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老周盯着老照片上的桃心标记发呆,罗大姐昔日对自己的关爱更像是一摞子泛黄的照片,一帧帧地在眼前回放。无数的温暖和关爱透过照片瞬间折射出来,可是这一切,竟然被他视而不见,他是有多迟钝?悔恨和内疚像无数条小虫子在疯狂地噬咬着他的内心。

    老周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高举双手,仰天,发出狼一般的嗷叫。

    “为什么老天爷会这样对待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现实中的各种折磨打击和痛失一份真挚情感的伤痛罗织在一起,老周终于承受不住,他扑倒在罗大姐的尸体前,嚎啕大哭。

    “罗大姐,我真不是人,我是个畜生,我不敢求你原谅我,你起来啊,你打我!骂我吧!”

    可是此刻,罗大姐早已殒命多时,又如何能爬起来说一句原谅他的话呢?

    老周抓住罗大姐尚有余温的手用力摇晃,可惜罗大姐已经不能做出任何回应。

    “罗大姐,你起来,你动一下给我看看呀。”

    老黑走过来,蹲在尸体旁,替罗大姐合上双眼。

    “老周,别嚎丧了,罗大姐已经死了。你这个人呀,依我看,是命里没有享受家庭欢乐的福分,你爱的女人张爱红变成了疯子,而爱你的女人罗红菊被你在头上开了个洞。你跟她们都是有缘没份,所以你也别难过了。老周,看来你有毒啊,爱上你的女人不是疯了就是死了。”

    老黑的话说不上是劝慰还是惋惜,还是嫉妒,还是幸灾乐祸,也许兼而有之。处于麻木状态的老周竟然对他的话毫不在意。

    接下来,老周就跟疯了一样,抱着罗大姐哭了半天,之后又跪在尸体面前拼命磕头,脑袋把地面砸得咚咚响。

    老黑拍拍老周,“行了,别磕了吧,人都死了,再磕头,她也活不过来了。”

    老周痛苦地摇摇头,“不!你不要管我,是我对不起她,我一直都对不起她,我简直是太迟钝了。”

    “罗大姐还真是可怜呢,空有一场单相思,不但不得不到心上人的爱,还被自己的暗恋对象在脑门上开了一个洞,世界上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此。拿出珍藏多年的老照片告白居然被心上人认为是拿出武器准备攻击?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老黑冷着脸在一旁说起了风凉话,哈哈大笑。

    老周抱着染血的影集,越想越伤心,禁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罗大姐,你喜欢我,你就早说嘛,搞得咱俩像在打哑谜。”

    “不止是打哑谜这么简单吧,据我刚才听的那一耳朵,你可是把罗大姐当成是敌人看了,你认为罗大姐正在做某种伤害你的事情,比如说威胁你。”

    老黑说的没错,老周竟然无言以对。

    听见老黑说出威胁二字,老周的眼前无端端的又浮现出那张不可思议的纸条,眼前的一切表明,罗大姐很爱自己,可是那么爱自己的罗大姐何以要写这样一张纸条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呢?她难道看不出他早就成了惊弓之鸟,一碰就会崩溃的吗?

    “罗大姐还真是痴情呢,刑侦队的牛队今天特意带人来抓你,在这种情况下,她竟然不顾一切地跑到青影片场这种阴森可怖的地方来找你。她不但不嫌弃你这个逃犯,还拿出照片向你示爱。话说女人的心,还真是海底针,难猜啊。按说女人们一旦发现所爱之人是个逃犯,避之犹恐不及,她倒好,居然反其道而行之。结果就是收到现在这个下场,身上有污点的男人就是一只狼,而罗大姐不明白这个道理,反倒打算把自己扮成东郭先生去救助和爱护这只狼,被反咬一口,太正常了。”

    老周激动的情绪渐渐平复,听见老黑夹抢带棒地说个没完,不觉大为光火。要知道,平时在片场里,老黑见了老周都是点头哈腰的,哪敢这么神气?

    就算他刚才杀了罗大姐被老黑看见,老黑这样做也太嚣张了吧?

    老周当了多年的场长,装逼早就装习惯了,哪受得了这种待遇?

    老周厉声质问,“老黑,你说谁有污点呢?”

    “当然是你,老周你也勉强算个知识分子,我现在问你,杀人算不算污点啊?老周,你现在的身份是杀人犯,你已经不是青影片场的场长了,你明白吗?你已经今非昔比了,从场长大人一下子跌为阶下囚。所以说,老周啊,人这东西,就是此一时彼一时,事到如今,你也别在我面前摆场长的臭架子了。”

    老黑得意地说完,又是一阵刺耳大笑。

    老周强压怒火,咳咳两声,“老黑,有件事,我还没问你,罗大姐来到这里是为了找我,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别跟我说你是碰巧路过,我根本不信。”

    “我的确不是碰巧路过。”

    竟然就这样直接承认了,果然是不把他这个昔日场长放在眼里了。

    老周看着老黑得意洋洋的样子,更是恼火,这家伙果然是有阴谋的。不过,他表面上仍旧假装镇定。

    “我早就知道。”

    “老周,实话告诉你,我是跟踪罗大姐来到这里的。这几天,我发现不光是你变得神神秘秘的,就连罗大姐也变得怪怪的,就多留了个心眼,跟踪了她。结果,很幸运,被我看见了刚才的那一幕。看来警方的眼睛还是很毒的,一眼就看出你有问题,否则他们也不会今天特意来抓你。”

    老黑越说越刻薄,已经完全不顾及老周的感受了。

    “停!你给我打住!别扯那些没用的。我现在再问你,你为什么要跟踪罗大姐?”

    老黑哈哈大笑,“老周,你老年痴呆了吗?理由我刚说完,就是发现罗大姐最近变得很怪,所以才跟踪了她。”

    “你为什么发现她变得很怪?是不是因为你一直都在监视她?”

    “监视她?我才没那工夫呢,有那工夫,我这睡神不如好好睡一觉呢。实话告诉你,我只是这两天才开始注意她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