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见妻子赌气,只好晚上搂着儿子睡沙发。

    一整晚,张爱红都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不肯出来,老周喊她吃饭她也不理。

    睡到半夜的时候,老周听见她在卧室里哭,心里觉得不忍,敲门劝她,不理,还是继续哭,老周实在又累又困,也就只好由她去了。

    第二天一早,老周买了三个人的早点,把儿子叫起来,他想喊妻子一起吃早饭,可是他看看紧闭的房门,还是叹了口气,把她那份早点留在桌子上,带着儿子出门了。

    把儿子送到学校之后,老周才急急忙忙地去单位上班。

    张爱红躺在卧室里,听见老周和儿子出门了,才开门出来。

    她看见桌上的早点,不觉肚子饿了,于是走到桌边坐下,边吃边骂,“老周,你做出这种对不起我的事情来,我跟你没完!”

    吃饱肚子之后,张爱红收拾完碗筷,又把那一摞子照片给翻出来了。

    她盯着照片上那些笑眯眯的漂亮姑娘,不禁怒火中烧。

    她看出来,那些女的大部分都穿着戏服,应该都是女演员,老周之所以能接触到她们,是因为他的工作,在青影片场这种地方上班,免不了天天看见这些花里胡哨的戏子,要想杜绝老周跟这些女人接触,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逼老周辞职,可是老周干得一股劲,他肯定不会辞职,那么该怎么办呢?

    张爱红急得在屋里转来转去。

    “哼!既然他不肯辞职,就让他单位开除他!”

    可是据老周反映,单位领导对他印象很好,老场长即将卸任,老周还是热门人选之一呢。

    不行,决不能让他当上场长,现在他就开始跟那些女演员走得这么近,要是让他当上场长,那还了得吗?

    决不能让老周在这种女演员经常出入的环境里继续工作下去了。俗话说,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今天是聊天拍肩膀,明天就是勾肩搭背拉小手,后天就一起跑酒店过夜去了。

    张爱红越想越觉得害怕,自己这个正牌夫人的地位显然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为了保住自己的家庭地位,就只有迫使老周离开青影片场了。等他离开那种地方之后,再劝他找一份接触不到女性的工作,自己的家庭地位就稳固了。

    如何迫使混得不错的老周离开青影片场呢?

    看来,只有搞臭老周,让他没脸在单位混下去,让领导开除他。

    要想搞臭他,就只有靠这些照片了。

    张爱红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那些照片上,说话这些照片来的还真是及时呢,正好拿它们做做文章。

    这是哪个好心人及时把照片送来了呢?好像知道她需要什么似的。

    主意打定,张爱红立刻洗刷一番,给学校打电话请了假,说今天有事不能上班去了。

    接下来,张爱红坐上公车,直奔青影片场,那些惹祸的照片被她紧紧抱在怀里。

    由于她平时很少来,门口的保安自然不认识她,也就不肯放她进去。

    “我是周旭光的爱人,我要见你们场长。”

    尽管门口的保安搞不清周旭光的老婆直接见场长是个啥情况,他还是赶紧给场长打了个电话。

    老场长一听是老周的媳妇要见自己,也没多想,立刻就同意了。

    得到许可的张爱红立刻抱着那一信封照片直奔场长办公室。

    老黑正好有事找老场长商量,一出办公室的门,正好看见张爱红抱着那个大信封气哼哼地走过来,心里自然明白了几分,嘴上仍旧客客气气地道,“唉吆,嫂子来了,是来找老周的吗?”

    张爱红摇头,“不,我找老场长。”

    老黑故作惊愕,“找老场长啊?去吧,他在里边呢。”

    张爱红点点头,抱着信封进去了。

    老黑看着张爱红怒气冲冲的背影,差点乐出了声。目前是,张爱红找上门来兴师问罪,看来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地迈出了第一步。

    老场长摘下老花镜,仔细地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张爱红。

    “哦,你是周旭光的爱人,你找我什么事?”

    “我要举报周旭光。”

    “举报他啥?”

    老场长惊得合不拢嘴。

    毕竟,妻子举报丈夫这种大义灭亲的行为实属罕见。

    “举报他玩弄女性,跟许多女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老场长,您可要替我做主啊。”

    张爱红说到这里,似乎触及了伤心处,嘴巴一瘪,嚎啕大哭。

    老场长好好的上着班,忽然跑来个女的,向他举报自己的丈夫作风有问题,顿时懵了,于是他咳咳两声,柔声道,“这个小张同志啊,现在凡事都讲究一个证据,你要是没凭没据的,可不要乱说话,毕竟你关乎你丈夫在单位的名声和前途。”

    “证据?我当然有,我有大把的证据。”

    张爱红说着,把那个大信封放在老场长面前。

    老场长打开信封,看见那些照片也有些眼晕了。

    照片的确是老周跟不同女人的合影,这些女人个个年轻漂亮。

    这时,张爱红鼻涕一把泪一把地道,“老场长,这下您看见了吧。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他在外面居然有这么多女人。他一直跟我说工作很忙,原来他不是工作忙,而是忙着陪这些女人去了。要不是看见这些照片,我还一直被他蒙在鼓里呢。”

    老场长皱眉道,“可是周旭光老实憨厚,不像是那种花花肠子的人呢。”

    张爱红恶狠狠地道,“那是他的外表,咱们都被他的外表给蒙蔽了。而实际上,我们家老周是一个道德败坏,玩弄女性的高手。他就是个伪君子,一个戴着假面具示人的花花公子,今天,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揭穿他的假面具。”

    老场长已经被咄咄逼人的张爱红给吓晕了。

    “老场长,对于这种道德败坏的员工,我建议您最好立刻开除他!”

    老场长大吃一惊,“啊?开除?”

    这世界上,竟然还有妻子跑到单位要求领导开除丈夫的事情吗?

    “这个,小张同志,你还是等等,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不方便过问,不过,我觉得,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咱们还是把周旭光本人叫来问问。”

    老场长走到门外,正好看见老黑在外面晃悠,于是立刻朝他招手。

    “小黑呀,赶紧去把周旭光找来。”

    一直站在门外偷听的老黑立刻应了一声,转身朝片场中心走去,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冷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