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要饭的,你可真是个没用的家伙,这样就被吓住了吗?”

    大块头走过去,一伸手揭开女尸的头盖骨。

    这动作几乎把梁军吓尿。

    所幸,女尸的大脑早就被掏空了。

    大块头从空空的脑壳中取出的并非脑髓而是一个小布包。

    “你猜这个小布包里装的是什么?”

    大块头把小布包举到梁军眼前,哈哈大笑。

    梁军摇头,“不知道。”

    大块头得意地笑笑,“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这个小布包里装的是稻草。”

    梁军大吃一惊,“为什么要掏空她的脑袋装上稻草?”

    “因为我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个草包,她不配拥有大脑,稻草才她脑袋里应该有的东西。”

    对于这种可笑的观点,梁军当然不敢反驳,只能苦笑着点头。

    “现在,我请你看看这具女尸的内脏。”

    大块头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本正经的,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梁军吓得毛骨悚然,不觉哀求道,“大哥,拜托你,别玩了,我生来就怕看这些血淋淋的东西。”

    “你不要害怕嘛。”

    大块头发出一阵瘆人的大笑,走上前,一把扯开女尸的衣服。

    女尸的肚皮上有一个Y字形的切口。

    “不!不要了!”梁军是真的吓懵了。

    嘶啦一声,大块头扯开她肚皮上的切口。

    “内脏全都在这里了。”

    梁军再也承受不住,捂着眼睛,尖叫起来。

    “臭要饭的,你的胆子太小了。”

    大块头大笑着,从女尸的肚子里掏出一个个小布包,放在箱子盖上。

    他随手抓起一个小布包举到梁军眼前。

    “猜猜这个小布包里装的是什么?”

    “稻草吗?”

    “不!”

    “那这里面装的又是什么?”

    “这里面装的是香料。不信的话,你可以闻闻。”

    不由梁军愿意与否,大块头已经把那个小布包举到他的鼻子下面。

    梁军皱着眉头闻了闻,果然闻到一股松木香味。

    “怎么样?味道是不是很香?我没骗你吧。”

    梁军点头。

    “你刚才问我,谢宝儿的尸体为什么没有腐烂,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了,其实保存尸体是一门手艺,是技术活。”

    大块头神情严肃地看着梁军,梁军只好点点头。

    “一具尸体的腐烂往往是从尸体的内容物开始的,那么什么是尸体的内容物呢?就是尸体的眼睛、大脑和内脏。血液也算上。也许你觉得把一具尸体挖去眼睛、掏出脑髓和内脏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可是,为了防止尸体腐烂必须得这么做。”

    “那就是说,挖去内容物就可以防腐了吗?”

    大块头摇头,“不,远远不止这么简单。要想给一具尸体保鲜,必须在人刚刚咽气的时候把血放干净,放完血之后,再用福尔马林溶液反复冲洗尸体的血管。然后挖掉死者的眼睛,取出脑髓和内脏。在死者空空的脑壳和腹腔里放入装着泡碱粉的布包。泡碱粉你懂得吧?”

    梁军摇摇头。

    “就是干燥剂,水分是尸体防腐的大敌,要想防止尸体腐烂,必须把水分全都吸干。干燥剂放的时间最好长一些,以确保水分被彻底吸干。做完这一切之后,再在尸体的表面涂上厚厚的油膏和松香溶液。这样处理过的尸体,就能长久保鲜,不容易腐烂了。”

    没想到,大块头说起尸体保存的方法,竟然如此专业。

    “没想到,尸体保存也有这么大的学问呢。”

    “当然了,我就是用这种方法保存谢宝儿的尸体,你看效果还不错吧。”

    “很不错,刚才一打开箱子,我以为她还活着呢。”

    梁军只好继续拍马屁,其实心里早就恶心到了极点。

    “其实,我每天都会来这里找她谈心。”

    梁军大吃一惊,“跟她谈心?”

    梁军心说了,雾草,我没听错吧?

    大块头厉声道,“是的,就是跟她,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那个,我只是好奇,她已经死了,你跟她有什么好谈的呢?”

    “能谈的多了,我跟她谈我的人生,谈我曾经的理想。”

    “你曾经的理想?”

    梁军其实想说的是,这货也会有理想吗?

    “是的。”

    “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曾经梦想做一名特警。”

    “哦,那不错啊,为什么不去报名试试呢?”

    “报名了,可是文化课不及格,被淘汰了。”

    大块头说着,神情居然有几分落寞。

    不是吧,这家伙当不成警察就去当罪犯,是不是也太极端了呢?既然有一身好本事,当不了警察,做个安保人员也错啊,何苦要去犯罪呢?

    可是这种真话,梁军哪里敢说出来呢?

    梁军现在要做的是,继续跟他扯闲篇,绝不能冷场。于是他就着之前的话题继续跟他瞎聊。

    “你跟她谈话,她会有回应吗?”

    “我不需要任何回应,我只是需要她倾听,她只要做个聆听者就好。事实证明,女人这种生物,只有死去才能彻底安静下来,否则就会像另一个女人那样,每天歇斯底里地喊叫,吵得我头疼。”

    这话听得梁军心里咯噔一下,心说我刚才怎么没看见那个女人呢?

    “另一个女人?这里还有一个女人吗?”

    “是的,她太吵了,而且不懂得服从,所以我只好把她给锁起来了。”

    “哦,锁起来?那么说来,那个女人还活着吗?”

    大块头点点头,“是的,她还活着。她犟得像头牛,有时候,我真想一把掐死她算了,可是又担心她死了之后,没人陪我玩了。”

    听了这话,梁军放下心来,至少她还活着。

    “对了,那些内容物你都丢哪里了?”

    大块头面无表情地道,“吃了。”

    “吃了?”

    梁军忽然感觉脊背发凉。

    “全都吃了。眼睛是生吃的,据说这样可以明目。内脏是炒辣椒吃的,脑是放在锅里煎的。味道好极了。”

    尼玛,大块头说这话的时候,就像在谈论什么美味大餐一般。

    梁军忽然感觉胃里一股酸水上涌,哇地一声,呕了出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