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军傻眼了,已经死了一年多的人,尸体怎么能保存的这么好。

    正常情况下,死去那么久的尸体,早就该腐烂了。

    就在梁军站在棺材边上发呆的时候,就见一个黑影嗖地一下窜进囚室。

    梁军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觉得脑后生风,听见咔咔两声。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听见这声音,他立刻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汗毛根根直立,整个人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果然,接下来,一个冷冰冰硬邦邦的东西杵在他的后脑勺上。

    这下,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有人正拿着枪指着他的脑袋。

    “又是你!臭要饭的,你究竟有完没完啊?看来你还真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呢,刚被我打断胳膊,结果一打上石膏就立刻又回来了。既然你嫌命长,不如我送你一程。”

    大块头那又冷又硬、有着金属质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完全是个误会,我想我可以解释。”

    梁军故作轻松地笑笑。

    “解释?”

    大块头哈哈大笑,“既然是你自己不长眼闯了进来,那我就只好杀了你了。”说着就要扣动扳机。

    梁军大喊一声,“慢着!”

    “怎么?”

    “在我死之前,可不可以请你解答我的几个小问题?”

    此举当然是缓兵之计,梁军现在想的是尽量拖延时间,以寻找反攻的机会。如果就这么被嫌犯一枪崩了,死的也太冤了。根据他以往的经验,继续周旋下去,也不是没有机会,说不准就能化险为夷呢。

    大块头此时并未放松警惕,不过他还是点点头,“哼,说吧。看在你即将要死去的份上,我愿意解答你心中所有的疑惑。”

    看来他还是上钩了,成功转移了大块头的注意力,梁军心中不禁稍稍放松了点。

    梁军咳咳两声,“谢宝儿已经死了一年多,为什么她尸体保存得这么好?一点都没腐烂?我刚才一打开箱子,立刻就被她的美貌震惊了,她看上去仍旧像活着时那样楚楚动人,我还以为她只是睡着了呢,正想伸手摸她的时候,你就进来了。”

    为了拖延时间,梁军只好夸大其词,说的好像真的以为箱子里是个熟睡的美人而不是一具发臭的尸体。事实上,他一打开箱子,就看出那女人已经死了,尽管保存完好,死了很久的尸体和活人还是有区别的,再不济,浓郁的尸臭味也不会让他误以为箱子里躺着的是活人。

    这些话,在大块头听来无异于褒奖。

    大块头得意地哈哈大笑。

    “谢宝儿的尸体之所以能保存得这么好,完全是因为我对尸体做了特殊的处理。”

    “什么特殊处理?说来听听。”

    “你现在翻开她的眼皮看看。”

    “翻开眼皮吗?”

    擦!梁军真心想把大块头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一遍,就算这女尸再漂亮,摸着她也是鸡皮疙瘩乱掉的感觉,现在大块头竟然喊他翻开她的眼皮?

    大块头不耐烦地吼道,“是的,现在就翻,快点!”

    尽管这个要求十分怪异,可是被枪指着脑袋的梁军也不得不照做,他走过去,翻开女尸的眼皮,这一看,登时吓得双脚发软。

    女尸的眼皮下面是空的,空洞的眼窝仅用几根牙签支撑着。

    与此同时,从眼窝里窜出的浓郁腐臭味熏得他直打喷嚏。

    “现在,你再解开她的衣服看看她的肚皮。”

    有了刚才翻眼皮的经历,梁军不由地头皮发麻。

    大块头看出他的犹豫,抬脚在他的后腰上猛踹一下。

    梁军一个没站稳,摔得趴在女尸身上,正好跟女尸脸对脸,不由哇地一下,弯腰吐了出来。

    “你根本就不是叫花子,我说的对吧?”

    大块头上前一步,依旧用枪指着他的头。

    梁军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被他识破了吗?可是眼下他必须咬死了不松口,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是个警察,他一准会立刻扣动扳机。

    “我就是叫花子,一直到处流浪,想找个安静能住的地方,不知怎的,就走到这个地下室里来了。都是我自己不长眼,误闯了大哥你的宅邸。”

    “别几把扯淡了!你这次是误闯了我的宅邸,那么之前,你从我手里抢走翠翠是怎么回事?”

    “我一个人寂寞久了,也想找个女人解解闷,你懂的。”

    “草你妹的,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抢?你他娘的长了几个脑袋?”

    “大哥,我错了,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哈哈!如果说你抢翠翠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那你又怎么解释在一楼接待室袭击我的事情呢?”

    “大哥呀,小弟就是糊涂不开眼,求大哥网开一面啊。”

    梁军只好装可怜,继续演戏。

    “你他娘的别想糊弄老子,枪在我手里,我随时可以崩了你。”

    “大哥,小弟是有眼不识泰山,大哥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你他娘的,抢走翠翠,坏了我的好事,你自己不也没爽成吗?翠翠照样被警察找到了,你真是个贱人。”

    “是,大哥教诲的是。”

    梁军知道,目前只有装傻,千万不能让他识破自己的身份。看来他没把自己当警察,只把自己当成一个碍事的家伙而已。

    “你不是想知道她的尸体为什么不腐烂吗?那么现在,继续,解开她的衣服看看她的肚皮。”

    大块头在梁军的后腰上再踹一脚。

    梁军只好再次走到箱子跟前,硬着头皮去解女尸的衣服。结果他的手不小心碰到女尸的长发,噗地一声,女尸的长发竟然被他整个扯下来。

    其实哪里是什么长发呀,女尸的头皮已经被完整地剥下来,被梁军扯下来的是一个头皮连着头发的头套而已。

    被扯去头套的女尸,露出白森森的头盖骨,头盖骨上还有一圈被电钻钻开的痕迹。

    梁军看看抓在手里的头套,再看看女尸白森森的头盖骨,禁不住啊地一声惨叫。

    这具女尸究竟遭受了什么?

    眼睛被挖掉,头盖骨被钻开?

    这个可怖的嫌犯真的是个变态啊。

    大块头看见梁军吓得瑟瑟发抖,禁不住再次哈哈大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