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正在片场巡逻,心里却想着妻子张爱红,她昨晚就赌气没吃饭,给她留的早点,她不会也不吃吧?

    话说这张爱红到底是怎么了?

    要说是更年期,是不是也来得早了点。

    可是令他想不通的是,那些照片是哪里来的?

    正当老周心烦意乱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喊他。

    “老周!老周!”

    一回头,看见老黑笑眯眯地朝自己招手。

    “老黑,找我啥事啊?”

    “不是我找你啊,是老场长找你,他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看着老黑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老周感到大惑不解。

    虽然之前,俩人关系好的赛过亲兄弟,可是自从老场长即将退休的消息传来,俩人的关系就起了微妙的变化。对于老周来说,老黑这个昔日好友显然成了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老场长找我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老周皱眉,转身要走,老黑叫住了他。

    “哦,对了,老周啊,刚才我看见嫂子来了。”

    “嗯?是爱红吗?她来这里干嘛?”

    “我哪知道,反正她现在正在场长办公室坐着呢。”

    老周立刻感到脑袋里嗡地一声,眼前蓦然响起昨晚张爱红说的话,“老周,你不说实话是吧我有办法让你说实话,你给我等着。”

    联想到昨晚张爱红说的话,老周马上意识到张爱红特意跑来找老场长准没好事。

    老周赶到场长办公室,果然看见自己的妻子正坐在老场长对面哭天抹泪,而桌上摊着的就是昨晚张爱红给他看的那些照片,老周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此刻的老周直感到血气上涌,一肚子的火,他走进办公室,一把抓住张爱红。

    “你给我走!给我回家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张爱红哪里肯依,她使劲挣脱老周,跳着脚吼道,“老周,就你还嫌丢人呢。你自己做出的这些丢人事不嫌寒碜,今儿,你还别赶我走。当着老场长的面,你给我说清楚,你跟这些女人都是什么关系?”

    老周听得哭笑不得,“什么关系?没关系!我跟她们就是点头打招呼而已。你少跟这里发神经了。”

    张爱红见老周瞪着俩眼珠子,恨不能吃了她,立刻哇哇大哭,做可怜状,“老场长,您都看见了吧?他这是什么态度?他跟别的女人不三不四,我还不能过问了,一问他就吼我。这样道德败坏的员工,您必须开除他!留着他也是给您的单位抹黑。”

    老周听张爱红跟老场长这么说,立刻炸毛了,“什么?开除我?我干得好好的,你凭什么让领导开除我啊?”

    张爱红叉着腰吼道,“因为你道德败坏,对婚姻不忠,肆意玩弄多名女性。”

    老周脾气再好,被自己的老婆当着领导这么胡说八道,也实在受不了。

    “张爱红,我草你姥爷!”

    怒不可遏的老周实在气不过,扬起巴掌甩了一个耳光过去。

    “你个混蛋!我叫你胡说八道。”

    这一巴掌下去,张爱红白皙的脸上立刻出现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张爱红先是傻眼了,继而嚎啕大哭,她扑上去抓住老周又撕又打。

    “老周,你敢打我,我跟你拼命!”

    场长办公室里,这对夫妻闹得不可开交。

    老场长急得抓耳挠腮,也想不出好办法,

    “停!全都打住!这里是办公室,你俩的家务事你俩自己回家掰扯去。”

    老周停住不闹了,可是张爱红哪里肯依,继续哭闹个没完。

    老场长一招手把站在门口看热闹的罗大姐叫进来。

    “小罗啊,你陪周旭光的爱人出去走走,好好劝劝她。”

    然后,老场长对张爱红说,“小张同志,你先出去走走,我想跟周旭光单独谈谈。”

    罗大姐会意,要去搀张爱红,被张爱红一下把手甩开,“别碰我,我自己能走。”

    张爱红道,“老场长,我们家老周就是个男人中的败类,继续留在片场,只能带坏这里的风气,所以你最好是开除他!”说完,才气哼哼地转身出去了。

    罗大姐吓得睁大了眼睛,跟着张爱红出去了。

    看着张爱红和罗大姐走远了,老场长才尴尬地笑笑,“小周,你坐。”

    老周气得用拳头擂在桌子上,坐下来。

    “这些照片到底是什么回事?”

    “老场长,这些照片明明是我在片场时的工作照片,照片里的女的也都是经常来咱这里拍戏的女演员,我只是跟她们打个招呼而已,不知被谁拍下来,拿给我爱人了。因为这些照片,她昨晚在家里就跟我闹过了。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你说要抓奸,如果真被她逮到我跟别的女人有什么不轨行为,我认。可是我明明是清白,她拿这些照片往我头上扣屎盆子,那可不行。”

    老场长这下静下心来,戴上老花镜,仔细看那些照片,照片中的场景都是在片场,而且照片上的老周和那些女人只是聊天,并没有什么过分亲热的举动。

    这样的照片显然不能作为抓奸的证据。

    “老场长,我在这也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如果要是因为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开除我,我不服气。”

    老周说完,忽然倍感心酸,禁不住哽咽起来。

    老场长急忙安慰道,“小周啊,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你平时的为人大家心里也都很清楚,所以这个事,咱们就当没发生过,你呢,继续好好工作,不要想这么多,身正不怕影子歪。”

    老周感激地点点头,“谢谢老场长支持我。”

    “另外,你跟妻子张爱红,要经常沟通,省得弄出这类误会来。行了,你先回去继续上班。我等下会跟你爱人张爱红好好谈谈,开导开导她,女同志嘛,心眼都比较小,你是大男人,多让让她就没事了。”

    老周点点头,出去了。

    老周出去后,老场长看着那个信封发呆,信的寄出地址是青影片场,这就说明这信是单位的某个人寄出去的,而且老周的工作照片也只有内部工作人员才有机会偷拍,要不谁没事会偷拍一个小职员呢?老周既非大明星,又非大美女,完全没有偷拍的必要啊。

    可是内部职工偷拍老周再寄给张爱红又是什么用意呢?

    老场长拿着放大镜,仔细观察那个匿名信封上的字迹,忽然觉得这歪歪扭扭的字迹很眼熟,此刻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刻浮现在脑海中。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他从一堆文件中挨个扒拉,终于找到老黑写的工作总结,把信封上的字迹跟老黑的报告两下一对比,不由地笑了,“小黑呀,你的心计还真重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