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看着暹罗猫肉呼呼的小身影消失在走廊昏暗的灯光里,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可是喵喵它居然往嫌犯那边跑去了。万一被嫌犯抓住,可怎么办呀?”

    叶天压低嗓门道,“你要相信喵喵的自我保护能力,咱俩昏迷的这段时间,它不是一直好好的吗?”

    “可是它毕竟只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呀。”

    正在这时,走廊那边传来一声怒吼,“小耳暖,你别跑!”

    愤怒的吼声中还夹杂着沉重的脚步声。

    听脚步声,是往这边跑来了。

    “糟了,那应该的是嫌犯的声音,他好像要过来了。”

    庄梦蝶吓得缩紧了身子。

    叶天大惊,“可是他说小耳暖,是什么意思?”

    “耳暖就是冬天戴在耳朵上保暖的耳套呀。你怎么那么笨的。”

    “他叫谁小耳暖呢?他是管喵喵叫小耳暖吗?”

    “只有天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意思了。”

    喵呜喵呜

    暹罗猫从走廊那端逃命似的跑回来,窜进笼子,直接跳进庄梦蝶怀里。

    庄梦蝶心疼地搂紧了它,轻拍它的小脑袋,低声训道,“喵喵,你别乱跑了,听见没?外面有坏人,你不知道吗?”

    暹罗猫喵呜一声,像是说知道了。

    庄梦蝶把手放在暹罗猫的胸口,发现它的小心脏啵通啵通的,跳得很厉害,而且它肉呼呼的小身体一直在发抖。

    “哎呀,喵喵很害怕,它一直发抖呢。”

    叶天道,“没事,多安慰安慰它就没事了。喵喵可是一只勇敢的小猫咪呢。”

    这时,走廊那边又传来一声炸雷般的怒吼。

    “又是你这可恶的小畜生,等我抓住你,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暹罗猫听见这声吼叫,小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庄梦蝶惊呼,“喵喵知道是那人在骂它呢。”

    叶天道,“那是,喵喵什么都懂,它就是不会说话而已。”

    庄梦蝶搂紧暹罗猫,抚摸着它的小脑袋安慰道,“喵喵,别怕,乖了。不许你再乱跑了。”

    可是,暹罗猫的小耳朵仍旧竖在脑袋顶上,神情严肃地望着走廊那端,显然它正在仔细倾听,并未放松警惕。它的小身体也因为紧张而变得肌肉紧绷,摸上去硬邦邦的。

    俩人正说着话,却听见沉重的脚步声往相反的方向跑去了,这才松了口气。

    暹罗猫也终于把竖在头顶的小耳朵放下来,身体松弛,卧在庄梦蝶腿上。

    庄梦蝶道,“警报暂时解除,他又往回跑了。现在连喵喵也放松下来了。”

    这时,走廊那边传来一声断喝。

    “臭要饭的,你跑不了了!”

    庄梦蝶幡然醒悟,“臭要饭的?难不成刚才那另一个人是梁军吗?”

    叶天点头,“应该是梁军,他一直躲在这附近调查案子来着。咱们还以为是于勇呢。”

    一想到走廊那端的另一个人是梁军,俩人的心再次悬了起来,于是竖起耳朵,继续倾听。毕竟嫌犯长的高大强壮、孔武有力,梁军就算身手不凡,估计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接下来是嘭地一声,紧接着是一个人的呻吟声。

    听见呻吟声,俩人更加紧张了,这嘭的一声显然是一方被重创了,受伤的会是谁呢?千万别是梁军呀。

    可是,接下来,听见的是更让他们担心的声音。

    叭叭两声枪响,震得墙壁和铁栅栏上的灰尘纷纷往下坠落。

    空气中瞬间弥漫着硝烟的气味。

    两人的脚步声朝着远处跑去。

    庄梦蝶大惊,“糟了,开枪了。是谁开的枪啊?不会是梁军开的枪吧?”

    叶天皱眉,“不会的,梁军是没有枪的,任何一个警员只要离开警队,办了停薪留职,第一件事就是交出配枪。他的枪应该早就上交了。”

    “难不成是嫌犯在开枪吗?嫌犯哪来的枪呢?”

    庄梦蝶说完,眼睛不自觉地望向叶天的腰间。

    叶天叹气,“我的枪被嫌犯拿走了。所以唯一的解释是,刚才开枪的是嫌犯,因为他拿走了我的枪。不过,幸运的是,嫌犯应该没有打中梁军,因为我听见的是两个人的脚步声,两人跑步的声音听上去都不慢,梁军应该没中枪,中枪了,应该跑不快。希望梁军可以顺利逃出去。”

    庄梦蝶摸摸身后,立刻惊呼道,“糟糕,他把我的背包也拿走了。”

    “背包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倒是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哦,我想起来了,背包里有咱们在石梅花坟里找到的那根长发。”

    “唉吆,那可是重要物证呢。”

    “是啊,据我分析,那根头发很可能是白晓柔的,既然被他拿走,他一定会毁了那根头发,因为那根头发是他杀死白晓柔并挪尸的证据。”

    尽管俩人很担心物证丢失,可是目前处于被囚禁的状态,出都出不去,何谈保护物证呢?

    “叶天,不行啊。咱俩得赶紧想办法把这该死的铁链弄掉,总不能一直困在这间囚室里吧。”

    庄梦蝶伸手去掰拴在脚上的铁链,立刻疼得哎呀一声。

    “庄作家,那铁圈不能掰的。”

    “为什么不能掰?”

    “你自己好好看看铁圈里面就知道了。”

    她翻开拴住脚踝的铁圈一看,发现铁圈内侧满是锋利的毛刺,看得庄梦蝶心惊肉跳,“这个嫌犯真是个变态,锁住人还不算,还在套在脚踝的铁圈里搞出这么多毛刺扎人。”

    叶天苦笑,“铁圈里的毛刺,我刚才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他的目的就是让你动都不能动,一动就扎得疼死你。”

    “对了,叶天,你不是随身总带着一个卡子吗?赶紧把那个卡子找出来,用你的卡子试试能不能挑开这把锁。”

    “嗯?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我还有个卡子呢。”

    叶天急忙在上衣和裤子口袋里一通乱摸,直到他把所有的口袋都翻过来,可是哪里有那支小卡子的影子呢?

    叶天叹气,“要不说点背呢,平时用不着的时候,它就总在口袋里占地方,现在需要它了,反倒找不到它了。”

    庄梦蝶皱眉,“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呀?愁死人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