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正好有事想找老场长商量,还没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见屋内吵吵嚷嚷的,似乎还有刀光闪动,吓得他赶紧加快脚步跑了进去。

    结果老周跑进办公室,看见的却是令他惊讶的一幕。

    老场长已经被逼到墙角,而自己的妻子张爱红则手持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站在老场长面前。

    张爱红目光阴沉地看着老场长,厉声道,“说!你到底要不要开除周旭光!如果你现在同意开除他,还来得及。”

    由于她是背对着门站着,她当然看不见她的丈夫老周看见她这幅德行有多绝望。

    老场长被吓得一头冷汗,“我已经解释过了,我无权开除一个好员工。”

    妈呀,老周听见老场长的话感动得恨不能立刻飙泪,即使是刀架在脖子,老场长也没有屈服。

    再看看自己愚昧可笑的妻子,他感到怒不可遏,大吼一声,“张爱红,你这个神经病,你赶紧把刀放下,不要再乱来了。”

    张爱红扭头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老周,哈哈大笑。

    “唉吆,我的丈夫来了。”

    “你闹够了没有?赶紧把菜刀给我,滚回家去!昨天闹得还不嫌丢人,今天又跑来闹?”

    老周愤怒地走过去,要夺张爱红手里的菜刀。

    张爱红敏捷地闪过一边,她把老场长推到老周面前,然后把刀架在老场长的脖子上。

    “来呀,老周,你敢上吗?你要是敢上,我就割断他的颈动脉!我说到做到。”

    这下,老周傻眼了,他看看那把架在老场长脖子上的菜刀,犹豫了。

    “现在,你们全都听我的,老周现在就写辞职报告,老场长签字,完了,老周立刻跟我回家,就啥事没有了。”

    “我绝不会写辞职报告,我很喜欢在这里上班。”

    “我也绝对不会签字。”

    两个男人一起表态。

    “全都不听话是吗?那我就只好杀了他!”

    张爱红拿刀的手开始颤抖,她眼睛因为过分激动变得充满了血丝。

    “张爱红,你疯了吧?”

    “我没疯,如果不离开这里,你的心早晚会被来这个片场拍戏的某个狐狸精勾走,到那时候,我还不是孤独的一个人,我就是不希望你离开我。”

    张爱红说着,嚎啕大哭,“我的命好苦啊,我男人说话就不要我了。”

    老周气得直跺脚,“张爱红,你简直是不可理喻。你说的都是些不可能的事情。我不会离开你的。”

    “不!你不要过来啊!你现在说不离开我,等你当上场长之后,就会有无数的女人在你身边,围着你转,到那时候,你还能再把我放在心里吗?”

    “你说的废话吗?我不把你放心里,我把谁放心里呢?”

    老周和张爱红正在掰扯,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

    屋内的三人扭头一看,是保安带着两个警察进来了。

    原来是门口的保安见张爱红闯进去半天没出来,干脆打电话把110给叫来了。

    打头的警察一进屋就看见老场长脖子上架着把菜刀,厉声喝道,“这女同志干什么呢?赶紧把菜刀放下,不放的话,我开枪了!我的子弹可是不长眼的。”说完,立刻拔出配枪,对准张爱红的胸口,咔咔上膛。

    张爱红冷冷地道,“别吓唬我了,警察也不能随便开枪。”

    警察道,“警察的确不能随便开枪,但是警察在罪犯手持枪械利器对其他公民造成人身威胁的情况下,为了保护无辜公民免受侵害,是可以开枪的。”

    这下,张爱红彻底软了。

    趁着她一分神的工夫,另一个警察急忙上前把她手里的菜刀给夺了下来。

    张爱红手里没了菜刀,捂着脸,放声大哭。

    警察训斥道,“行了,别哭了,跟我们去警局吧。”说完,拿出手铐要给张爱红戴上。

    张爱红吓得躲在老周背后,“老公,不要让他们带走我。”

    老周看看张爱红再看看老场长,脸上现出为难的神色。

    善良的老场长立刻出来解围,“警察同志,这一切就是个误会,我们都是自己人,您二位就别把她带走了。”

    两个警察狐疑地看看张爱红再看看老场长,“误会?她刚才可是拿菜刀架在你脖子上呢。有这么误会的吗?”

    老场长点头,“真的是误会,我们自己能协调好的。”

    两个警察犹豫了,“行吧,把你们这里的电话什么的留给我们,把她的身份证复印一份,我们要带走。”

    老场长点头,“没问题。”

    做完这一切之后,两个警察临出门前特意警告张爱红,“下次不许再这样,再这样的话,我们只好把你抓起来,告你一个故意杀人罪。”

    等两个警察走远了,老周才训道,“张爱红,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揣着菜刀跑我单位来闹?”

    张爱红冷哼一声,把脸扭向一边。

    老周厉声道,“你还哼什么哼?赶紧向老场长道谢,如果不是老场长出来帮你说话,刚才警察就把你带走了。”

    张爱红冷笑,“谁稀罕他帮我说话?他简直是多管闲事。”

    “你!你说的是人话吗?人家好心救你,你竟然说出这种没良心的话?”

    张爱红哈哈大笑,然后她走到门口,转身,“老场长,告诉你,我还会再来的。”

    “你简直是疯子!”

    “我就是个疯子,一个爱上你周旭光的疯子!我就是不许别的女人染指你,我做的没错。”

    张爱红发出神经质的大笑,朝着大门口走去。

    老周感到心里说不出内疚,他握着老场长的手,抱歉地道,“对不起啊,老场长。”

    老场长苦笑,“都是过来人,我懂的。我老婆年轻的时候,比她还能折腾。”

    这天夜里,老周没有回家,他不想再看见妻子那神经兮兮的样子。

    次日早晨,张爱红又来到青影片场,却发现片场的大门和小门全都上了锁,保安则站在门内,目光冷淡地看着她。

    “喂喂!干什么要锁门?开门!”

    她拼命砸门。

    “张女士,我劝您还是赶紧离开,否则我只能报警了。”

    张爱红只好冷哼一声,走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