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专门跑到这里找我究竟是什么目的?你说!”

    确认周围没人之后,老周的胆子大了许多,再加上对罗大姐憋了一肚子的火,他立刻阴沉着脸,扯开喉咙怒吼。

    肉墩墩的罗大姐完全被吓傻了,吓得连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

    “我找你的事情不是在那张纸条里都写得清清楚楚了吗?”

    纸条!竟然又提到那张纸条!

    老周听见纸条二字就气得恨不能双眼喷火,他咬牙切齿地道,“罗红菊,我老周认识你这么多年,没做过任何亏待你的事,你竟然写出那么一张纸条放在我桌上,你什么意思你!”

    罗大姐见老周发怒,登时傻眼了,“老周,你误会了,我还有这个呢,你看了就会明白了。”

    罗大姐说完,立刻打开皮包,拿出一个米色的方便袋。

    那方便袋是超市专用的,里面装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

    老周一看,立刻惊了,这罗大姐不但坦言知道他所有的秘密,还写了张威胁他的纸条放在桌子上,现在又要拿出什么东西来?

    这方便袋里方方正正的玩意指定还是对他不利的东西吧?

    自己难不成还有什么把柄在她的手上吗?

    老周感到血液上涌,实在忍无可忍了。

    就在罗大姐打开皮包拿东西的时候,他弯腰捡起地上一块板砖,藏在背后。

    老周认为,罗大姐实在是欺人太甚,把他逼到绝路上来了。他现在只能是孤注一掷,杀她灭口了,谁叫知道的那么多呢?知道太多的人就不应该活在这世界上。既然她什么都知道,就让她去死,死人的嘴巴才是最严实的。她死了,他也就能安心了。

    老周此刻的心理变化,罗大姐上哪知道去?

    此刻罗大姐的一脸娇羞,在老周看来只是发骚****,刻意卖弄,目的是更好地威胁他。

    老周气得把牙齿咬得咯咯响,自己好歹也是个场长,竟然要被职位比自己低下的肥婆耍弄,心中的怒火更胜。再想想她之前亲口承认偷窥跟踪自己,就更是无法容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主意打定,老周握紧了板砖,准备伺机进攻。

    “你看看这个,就全明白了。”

    罗大姐说着,把手伸进方便袋,准备把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就在这时,老周忽然发一声喊,举起板砖照着罗大姐的额头砸了下去。不偏不倚,正中脑门。

    嘭地一声,受到重击的罗大姐额前开了个大窟窿,鲜血噗唧一下从窟窿里冒出来。

    罗大姐惊讶地看着老周,使出全身最后的力气说道,“为什么呀?老周。你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呀?”

    然后,罗大姐肉山一般的身体轰然倒地。

    在她咽气之前,眼睛还死死盯着那个方便袋。她努力朝老周使眼色,似乎是想让老周打开那个袋子,可是老周不敢。罗大姐喘了半天,终于一蹬腿,咽气了。

    鲜血扑簌簌地滴在方便袋上,把米色方便袋染成红色。

    当啷一声,板砖落地。

    老周看着罗大姐的尸体,心里说不上是解脱还是负疚,跟罗大姐共事多年,一直以为她是个豁达痛快的直心眼女人,没想到连她也开始给自己捅刀子、算计自己。

    这世界究竟是怎么了?怎么处处都是跟他作对的人?还是他已经疯了?根本看不懂这个世界?老周跪倒在罗大姐的尸体面前,放声大哭。

    此刻的老周极端的无助、绝望,再想起家里还有儿子扔的烂摊子,现在自己又杀了人,真心感到一点活路都没了。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掌声。

    老周万分惊骇之下,转脸一看,站在他身后的人竟然是老黑。他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老黑怎么会在这里呢?

    老黑缓缓走过来,哈哈大笑,“实在是太精彩了!我恰好路过此地,目击了你举起板砖袭击罗大姐的全过程。老周,想不到你平时看起来儒雅斯文,其实也不过是一个衣冠禽兽,举起板砖拍女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轰隆一下,咱们和蔼可亲的罗大姐就这么永久地离开人世了。可怜的罗大姐,我真心为你感到悲哀。”

    老周惊得急忙站起身来,结结巴巴地道,“老黑,你都看见什么了?我可以解释这一切,刚才罗大姐忽然疯了一般的想要袭击我,我逼不得已,只好出此下策。我这么做,完全是正当防卫。”

    老黑使劲忍住笑,“罗肉球要袭击你,我怎么没看出来呢?如果你说她袭击你,可是她是空手,你手里可攥着板砖呢,这你又怎么解释呢?难不成一个空手的人主动袭击一个拿板砖的人吗?除非傻子才会这么做。”

    老周不自觉地看了眼脚下的板砖,板砖上沾满了罗大姐的血。

    老周拼命辩解,“谁说她是空手,她刚才明明把手伸进袋子拿武器来着。”

    老黑冷笑,“是吗?哪个袋子?”

    “就那个,米色的方便袋。”

    老黑走过去,捡起方便袋,从袋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老周。

    “老周,这就是你说的武器吗?你自己好好看清楚。”

    老周拿着那样东西,双手颤抖,眼眶瞬间湿润了。

    那是一本影集,影集里满是青影片场员工的合影,不过每张照片都罗大姐和老周,其中有一些照片是老周和罗大姐的合影,只不过相片中的老周都是在工作状态,黑着脸,像谁该他多少钱似的,相反罗大姐都是笑盈盈的。这些照片大多已经泛黄,有些还是罗大姐和老周刚进青影片场时的黑白照片。年轻时代的罗大姐和老周还真能算得上的是俊男靓女呢。

    相片中的老周和罗大姐全都被人特意用桃色水笔做了桃心的标记。

    这桃心标记,连傻子也能看出是爱情的标记。

    难不成这罗大姐一直在暗恋自己吗?

    如果不是暗恋,又怎么会把这么些老照片留到现在?

    老周幡然醒悟,可是不对啊,那张纸条又是咋回事?

    如果她真心爱自己,就不会写出那么一张纸条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