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们的冷嘲热讽,老周自然是听不见,他哈着腰,挖得一股劲。

    树下的泥土还算松软,老周一铁锨一铁锨地挖下去,黝黑的泥土被他甩到了坑外,年近六十的老周干起活来毫不含糊,噌噌噌,几下子就把坑挖出半米深来,半米深显然是不够的,埋尸体的坑自然是越深越好。

    要知道,警方寻找尸体的时候都会出动警犬,警犬的鼻子非常灵,一丁点的气味都能捕捉到。可是叶天他们带着的是一只猫。

    老周眼前蓦然浮现那只小肉球似的暹罗猫。

    “那个可恶的小东西居然穿着警服!就是那只小肥猫找到白晓柔的一根长发,不是吗?这小肥猫的鼻子似乎比警犬还灵呢,有它在,我必须把坑挖得更深一点才行呢。”

    老周絮絮叨叨地说完,弯下腰又是一阵猛挖。

    曾雨晴啧啧两声,“晓柔妹子,这老畜生又提到你的那根长发了呢。”

    白晓柔笑道,“嗯,我一直在为自己的尸体被周晓光及时挪动而懊恼的同时,却听见周晓光父子为我脱落在坟中的一根头发焦躁不已,毕竟只要犯罪就不可能做到完美谋杀,这是个不争的事实。自以为聪明的罪犯即使掩饰得再好,也总会在现场留下蛛丝马迹。”

    随着坑越挖越深,站在坑边已经不好挖了,于是老周哗通一下跳进坑里,继续挖。

    所幸今天是阴天,还不觉得那么热,阴天正好干活,要是头顶烈日的挖大坑,那才要人命呢。

    “这天气适合干活,只可惜没有风,再来一丝丝风就更完美了。”

    老周手搭凉棚看了看太阳,太阳正躲在云层后面,只露出微弱的光芒。

    老周甩开膀子大挖特挖。

    不一会儿,老槐树下就被老周挖出一个两米多深的坑,老周站在坑里比了比,“这下坑够深了吗?不会再被那只小肥猫找到吧?”

    老周费力地爬出坑外,把铁锨戳在坑边松软的泥土上。

    稍事休息之后,他来到罗大姐尸体边上,当他的手碰到她的尸体时,发现尸体已经凉了,而且硬邦邦的。

    老周皱眉,人死了,这么快就变得跟石头一样硬了。

    老周伸手试了试,发现要拖动一具又硬又沉的尸体跟拖一个大铁块的感觉差不多。

    他拖着罗大姐僵硬的尸体往坑边挪,尸体距坑边只有三十公分的距离。老周特意在她尸体边挖的坑,因为她太沉了,怕搬不动她,老周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把尸体拖到坑边,然后推了下去。

    尸体落到坑里,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宛若沉重的石墩子砸在地上的声音,地面甚至还因此震颤了一下。

    小护士吃惊道,“哇,这罗大姐到底多少斤啊?人掉进坑里,地面都会震一下。”

    曾雨晴道,“她难道都不知道减减肥吗?吃成这样?”

    白晓柔嘘了一声,“两位姐姐,人都死了,还是节哀顺变,莫说她的闲话。”

    老周看着深坑中罗大姐的尸体苦笑,“对不起了,罗大姐,希望你能原谅我,如果不是老黑那个畜生偷换了纸条,说不定我真的会娶你。咱俩今生注定是有缘无分了。”

    曾雨晴冷笑,“哼!事到如今,再说这些话,已经太迟了。当时抡板砖的时候,怎么不多想想呢。”

    老周叹口气,走到之前罗大姐尸体所在的地方,捡起地上那本染血的影集,那一张张发黄的老照片记录着罗大姐对他所有的爱恋,可是现在,相片上甜蜜的桃心符号和微笑的容颜像是某种嘲讽的标识,刺得老周心里说不出的痛。

    老周叹口气,撩起衣角擦去相片上的血迹,把影集重新放进方便袋,然后他拎着方便袋走到坑边,扔到坑里。

    方便袋嘭地跌落在罗大姐身上,发出一声闷响。

    “就让这本影集永远地陪伴着你吧。”

    曾雨晴道,“这种男人真是禽兽不如,罗大姐这么爱他,居然被他打死,而且连爱情的信物都不肯留下,简直是太过分了。”

    小护士道,“依我看,不是他不肯留,是他自己现在是个逃犯,性命都不保,还怎么保留爱情信物呢。”

    白晓柔点头,“我同意护士姐姐的看法,我觉得老周真的很可怜,他的人生完全被老黑给毁了,当然他自己也没有做出积极补救的措施。”

    小护士道,“不知你们有没有觉得,老周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老场长也有责任呢。”

    曾雨晴和白晓柔齐声道,“老场长?怎么还有老场长什么事呀?老场长这么善良宽容,你为什么说老场长的不是呀?”

    小护士笑道,“就是因为老场长心地善良,没有开除老黑,让老黑这种阴险的家伙一直留在老周身边,才会出现纸条被换,罗大姐被误杀的悲剧。”

    曾雨晴道,“其实仔细想想,还是蛮有道理的。当年如果老场长狠狠心,开除老黑,至少现在罗大姐就不会死了。”

    正在这时,通道入口处传来猫叫声。

    喵呜喵呜

    老周听了,大吃一惊,猛地回过头,看着通道入口,咬牙切齿地道,“讨厌的小肥猫,不许过来!”

    小护士笑道,“这下热闹了,要是小肥猫跑过来,看见两具尸体,会怎么做呢?”

    曾雨晴道,“那就拭目以待喽。”

    喵呜喵呜

    虽然没看见小猫在哪里,可是听声音判断,它应该是在通道附近。

    老周如临大敌,他怒不可遏地抓牢铁锨朝着通道入口走去。

    “来呀,小肥猫,只要你敢跑出来,我就一铁锨铲掉你的脑袋。”

    白晓柔听了,吓得倒吸一口凉气,“为什么老周父子俩这么恨那只小肥猫呢?”

    小护士笑道,“还用说嘛,这猫总破坏他们的好事,是小肥猫找到翠翠和那根头发的,他们当然恨它。话说我也不喜欢那只小肥猫,那天它钻进楼梯间假装陪我玩,等我拿针扎人的时候,它就跑出来捣乱,真是很讨厌。”

    曾雨晴哈哈大笑,“之前那只小猫可把护士妹子气着了,总是扑上来打碎她的注射器。”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