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军这一通狂吐,吐完了胃里的东西之后又开始干呕。眼前的这个变态不但恋尸,还囚禁了一个女人,这些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还吃了谢宝儿的脑和内脏,生吃了她的两只眼睛。对于这样的变态,用吐已经完全不能表达对他的感觉了。

    “现在我是不是已经解答完你所有的问题了?”

    大块头咧着嘴笑道。

    “是的。”

    已经吐晕了的梁军胡乱地回答。

    “哦?那你是不是该履行你的诺言了呢?”

    那把枪咔咔两声,再次对准了梁军的后脑勺,吓得梁军彻底清醒了。

    “什么诺言?”

    “臭要饭的,你还真是健忘呢,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我解答完你所有的问题,就可以杀你了。”

    “嗯?我有答应吗?”

    梁军完全傻眼了。刚才自己努力跟他扯了半天的闲篇,还是没能让他忘记杀人这件事。

    “这似乎已经由不得你答应了,你的要求我已经做到,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现在你该去死了。”

    冷冰冰的枪口再次杵在他的后脑勺上。

    “等等,我还有问题要问。”

    “什么问题?听着,你最好一次性问完,我可没这么好的耐性。”

    “谢宝儿是怎么死的?”

    “是被我掐死的。”

    “你为什么要掐死她?”

    “因为我想****她,结果她疯狂反抗,一气之下,我就把她掐死了。一切就这么简单。她死之后,我才发现她是如此的完美,就像是造物主刻意雕琢出来的那么美,于是就萌生了把她的尸体做防腐处理的想法。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现在,只要每天能看着她静静地躺在箱子里的模样,我就觉得世界真美好,整个人都快乐起来了。”

    尽管答案早就可以猜到,可是听大块头亲口说出来,梁军还是感到无比的震惊。

    看见梁军再次沉默不语,大块头冷笑道,“这下你是不是就没有问题了呢?”

    “等等,先不要开枪。我还有问题要问。”

    “不行,你已经问了太多的问题。从现在开始,不许再问问题了。”

    “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个问题。”

    “快说!你真啰嗦。这次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赶紧问完,我好送你上黄泉路,你知道吗?一直以来,我还有个想法。就是再弄一具男尸做防腐处理,不想,老天爷就把你给送来了。你虽然是个又脏又臭的家伙,不过我看得出,你骨骼匀称,高矮适中,身上的肌肉多于脂肪,很适合做防腐保存。你知道的,人一旦学会了某种本事,放着不用会很难受的。比如说我学会保存尸体就是这样,我刚开始处理谢宝儿尸体的时候,简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到最后不也做得非常完美吗?你难道对我的手艺没有信心吗?”

    梁军听得头皮发麻,不是吧,竟然想把我做成谢宝儿那样的不腐尸身?难怪这个变态看着我的眼神跟看一块红烧肉似的。

    此刻,大块头的眼中满是浓浓的杀意,一丝残忍的笑容挂在他的嘴边。

    梁军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挖空心思,竟然再也想不出一个问题。

    大块头等了半天,终于不耐烦了。于是他咳咳两声,“那么现在,就请你跟你可爱短暂的人生说再见吧。”

    梁军喊道,“等等!我想出来了。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那个被你锁起来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何香。”

    梁军听见这个名字却如同五雷轰顶,原来失踪的何香并没有死而是被他囚禁起来了。

    大块头立刻捕捉到他脸上的表情变化。

    “怎么?你认识何香吗?”

    “不认识。”

    梁军自知失态,忙不迭地朝后退去。

    “不认识?为什么会对她的名字这么敏感?”

    “没有啊,大哥。”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此时,大块头再迟钝也明白眼前的这个家伙绝不是个叫花子,一个叫花子怎么会对一个三流女演员的名字这么敏感?

    再联系到这家伙之前抢走翠翠、在接待室跟自己打斗,他就更加觉得不对味了。

    “我真的只是个臭要饭的。”

    “哈哈,你是什么都不重要了,等一下,你就不用苦恼自己卑微的身份了。人活着的时候,有高低贵贱之分,死了之后,所有人都公平了,无论是帝王还是乞丐,在阎罗面前都是一视同仁。所以死对于你这个微不足道的家伙来说,应该是件好事。”

    这时,走廊的那边忽然传来猫叫声。

    喵呜喵呜

    紧接着,一个肉呼呼毛绒绒的小身影从铁栅栏边上跑过去了。

    “小耳暖,你别跑!”

    大块头噌地窜过去,朝着小猫跑走的方向追出去。

    梁军见状,心说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这大块头到底跟小猫有多深的过节,一看见猫连他这个大活人都不管了。

    于是他立刻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站起身,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走廊里传来大块头愤怒的呼声。

    “又是你这个可恶的小畜生,等我抓住你,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谁知,才跑了没两步,就感到身后腾起一阵冷风,不及回头,就听见咔咔两声,那乌洞洞的枪口再次杵在他后脑勺上。

    “臭要饭的,你跑不了了。”

    梁军知他马上就要开枪,急忙解下左臂的石膏攥在手里,抡圆了照准大块头的裤裆,自下往上,死命一抡。

    这一抡,正好结结实实,打在大块头的命根子上。

    大块头立刻手捂命根子,疼得直叫唤。

    梁军瞅准这个机会,撒丫子往外狂奔。

    大块头原本就是个亡命徒,哪吃得了这个亏?

    见梁军逃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只见他左手捂住裤裆,右手举枪射击。

    就听见叭叭两声,全都没打中。

    这大块头从小练的是武术拳脚功夫,对于枪,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只是小时候玩过呲水枪,这次开枪,还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开枪,没打中,太正常了。

    再看那梁军,听见枪响,跑得更快了,一眨眼,消失不见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