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雨晴忽然手捂胸口开始啜泣,“小护士,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一直想报仇,可是连靠近他的身体都不行。”

    小护士道,“雨晴姐姐,这真的不怪你。咱们只是些道行不高的孤魂野鬼罢了,阳气稍微高一点的人咱们的确无法靠近。其实姐姐你一心报仇,这些年来,老周活得生不如死,妻子发疯,有家难回,儿子是连环杀手,背后还有个老黑这样阴险的人在给他捅刀子,你觉得他活着会开心吗?依我看,你杀了他,还便宜了他呢,不如就让他这样备受折磨地活着。再说,周晓光犯的那些事,警察不是已经掌握了线索了吗?相信他们父子二人落入法网,只是时间问题,一旦他们被抓,肯定是枪毙,所以姐姐你真没必要着急报仇。”

    曾雨晴点头,“妹妹说的也是,我刚才是太着急了。”

    小护士笑道,“如果不是刚才躲在旁边偷听,我还真想不到老周的人生竟然如此的悲惨,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居然是老黑。这老黑也阴险了。”

    曾雨晴冷哼一声,“老周就是找借口,把过错推在老黑身上,当年张爱红哭闹的时候,他要是天天回家陪着她,她也就不会真的精神失常了。是他自己逃避责任,夫妻俩要是出了问题,逃避只能把问题搞得更僵。对于张爱红,他根本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妻子疯了就扔下不管,这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至少也应该把她送到医院治疗吧?”

    “可是张爱红不是逼着他辞职嘛,老周又不肯放弃大好的前途,所以在工作和老婆之前,他选择了工作。”

    “那不还是他的不对嘛。”

    “不过,话说,这个张爱红也太能折腾了点,居然把丈夫吓得不敢回家。反正雨晴姐姐是对老周恨之入骨,所以对他的一切行为也就直接打差评。”

    俩人正说得热闹,忽然听见咳咳两声,回头一看,草丛中又有一个白裙少女现身,少女长的锥子脸大眼睛,看上去非常可爱。

    曾雨晴笑道,“唉吆,这不是晓柔妹子吗?有日子没见了。”

    白晓柔一蹦三跳地走到小护士和曾雨晴身边,抱怨道,“两位姐姐,你俩总是在一起,从来都不带我玩。”

    小护士笑道,“晓柔妹子最会装可怜了。”

    曾雨晴道,“这叫卖萌。”

    白晓柔咳咳两声,“其实刚才两位姐姐的谈话,我全听见了。关于张爱红,我觉得是这样的,张爱红肯定是自身有着性格缺陷或者说心理不健全的那种人,在照片事件这个诱因下就立刻爆发出来了。”

    小护士道,“晓柔妹子,你意思说张爱红骨子里就有疯的潜质,是正好被照片刺激一下,才导致忽然爆发的吗?”

    白晓柔点头,“可以这么认为。”

    曾雨晴道,“晓柔妹子,照你这么说,张爱红发疯是早晚的事情了。”

    白晓柔摇头,“也不是的。如果她整个人生当中都没遇上刺激她爆发的诱因,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疯,可是一旦遇上,就彻底爆发了。就好比十多年前发生的美国留学生陈丹蕾杀夫案,陈丹蕾就是典型的有心理缺陷的人,从单亲家庭长大的她,非常需要关爱,可是她的丈夫何磊却是个性格比较粗粗大大的男性,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奉行男人出轨是因为自身优秀,是妻子没能力拴住老公,就是他这样观点才导致非常爱他在意他的妻子,对他举起了屠刀。他完全忽略了婚姻的本质就是不离不弃、白头到老。他也完全体会不到一个妻子在面对自己的丈夫朝三暮四、若离若即时的那种痛苦。所以陈丹蕾在何磊不断的语言刺激,也许还有行为刺激的影响下,萌生了杀夫的念头。”

    小护士点头,“晓柔妹子分析得很对,现在大男子主人的男人不在少数,而且很多男人都对婚姻不忠,很多家庭都有隐患。只不过大部分女性比较容忍男人,没有像陈丹蕾那样用一个很尖锐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其实,不管是何磊也好,老周也罢,他们都缺乏跟妻子的沟通和关爱,如果对妻子多一些关爱和支持,相信他们也会拥有幸福的人生。陈丹蕾事件可以说是女性反抗男性社会的集中体现。”

    “陈丹蕾也好,张爱红也罢,全是一些有心理缺陷的人,遇到刺激不能用正确的方式来纾解,这种负能量在体内越堆积越多,最后爆发出来,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白晓柔叹气,“看来要协调好一个家庭,非常的不容易,不过咱们仨就不用烦恼了。正所谓人死万事休,再也不用担心结婚生子这类凡尘俗事,更不用搞什么防火防盗防小三了。”

    三个女鬼聊得正一股劲,却见老周扛着铁锨走出通道。

    小护士笑道,“看,老周出来埋尸体了。”

    白晓柔嘘了一声。

    曾雨晴笑道,“你不用担心,这老猪狗看不见咱们的。”

    的确,老周哪里看得见三个女鬼,他一走出通道口,立刻用枯枝掩住洞口,大刺刺往这边走来。

    老周并未将身上的血衣换掉,甚至也没有洗脸,也许是因为疲倦的缘故,他佝偻着身子,看上去老态十足,他的脸上胸前满是干涸的血迹和脑浆,使得他在看上去苍老憔悴的同时,又增添了几分阴森可怖。

    他哼着小曲儿来到老槐树下,叹气道,“罗大姐,既然我挪不动你,也就只好把你埋在这棵老槐树下,你的一身肥膘正好给这棵树做肥料。至于你,”他踹了一脚老黑的尸体,“你这条死狗,就跟罗大姐埋在一起好了。正好跟罗大姐做个伴。”

    “要埋两个人,看来得把坑挖得深一些了。”

    老周说着,往掌心啐了口唾沫,一下下地挖了起来。

    曾雨晴鄙夷不屑地道,“这老畜生,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

    白晓柔冷笑,“要说还有点遗传呢,他儿子周晓光就很会挖坑埋人呢。之前,周晓光掐死我埋在石梅花的坟里,之后又把我挖出来再次埋掉。那挖坑的技术不是一般的熟练。原来都是得了老周的真传。”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