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姐离异之后,一直想找个伴,于是乎,跟她年岁相当的老周就成了她暗恋的对象,她几次三番地暗示老周,可惜老周却对她的关心视而不见。

    她给老周炖的鸡汤,被老周借花献佛,送给了老黑。

    罗大姐也曾经好心劝老周离婚,可惜得到的只是冷漠的敷衍。她哪里会知道,不是老周不想离婚,老周被老婆张爱红折腾得连家都不敢回,更不敢拿着离婚协议找她签字了。依着张爱红的癫狂状态,让她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她会闹成什么样,是老周绝不敢想象的,所以关于离婚这件事,老周只有一年年地拖下去。

    “她还能疯几年?这种疯子都活不长的,等把她耗死了,咱爷俩就可以回家了。”老周总是这么安慰儿子的。

    可是这话一说就是很多年过去了,躲在外面不敢回家的老周却一直没有接到街道居委会的老太太打电话让他回家给张爱红收尸的消息。所以老周只好维持着有老婆却单身的状态。

    罗大姐不明白的是,男人都是外貌协会的成员,女人要是太丑,他们是绝不肯娶回家的,除非他们因为家里太穷或者自身条件太差,而且丑女人嫁进门,也受不着好待遇。

    罗大姐年轻的时候也漂亮过,只是女人年纪大了,身材难免会变得发福走样,当然罗大姐也变得太多了些。

    而且老周跟罗大姐共事多年,只把她当成同事而已。再加上罗大姐生来就是一副大嗓门,咋咋呼呼、直来直去的,也很难令人把她当女人看。

    总之,各种原因摞在一起,使得老周看见罗大姐就像看见茶杯和电话那么自然,尽管天天见面,可是对她一点想法都没有,所以他对罗大姐的种种暗示,视而不见,也就没啥想不通的了。

    近来,老周变化很大,他变得焦虑紧张,这就更让罗大姐担心了。

    罗大姐的办公室跟老周的场长室只有一墙之隔,这更便于罗大姐观察自己的暗恋对象了。

    这两天,只要老周一开窗户,罗大姐就在百叶窗的那条缝隙里偷看。

    那天,她跟着老周来到围墙边,亲眼目睹他翻过墙去。

    老周是去那个阴森可怖的银宝大厦吗?

    可是好好的,他去那里干嘛?

    他最近变得魂不守舍,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作为一个深爱他的人,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关心他不是吗?

    这天早晨,她发现老周脸色很不好,就想帮老周冲杯参茶补补身子,她想去老周办公室里拿杯子,可是趴在窗户上一看,发现老周正拿着那张纸条发呆呢。

    他看见那张纸条了呢,罗大姐欣喜异常。

    看来他应该知道自己的心思了。

    他会同意还是拒绝呢?

    暗恋他这么多年,终于鼓起勇气,留下纸条向他表白,真是羞死人了。

    这时候进去打搅他恐怕不大合适,关于结婚这种事情是应该给他充分的考虑时间的。

    再说罗大姐是那种表面上咋咋呼呼、其实很害羞的女人,现在她还真不敢厚着脸皮闯进去。

    于是罗大姐又折回自己办公室。

    一拉开抽屉,发现自己还有一只备用杯子没用过呢。

    那还是单位买来作为劳保发给员工的。

    干脆就用这只新杯子给老周冲参茶吧,罗大姐拿着杯子朝水房走去。

    到了水房一看,才知道水还没开,正好水房边上就是员工宿舍,她懒得回办公室,于是她又拿着杯子跑到员工宿舍去溜达一圈。

    员工宿舍里,小满子一个人在玩游戏,玩得正嗨。

    罗大姐惊讶地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呀?老黑呢?”

    “不知道。我一直在玩游戏,估计他出去遛弯了吧。”

    “嗯?老黑白天不都在睡觉吗?今天怎么不睡了?”

    “我说罗大姐,您一天到晚,管天管地的,您还管人家拉屎放屁吗?他不睡就不睡呗,咱们还管得了那么多?”

    罗大姐气得冷哼一声,“小贫嘴,赶明儿让老周把你电脑都给没收了,我看你再天天玩游戏。”

    “唉吆,我亲爱的罗大姐呀,我在这片场唯一的乐趣也就剩下玩游戏了,你要是把我电脑没收,我可真就只能是立刻辞职了。”

    “臭小子,你还想拿辞职来威胁我吗?”

    小满子点头,“对呀,就咱们这片场今儿失踪一个明儿失踪一个,谁敢来这里上班呀,所以罗大姐你作为领导,应该每天给员工打气,让大家安心工作才对。”

    “臭小子,油嘴滑舌的。”

    罗大姐哼了一声,就拿着水杯出去了。

    小满子看着罗大姐走向水房的身影,噘嘴道,“真是的,就出来打杯水也要训人,真是训人有瘾啊。”

    罗大姐从宿舍出来,正好赶上水开了。

    赶紧冲了参茶,端着往场长办公室走去。

    走到门口才发现,老周办公室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门也关着。

    推门,没反应。

    “老周?你在吗?”

    没人回答。

    罗大姐等了一会儿,还是没人出来应门,只好端着热气腾腾的参茶回到自己办公室去了。

    老周办公室没人,他该不会是又翻墙去了银宝大厦那边吧?

    罗大姐把参茶放在办公桌上,走到窗边,打算顺着熟悉的窗缝往外偷窥。

    可是令她感到吃惊的是,百叶窗上的那条缝隙不见了。

    她明明记得,自己出去打水之前,还透过那条缝隙往外看来着,怎么打水回来,缝隙就不见了呢?

    一准是有人趁她离开办公室之后,进来动过窗帘。

    那个动窗帘的人会是谁呢?

    谁没事跑这办公室里动窗帘干啥?

    罗大姐瞅着窗帘,一脑子的郁闷。

    “早知道,我该把门锁上再出去才对。这老周也真是的,也不知死哪去了,白给他冲了参茶。”

    可是这片场办公区从来没进过一个闲人,锁门是不是有点过了?自己跟这工作二十多年都没锁过门,也从没丢过东西。

    罗大姐独自坐在办公室里生闷气,那杯热腾腾的参茶她只好自己享受了。

    罗大姐边喝参茶边琢磨,不对呀,这两天老周变得神神秘秘,怎么老黑也跟着变了,看惯了老黑每天躺在床上流着哈喇子挺尸,他一不在员工宿舍里,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