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刚翻过墙去,就听见叭叭两声。

    心里立刻吃了一惊,这应该是枪声吧?

    老周竖起耳朵一听,枪声传来的方向正是银宝大厦。

    他猛然想起,儿子手里不就有把枪吗?

    这枪声,该不会是儿子出事了吧?

    老周担心儿子,加快脚步,朝着银宝大厦跑去。

    老周跑到熟悉的秘密通道入口,发现原本堵在洞口的枯枝被人挪到了一边。

    此刻洞口就这么大鸣大放地敞开着,这是从来都没有的事呀。

    洞口的空气还夹杂着淡淡的硝烟味道。

    看来是真的出事了,正待跑进去,却看见洞内一个黑影闪出,紧接着,就看见一个白色长长方方的东西在眼前一晃,脑门上早就被人挨了一闷棍,不觉哎呀一声,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等老周挣扎着爬起来,哪里还有那黑影?站起身来,手搭凉棚一看,才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腋下夹着一块石膏在前面不远处狂奔。

    老周本来就年近六十,再被个叫花子用石膏抡一闷棍,哪里撑得住,不过直觉告诉他,叫花子在地下室里准没干好事。

    “臭要饭的,你别跑!”

    老周大吼一声,强撑着追出去,可是没跑几步,就头晕得受不了,瘫坐在地上。

    眼见着叫花子越跑越远,一拐弯,消失不见了。

    正在这时,周晓光拎着棒球棍从洞里跑出来,一眼看见父亲捂着脑门坐在地上,立刻心疼地跑过去。

    “爸爸,你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啊?”

    周晓光把老周扶起来。

    老周叹气道,“还不是那个臭要饭的,用石膏抡了我一下。”

    周晓光气得直跺脚,“又是那个臭要饭的,刚才钻进地下室,跟我磨叽半天,我本该杀了他的,没想到又被他跑了。爸爸,他往哪里跑了,我去追他。”

    “往那边去了,快追!别让他跑了。”

    老周手指前方大喊。

    周晓光往前跑去,可是跑过拐弯处一看,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呢?

    四下里静的骇人,唯有蚊蝇嗡嗡哼哼地围着他,叫个人心烦。

    周晓光叹了口气,往回走了。

    看见儿子回来,老周着急地问,“怎么样?他人呢?”

    周晓光摇头,“跑了。找不着了。”

    老周摆摆手,“算了,别跟那个叫花子掷气了,随他去吧。”

    “可是爸爸,他刚才钻进地下室,发现谢宝儿的尸体,这事可怎么办啊?”

    老周吃了一惊,“啊?被他看见尸体了?”

    “是呀,我听见声音,走过去一看,发现那臭要饭打开箱子正在看尸体呢。”

    老周训道,“儿子呀,不是我说你,那尸体早就叫你埋了的,你偏偏不听,非得把她摆在囚室里每天看着,你说一具臭哄哄的尸体有啥好看的?这下好了吧,整出麻烦来了。你就是太不听话了。你要是早听爸爸的话,埋了那具尸体,还能出今天这个事吗?”

    周晓光傻眼了,低声道,“爸爸,那现在怎么办?我还跟他说那谢宝儿是我杀死的呢。”

    老周听了想死的心都有,“晓光啊,你这孩子是阎王爷派来找我讨债的吗?你看看你整的这些事吧。你不但被他看见尸体,还跟他说人是你杀的,你这是哪根筋搭错了?你怎么能把实话告诉他呢?我这是上辈子做错了什么,生了你这个坑爹的玩意。”

    老周说着,俩眼一黑,差点背过气去。

    周晓光赶紧扶住老周,“爸爸,我错了。”

    “事到如今,认识到错已经太晚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啊?”

    “凉拌,这次,你老爸我也没办法了。刚帮你擦完白晓柔的屁股,你又整出个谢宝儿来。”

    “可是爸爸,您不能不管我啊。”

    “晓光啊,不是我说你,你好好地找个工作去做多好啊,偏偏闲待着整出这些破事来,你说说你办的这些事,哪一件不是掉脑袋的事?”

    “我不是不想去工作,我想做特警,人家不收我。”

    “不收你就不能干别的了?”

    “别的工作我不喜欢。”

    “还是因为我太宠着你了,你才会变成今天这样。我之所以宠你,也是因为你没妈疼。”

    父子俩一阵沉默。

    老周自责道,“我老了,要是我再年轻几岁,那要饭的准保跑不了。”

    “爸爸,不怪您,那要饭的太可恶,三番两次来捣乱,这次他竟然钻进地下室了,真令人无法忍受。我总觉得他跟一般要饭的不一样。”

    “可是咱们抓不住他呀。”

    “都怪我笨,我刚才有大把的机会可以一枪打爆他的头,我却偏偏受他蛊惑,跟他一起东拉西扯,然后那只可恶的肥猫又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了。就在我追猫的工夫,被他跑出来了。”

    此处,周晓光自然把追猫之后的部分细节给略过了。

    “儿子呀,你没事追那只猫干嘛,还不一枪把他给崩了以绝后患?这让他跑了,不是隐患无穷吗?这里地形这么乱,他要是藏起来,根本没法找,要是给他出去就更麻烦了,他出去后说不定会把警察直接带到这里来的。”

    周晓光自知理亏,只得搔搔头,站在原地。

    “那要饭的发现咱们的藏身处了,现在连这里也不安全了。”

    老周叹气,“看来咱们的好日子真的到头了,警察的DNA比对结果应该是今天出来,所以我在办公室也待不下去了。警察应该说话就到了。不管怎样,眼下咱俩只能先躲在这里了。”

    “可是现在,那臭要饭的会不会出去报警呢?”

    老周摇头,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周晓光只好扶着父亲,走进洞里。

    当然,周晓光没忘记在洞口堵上枯枝。

    幽暗的通道入口处,小护士和曾雨晴的身影立刻显现出来。

    小护士笑道,“雨晴姐姐,瞅这对作恶多端的父子俩也有惶惶不可终日的一天呢。”

    曾雨晴冷笑,“这就叫做善恶终有报,这对畜生应该让他们立刻下地狱。”

    小护士道,“嗯,这对父子完蛋,姐姐的大仇也可以报了。”

    两只女鬼说完,开心地抱在一起,哈哈大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