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昏暗的囚室中,叶天和庄梦蝶全都处于昏迷状态,自从他俩被周晓光打闷棍之后,就一直被囚禁在这间囚室里。

    暹罗猫蹲在叶天身边,着急地舔着叶天的脸。

    躺在囚室冰凉地板上的叶天正在做梦。

    梦中的他正在追捕嫌犯,那高大强壮的黑影,他再熟悉不过。

    前面的黑影跑着跑着,忽然窜进一个灌木丛不见了。

    那处灌木丛边上堆着一大堆枯枝。

    叶天停下来,狐疑地凝视着枯枝,那堆枯枝像是有人特意堆在这里的,是为了掩饰什么吗?

    “站住!不要跑!”

    叶天大喊一声,追了上去,不料脚下一绊,醒了过来。

    他感到眼前蹲着一个毛绒绒的小东西,那小东西正用湿润的小舌头拼命舔他。

    他睁眼一看,原来是暹罗猫在舔他。

    “喵喵,是你啊。”

    叶天伸手,拍拍它的小脑袋。

    暹罗猫喵呜喵呜地叫着,像往常那样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叶天动了一下,发觉右脚踝疼得厉害,低头一看,发现右脚踝上拴着一根铁链。

    冰冷的墙壁和生锈的铁栅栏在提醒他,自己被囚禁了。

    右手习惯性地伸向腰间,心里立刻咯噔一下,枪没了。

    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感觉后脑勺疼得厉害,伸手一摸,摸到的是一个有着干涸血迹的肿包。

    努力回忆,他想起自己蹲在铁皮门前查看门栓的时候,被人从后脑勺猛砸一下。

    “真他娘的倒霉,脑门上被梁军撞得肿包还没下去呢,又在后脑勺上再添上一个肿包。可是,梦蝶呢?”

    暹罗猫见叶天醒了,立刻轻巧地跳到另一边,喵呜喵呜地舔庄梦蝶的脸。

    叶天挣扎着坐起来一看,才发现庄梦蝶就躺在离他大约五米远的地方。

    他不顾铁链把脚踝扎出血,艰难地爬向她。

    可惜铁链不够长,他够不到她。

    此时,她正处于昏迷状态。

    “梦蝶!梦蝶!你醒醒啊。”

    她看上去脸色惨白,一丝干涸的血迹从发迹流到眉梢,更显出肌肤的苍白。

    梦蝶受伤了?

    看见那条形如蚯蚓的血迹,叶天看得心里一疼。

    终于,叶天和暹罗猫的呼唤有了回应。

    庄梦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当她看见叶天和暹罗猫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

    “叶天,咱们怎么会在这里?”

    “咱们被人囚禁了,一准是那个嫌犯干的。”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想办法出去。”

    “可是咱俩被铁链锁住,根本出不去啊。”

    叶天皱眉,“你先别着急,让我想想。”

    这时,他们听见奇怪的声音。

    咯咯咯咯

    他们循声望去。

    原来暹罗猫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只死老鼠,正吃得津津有味。

    庄梦蝶吓得尖叫一声,“哇,喵猫在吃死老鼠啊。”

    “咱们也不知被囚禁多长时间了,以喵喵大如牛的食量,它早就饿得七荤八素了,既然找不到猫粮,它去抓老鼠吃倒也是猫的天性。”

    “可是喵喵用它吃过死老鼠的嘴巴舔我半天啊。”

    “舔都舔了,它刚才还舔我了呢。”

    话音刚落,暹罗猫已经吃完老鼠,跳到庄梦蝶肩上,对着她的脸又是一通亲热的狂舔。

    庄梦蝶绝望地大喊,“喵喵,我已经深刻地感受到你的爱了。拜托你不要再过来了。”

    同时,她边喊边往后躲。

    叶天笑道,“庄作家,你这样做会伤害喵喵幼小的心灵哦。”

    “可是我真的无法接受它吃死老鼠啊。”

    “现在是非常时期,将就一下吧。”

    “好吧。”庄梦蝶只有待着不动,一任暹罗猫带刺的小舌头狂舔自己。

    叶天道,“其实喵喵也挺可怜,咱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没人给它东西吃,它看见咱俩一直躺在地上不动,估计急坏了,看见咱俩醒了,它特别兴奋也实属正常。”

    庄梦蝶心疼地道,“是啊,你一说,我才发现,喵喵好像瘦了许多。”

    “那是肯定的,它在这个囚室里肯定不像在办公室里那么滋润,猫粮牛奶管够,吃饱了就睡觉。”

    正在这时,他们听见人说话的声音。

    说话声音是从走廊的另一端传来的。

    叶天道,“有人在说话。”

    庄梦蝶嘘了一声,“拜托,你不要这么大声。”

    俩人静下心来,果然听见人说话的声音。

    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听上去像是一个人在训斥另外一个人,因为一方声音的很强势,另一方似乎在很卑微地哀求。其间似乎还夹杂着强势一方的冷笑。

    叶天皱眉,竖着耳朵仔细听了听,“可是听不清在说什么。”

    庄梦蝶摇头,“我也听不清。”

    就在俩人竖起耳朵,打算仔细再听的时候,这一呼一喝的声音被风一吹,顿时消散了。

    再听,就是呜呜的风声了。

    “又没声音了,不会是咱们听错了吧?”

    “不会,刚才真的有人在说话。”

    “说话的人会是那个嫌犯吗?”

    “这里是他的地盘,应该是吧。”

    “可是说话的是两个男人,强势的一方显然就是嫌犯,那个被嫌犯训斥的人会是谁呢?”

    “会不会是于勇呢?于勇不是被他抓走了吗?”

    “嗯,应该是于勇吧。”

    叶天和庄梦蝶恐怕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刚才说话的另一个人是梁军而不是于勇,此时,嫌犯周晓光已经回答完梁军的所有问题,准备进行下一步杀死梁军。

    暹罗猫听见说话声,立刻停止让主人心惊肉跳的狂舔行为,一对小尖耳朵敏锐地在头顶转了转,然后它噌地一下窜出铁笼子,朝着说话声音的方向跑去。

    “喵喵,你不许去,回来啊。”

    庄梦蝶吃了一惊,她扑到笼子上,伸出一只手,想把暹罗猫唤回来。

    可是暹罗猫撅着肉呼呼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警惕地朝前走去。

    它的后背微微弓起,显示出猫科动物高度戒备时的特有状态。

    地上留下一行清晰的梅花脚印。

    叶天嘘了一声,“不要那么大声,会被嫌犯听见的。”

    庄梦蝶只好压低嗓门,焦急地喊道,“喵喵,你回来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