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青影片场招工,小周和小黑是同一批进片场的,那时的他们年轻上进,吃苦耐劳,在单位积极表现,当时的他们,对工作非常认真负责,哪怕是做一个小小的保安,也要做到尽职尽责。

    时光飞逝,岁月荏苒,当年的小周和小黑熬成了老周和老黑,他们也迎来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节点。

    老场长已到退休年龄,青影片场急需新场长接任。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

    而当时呼声最高的两个人就是老周和老黑

    老场长犯了难,选谁好呢?老周和老黑,工作一样努力,个性都是沉稳踏实型。

    老黑一心想搞到这个职位,就只能动歪心眼了,老周人缘好,在单位里上上下下都买他的账,想在单位搞倒他难度不小,搞不好,还会给自己树敌。

    既然在单位动不了他,那就只好在别的方面搬倒他了,比如说家庭方面。

    为了自己能够坐上场长的宝座,那就只好动歪脑筋了,不知怎的,老黑就想起老周家里的醋娘子张爱红了。

    也许可以利用一下女人的醋劲搞垮老周。

    那个时候,还很封建,搞垮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搞臭他,让大家认为他生活作风有问题。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老黑就开始有意地在片场里跟踪老周。

    作为片场员工,巡逻的时候,遇见演员,难免会打招呼聊天什么的,老黑就揣着个微型相机,把老周跟女演员聊天打招呼的画面拍下来,有的女演员总来拍戏,总有个把聊熟了的,相互之间难免拍个肩膀开个玩笑啥的,老黑就跟在后面悄悄地全拍下来。

    等这些照片攒够一定数量之后,然后再把这些照片洗印出来,寄到张爱红工作的学校,署名张爱红收。

    可以想象,醋罐子张爱红收到这些照片是怎样的心情。

    那天,张爱红刚上完一堂课,就接到传达室的电话,说是楼下有她的邮件让她下去拿。

    邮件?

    难不成是老家寄东西来了?

    可是这不年不节的,寄什么东西啊?

    父母寄东西都会提前打电话的,可是这两天父母来电话也没说寄东西的事呀?

    看来这东西应该不是父母寄来的。

    张爱红急急忙忙地跑下楼,来到传达室。

    “大爷,有我邮件吗?”

    大爷点头,“有。都在这一堆里呢,我给你找找看。刚才还在呢,我这一扒楞,又找不着了。”

    趁着大爷找邮件的时候,张爱红顺口问道,“大爷,哪寄来的邮件啊?”

    “本市。”

    “本市?”

    张爱红吃了一惊,自家的亲戚都在外阜,本市也没啥走的特别近的朋友,最起码还没近到要给自己寄东西的地步。

    这东西会是什么人寄来的呢?

    “大爷,是打哪寄来的呢?”

    “青影片场。”

    青影片场不是丈夫老周的单位吗?难不成是丈夫老周要送自己礼物?可是今天不是自己生日,结婚纪念日又刚过完,情人节得明年见了。

    张爱红越琢磨越不对劲。

    “大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

    “就一个大号牛皮纸信封,里面像是装着许多文件,挺沉的。”

    啊?张爱红越听越糊涂。

    正在这时,大爷把腿一拍,“瞅我这记性,你刚才说马上下来,我就把那个信封塞进抽屉里了。我现在在桌上瞎找什么劲呀。”

    大爷说完,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牛皮信封递给她。

    张爱红接过信封,感觉那信封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看了眼寄件人一栏,居然没填,空在那里。

    这是怎么回事?

    匿名邮件吗?

    既然寄件人连名字都不敢留,直觉告诉她,这里面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张爱红走到僻静处,拆开了信封。

    信封里的照片哗啦一下,全都散落在地上。

    这些全是老周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聊天的照片,他们在一起聊得很开心,一想起老周回到家对自己爱答不理的,张爱红就一脑门子的气。关键是,跟他聊天的女人个个都很漂亮。难怪这老周跟她们在一起这么开心。

    这还得了?

    噗嘭一声,张爱红仿佛听见醋罐子碎裂的声音。

    张爱红不等学校放学,就怒气冲冲地带着这些照片回家了。

    老周上一天班,疲惫地回到家里,发现张爱红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家里看电视呢。

    儿子晓光坐在沙发上玩滋水枪。

    晓光一看见老周回来,立刻扔下滋水枪,跳到老周怀里,“爸爸,我饿了。”

    老周想给儿子找吃的,发现家里饭也没做,水也没烧,不觉一肚子火。

    “爱红啊,你回来的早,也不知道做饭烧开水,一回家就抱着电视,那东西有啥看头?孩子饿了,你也不管。”

    张爱红冷哼一声,“老周,你老实告诉我,你在外面都背着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你在说什么呀?好好的又发什么神经?”

    老周见妻子又要上演惯常的无理取闹,急忙系上围裙,走进厨房,准备烧菜。

    晓光急忙跟进厨房。

    张爱红一下子跑过来从背后抱住他,“老周,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老周哭笑不得,“我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哪有时间是找别的女人啊?”

    “那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张爱红把那些照片举到老周眼前。

    老周一看那些照片,笑了,“这谁这么无聊,把我在片场上班的照片给拍下来了。”

    “你不说是吧?”

    “你让我说什么呀,谁上班的地方还没个女人?”

    “关键是这些女人还不是一个!”

    “你这不是废话嘛,谁上班的地方就只有一个女人呢?上班跟女同事女客户打招呼也犯法吗?”

    本来上班累了一天的老周非常渴望得到妻子的关爱和安慰,没想到一进家门冷锅冷灶的不说,还抓住他胡搅蛮缠。

    “张爱红,你又想吵架是吧?”

    “老周,你不说实话是吧?我有办法让你说实话,你给我等着。”

    张爱红说完,气呼呼地走进卧室,重重地关上门。

    厨房里,老周唉声叹气地切菜洗菜。

    晓光不知父母在吵什么,不过,懂事的他还是默默地陪在父亲身边,帮父亲剥蒜。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