上古怪的表情洞察了一切,于是她冷笑道,“唉吆,刚才来的确实是一只耗子吗?”

    “当然。”

    “那只耗子是不是把你的命根子给咬了呀?所以你现在没办法做爱做的事情了呀?”

    周晓光被她看穿,不由地恼羞成怒,他伸脚猛踹何香一下,“你个贱货,敢看老子的笑话?看老子不要你的小命!”说完,对准何香的腰腹又是一顿猛踹。

    何香既不喊叫又不挣扎,只是任由他踹。

    在他踹累停下来的时候,她喷出一口鲜血。

    “那只耗子干得不坏,它应该把你那跟缺德的命根子咬掉才好,让你这个畜生断子绝孙。”

    “你他娘的说什么呢?我看你今天真的是皮痒了。老子这就回屋拿鞭子去。”

    周晓光说着,转身要走。

    何香奋力地爬到他的脚边,拦住他。

    “求你,杀了我。我不想再活着了。”

    此刻的何香,脸上满是鲜血,眼泪混合着鲜血,一滴滴地落在地上,看上去凄楚异常。

    周晓光呆住。

    他被弱势生物表现出来的美震慑住了。

    他凝视着何香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蛋,忽然觉得她从未这么美丽过。

    任何一个生物在祈求被杀之前,都会变得这样美丽吗?

    “求求你,杀了我吧,我不想再像一条狗那样活下去了。话说我这样活下去,还有还有什么意思呢?杀我很容易的,就用你的棒球棍一棍子抡下来,嘭地一声,我就彻底解脱了,不费你什么力气的。”

    何香爬过去,抱住周晓光的双脚,嚎啕大哭。

    “你真的这么想死吗?”

    何香使劲点头。

    “那好吧,我成全你。”

    周晓光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何香闭上了眼睛。

    周晓光把棒球棍举得高高的,对准何香的脑袋。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