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黑一把抓住老周的衣领,“现在,警方四处通缉你们父子俩,如果我把你这个杀人犯扭送到警局,还能立一功,得个最佳市民奖什么的。”

    “不!老黑,你放开我,你听我说,我刚才真不是有意要杀死罗大姐的。你可千万不能送我去警局。”

    老周一边拼命挣扎,一边苦苦哀求。

    老黑摇头,“不!我必须把你送到警局。”

    “老黑,拜托你看在咱俩二十几年的交情上,不要这么做吧。刚才我误杀罗大姐的时候,你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你该知道我不是故意杀死她的。我真的以为,她那个方便袋里装着什么武器,所以才举起板砖砸了下去。我只是想正当防卫。”

    老周结结巴巴地努力为自己申辩,有生以来,他从未这么窘迫过。

    老周越说越激动,最后他噗通一声,跪倒在老黑脚下,嘭嘭磕头。

    “老黑,算我求你了,你放过我,你放过我啊。今天的事,你当做没看见好了,罗大姐的尸体我一定好好安葬,决不食言。”

    老黑哈哈大笑,“老周,原来你也会跪在地上求我?”

    “求你放过我吧。”

    “你以为我是老场长吗?随随便便就能放过一个人?我可没他那么善良。”

    老黑咳咳两声,“老周,我还有三年就退休了。把你送到警局,咱们青影片场的上属单位一高兴,说不定还能委任我个场长啥的,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当成场长,你一进看守所,我的愿望说不定就实现了呢。尽管我还剩下三年的时间,能够圆自己的场长梦,此生也就无憾了。其实不用三年,哪怕只让我做一天的场长,过一天瘾,我也心满意足了。为了圆我的场长梦,所以我必须得把你送到警局去。”

    老黑越说越得意,禁不住哈哈大笑。

    老周着急地道,“其实你不用担心啊,只要我一直不出现,上面自会派人来安排工作,保不齐你就被提升了呢。你完全没必要把抓到警局去呀。”

    老黑抓住老周使劲往前拖,“走!别再废话了,你现在就跟我走。”

    “别!你听我把话说完。”老周使劲挣扎。

    “不用再废话了,这些年,每次看见你大会小会的拉着脸子训人,我早就够了。你们父子俩,一对杀人犯,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话一点不假。晓光就遗传了你的基因吧?咱们片场失踪的四个女演员是被晓光逮到后宫当妃子还是杀了吃肉了呢?”

    原本被老黑攥着、动弹不得的老周,一听见老黑提起儿子,立刻跟打了鸡血似的吼道,“好好的,你咋又扯到晓光身上了呢?老黑,你骂我侮辱我,我全都忍了,就是不要把晓光带上。”

    “唉吆,事到如今,你还在护犊子,那四个女演员的失踪跟你家晓光要是没关系,我情愿跟你姓周。”

    老黑说完,恶狠狠地瞪着老周,“老周啊,我老黑玩的这点小心眼,最多算是道德败坏,我可没犯罪,你家晓光可是真正有人命在手上的,我说的对吧?”

    老周被老黑看得心里发虚,把脸转向别处,长长地叹了口气。

    “老周,我说的没错吧,青影片场的女演员失踪案就是晓光一手炮制的吧?”

    老周不再搭理老黑的挑战,他迅速地冷静下来,仔细分析目前的处境。

    自己当年做了场长,老黑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这些年,老黑一直在寻找对付自己的机会,而现在他终于得着机会了。

    当年老黑偷拍自己寄给张爱红,给他造成巨大的家庭矛盾,使得他婚姻的红灯一亮就是这许多年。昨天,他又故意偷偷换掉罗大姐给自己的纸条,造成了自己误杀罗大姐。

    这两件事就足以证明,老黑的心肠有多坏,这种阴险的家伙求他是没用的。

    既然老黑看见自己杀人,而且他又坚持要送自己去警局。

    不如现在就杀了他,以绝后患。

    硬打是打不过的,刚才已经比试过了。老黑比他强壮有力的多,正如老黑所说,这些年,他一直坐在办公室里,体力严重退化。

    得想巧办法干掉他。

    主意打定,他慢慢往后退,朝着身后的灌木丛退去。

    因为他看见灌木丛边的一棵老槐树下有一根小臂粗细的枯枝,那根枯枝的一端尖尖细细,如果用那根枯枝的尖端戳进老黑的眼睛,即使戳不死他,也能重创他,到那时候,再对付一个半死不活的老黑就容易多了。

    尽管用枯枝戳眼睛肯定会带来很恶心的既视感,可是眼下,也顾不得这么许多了。

    谁知,老周的手刚一碰到枯枝,就被老黑发现了。

    “老周,想拿枯树枝捅我?你太嫩了。”

    老黑说完,纵身扑了过来。他整个人正好压在老周身上。好家伙,老黑这每天吃肉喝酒的,这一身肉少说也得一百五六十斤。把个老周压得哇哇直叫唤。

    这时,老周忽然听见噗地一声响。

    随即,令人惊讶的状况出现了。

    老黑惨叫一声,一动不动地趴在老周身上。

    老周正吓得魂不附体,感到一股热烘烘的东西一滴滴地落在他的胸口上。

    老周啊地尖叫一声,推开老黑,站起身来。

    再看看自己的胸口,有大一滩血迹。

    可是自己没受伤啊,胸口的血是哪里来的呢?

    难不成是老黑的血吗?

    “老黑!起来!”

    老黑趴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

    老周伸脚踹了一下老黑,“老黑,你怎么了?”

    老黑仍旧一声不吭。

    老周大着胆子,再吼一声,“老黑,起来,别装死了!”

    一股紫黑色的血从老黑的后脑勺不断涌出,滴到地上落叶上,发出噗塌噗塌的声音。

    老周蹲下身子一看,发现一截生锈的铁棍从老黑的后脑勺露了出来。

    铁棍也就拇指粗细,铁棍上有着细细的螺纹,一圈圈的,每一圈里都满是紫黑色的污血。

    “死了!真的死了!”

    虽说刚才真的打算致老黑于死地,可是真的看见老黑死在眼前,老周还是感到双腿发软。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