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老周明白了,这截铁棍不知是谁从槐树的背面捅过来的,他绕到树后,发现那截铁棍在树后还有一米来长的样子。从铁棍捅进去的树干部位来看,树皮已经干枯,树干也围绕着铁棍长出奇怪的形状。很显然,这根铁棍捅进树身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看来老黑刚才猛扑过来,死命一压,身子虽然压在老周身上,可是头却正好撞在那截铁棍上,结果坚硬的铁棍从老黑的脑门捅进去,从后脑勺穿出来,把他的脑袋整个给捅穿了。

    确认了老黑的死亡原因之后,老周感到浑身乏力,可是看着地上的死尸,再想想老黑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老周仍旧感觉积愤难消,他用力踹了尸体一脚。

    “老黑,你他娘的混蛋,老子的一生都被你毁了。今天你的死,也算是老天爷对你这个无耻混蛋的惩罚,如果不是你当年寄那些照片给我老婆,我老婆也不会发疯,如果我老婆好好的,我也不会带着儿子离开家,晓光如果有母亲的关爱,也不至于走上歧路,犯下难以原谅的过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他娘的临死之前,还再搞我一把,偷换了罗大姐的纸条,害得我误杀了罗大姐。你这种阴险小人,就是把你碎尸万段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老周越想越气,遂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在尸体上一通乱砸,直砸得血肉模糊、脑浆迸裂才住手。

    “我这被毁掉的人生啊!”

    老周扔掉手里血淋淋的石头,他自己也满身鲜血,成了血人。

    老周高举双手,想哭哭不出来,感到说不出的压抑。

    “你这卑鄙无耻的贱种,真是死有余辜,祸害我一生,就是死了,还得老子来埋你。老子上辈子欠你的吗?”

    随着体内的血液渐渐冷却下来,老周的意识也渐渐清醒,他站在原地,仔细分析当前的形势。

    骂归骂、生气归生气,可是地上的两具尸体得赶紧想办法处理掉。一直丢在这里显然是不明智的,因为警方很快会再次来到这里,罗大姐和老黑无故失踪,他们应该会很快来找人的。

    当务之急,也只有先把他们埋起来再说。

    埋尸的话,需要工具,自己一双空手,显然不好埋。

    晓光那里应该有工具的,可是现在还是先把尸体藏起来吧。

    老周把两具尸体拖在一起费了不少力气,首先罗大姐两百多斤的体重就够他喝一壶的。他费了足有十分钟才把罗大姐拖出一米远。

    “罗大姐也罗大姐,你说你好好地说喜欢我多好,非得整这么多哑谜,害得我酿成大错。不过,你这身肉也实在让我没感觉。”

    那根戳进老黑脑袋里的铁棍,老周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拔不动,好像铁棍捅进树身的时间太久,那棵老槐树已经把铁棍跟自己长到一起了,根本拔不出来。看来只能是抓住老黑的尸体往外扯,可是老周一动那尸体,立刻就有血和白花花的脑浆顺着铁棍往下流。

    老周实在恶心不过,只好先扔下老黑的尸体不管了。

    “该死的混蛋,就是死了,还他娘的继续恶心人。认识你这种人,真是倒一辈子血霉。”

    老周看看地上的两具尸体,哭笑不得,罗大姐的尸体是死活搬不动,老周的尸体也太恶心了。

    “得!我先用枯枝把你俩的尸体盖上,等我回去拿了工具回来,再把你俩给埋了。”

    主意打定,老周抓起枯枝,盖在两具尸体身上,然后急匆匆地朝着秘密通道的入口走去。

    通道入口忽然闪出一个白色人影,那白色人影伸出一双利爪迅疾扑向老周。

    毫无防备的老周继续往前走着,因为他看不见那白色人影。

    眨眼间,白色人影的利爪掐向老周的咽喉。

    老周仍旧毫无知觉,继续往前走。

    就在白色人影的利爪就要碰到老周脖颈的时候,老周身上忽然散发出点点白光。

    细碎的白光如同一壶暴雨梨花针不偏不倚,全部打在白色人影身上,白色人影吃痛,唉吆一声惨叫,跌在草丛里。

    “谁?是谁?”

    老周惊讶地四处张望,可是周遭哪里有一个人影啊。

    “可是我刚才明明听见什么人惨叫一声,我不是幻听了吧?”

    老周呆愣半晌,见四下没什么动静,摇摇头,继续往前走了。

    老周刚一走远,那白色人影立刻一骨碌从草丛里爬了起来。

    白裙长发,头上别着红色发卡,竟然是曾雨晴。

    曾雨晴一头冷汗,嘴唇发紫,看上去面容憔悴,捂着胸口皱眉道,“唉吆,疼死我了。”说完,剧烈地咳嗽起来,喷出一口黑血。

    小护士也从灌木丛中现身,焦急地走到曾雨晴身边,“唉吆,姐姐伤得重不重呀?”

    曾雨晴指指胸口,“很疼啊。”

    “我帮姐姐看看呀。”

    曾雨晴解开裙子拉链,果然看见胸口有一片紫黑色的印记。

    “哎呀,伤得很重哦。姐姐你太心急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着什么急吗?你现在是被老周身上的阳气和戾气所伤,要修养好一阵才能复原呢。”

    曾雨晴厉声道,“可是周旭光这个老畜生,就让他继续逍遥下去吗?他刚才又杀了两个人,你又不是没看见。”

    “我当然看见了。罗大姐死的确有点冤,可是那个老黑也实在太坏了,简直是死有余辜嘛,他害得老周的家庭支离破碎,周晓光因为缺乏家庭温暖,才走上犯罪道路,成了不折不扣的变态。如果不是老黑,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温暖的家庭。而且如果不是老黑换掉罗大姐的纸条,老周又怎么会杀死罗大姐呢。”

    曾雨晴气得怒目圆睁,“嗯?小护士,咱俩交情还不错。你现在竟然替那个老畜生说话?”

    “姐姐莫生气,我只是实话实说嘛,像老黑这种人,他可能不会害你的性命,但是他所做的事情,足以毁掉一个人的一生。老周不就被他给毁了吗?这种阴损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