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在那边!”

    梁军循着猫叫的声音悄悄摸过去,他踮着脚尖,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因为这里是大块头的地盘,惊动了他可就麻烦了。

    此刻闪现在梁军眼前的是那根打断自己手臂的结实的棒球棍和乌亮乌亮的手枪枪把。

    一想起这两样东西,冷汗立刻扑簌簌而下。

    梁军边走边寻找那只小肥猫的身影。

    可是刚才明明看见那只小肥猫跑过去的,怎么又不见踪影了呢?

    为什么要追那只猫,梁军自己也说不清,也许是因为那只猫身上穿着警服,而且之前他救治翠翠的时候,就是那只猫找到了他。那只猫穿着警服,又跟叶天在一起,它是特案组的新成员吗?

    这只小猫在这里,那么叶天现在人在哪里?他会不会也在这里呢?

    大块头腰里别的配枪是不是叶天的呢?

    如果说大块头腰里的枪就是叶天的,那么叶天现在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呢?

    一连串的疑问浮现在他的脑际,使得他心急如焚。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必须马上找到叶天。

    没来由的,他就觉得那把枪应该就是叶天的。

    叶天属于智能型警察,头脑灵活,逻辑思维能力超强,可是在拳脚方面跟自己相比还是有差距的,既然那个嫌犯自己都很难搞定,凭着叶天格斗技术,就更悬了。

    也许那只小猫知道叶天在哪里。

    这样想着,梁军就更急于找到那只小猫了。

    可是几声猫叫之后,整个地下室再次归于寂静。

    这是死一般的寂静,梁军只能听见自己啵通啵通的心跳声和粗重的呼吸声。

    根据那条秘密通道一直向下延伸的特点,他感觉自己现在应该是身处一个地下室里,至于这里究竟是地下一层还是地下二层,就不得而知了。

    尽管这里是个地下室,可是人走在里面,能够感受到扑面的凉风,看来这里透风条件还好。可是就算是通风不错,仍旧有刺鼻的臭气不断地冒出来。

    走廊里的光线很暗,只在貌似囚室的房间里亮着昏暗不明的小灯。把整个地下室照得更加阴森骇人。

    这个大块头不是穷的买不起灯泡故意不点灯的吧?还是他就喜欢生活在黑暗当中呢?

    不过,走廊两边空荡荡的囚室告诉他,这大块头很可能是个变态。

    一阵风吹来,风里似乎裹挟着什么人说话的声音,可是声音轻的像是蚊子哼哼,似乎风一吹,说话声即刻就能消散一般。

    这是什么人在说话?会是大块头的声音吗?

    他顿时紧张得汗毛直立,竖起耳朵再仔细倾听,声音又没了。

    这时,猫叫声再次响起。

    喵呜喵呜

    “还在前面!”

    他感到心头一震,加快了脚步。

    走廊里依旧静的可怕。

    他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走,

    不知怎的,他不经意地一扭脸,不觉怔住。

    他的目光立刻被前面一间囚室吸引住了。

    这间囚室跟其他囚室一样,都是装着铁栅栏的,从外观上,没什么不同。

    不同的是,囚室里多了样东西。

    那东西看上去像个木头箱子,大约两米长,六十公分宽。

    然而做成箱子的木板,材质并不高级,箱子的做工非常粗燥。就像是拆掉旧桌子的桌面,临时把它们钉在一起似的。

    其他的囚室都空着,为什么这间囚室了会放着一个木头箱子呢?

    这个箱子里会装着什么东西吗?

    梁军不觉停下了脚步。

    隔着铁栅栏,梁军看着这个箱子忽然觉得很不安,因为箱子的大小和形状很容易令人想到一种东西。

    是的,你没猜错,就是棺材。

    如果这个看上去像是被人慌慌张张拼凑出来的箱子是个棺材的话,那么这个棺材里会放着尸体吗?

    带着这个疑问,梁军走进了囚室。

    作为一名老警察,尸体梁军见的多了,可是身处这样一个阴森可怖的地下室里,面对一个长的像棺材的箱子,还是不免有点紧张。

    箱子上没有锁,也没有钉着钉子,应该可以毫不费力地打开。

    犹豫片刻之后,他伸出颤抖的手,掀开箱子盖。

    噗吱呀吱呀

    箱子盖被掀开了,由于盖子被生锈粗糙的合页铆在箱子上才没掉在地上,而是挂在箱子边上直晃悠,发出难听的噪音。

    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尸臭立刻冒了出来。

    箱子里是一具女尸,女尸身上还穿着色彩鲜艳的演出服。

    由于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尸体被空气氧化,肤色已经变得晦暗无光泽,所幸她还没有肿胀变形,依旧保持着尖尖瘦瘦的巴掌脸和玲珑纤瘦的身材。

    梁军注意到,女尸的眉心有一颗美人痣。

    尽管此刻女尸闭着双眼,他还是一眼就认出这女人是谁了。

    这个女人正是失踪的谢宝儿。

    他凭什么就这么认定呢?

    因为谢宝儿的眉心就有一颗美人痣,跟这具女尸一模一样。而且谢宝儿也是小尖脸儿,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个子美人。

    当初谢宝儿失踪的时候,他和牛队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在寻找。她的照片,他看过无数次,她的样貌早就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了。

    女尸虽然衣着完整,不知为何,却光着脚。那双小脚虽然堪称形状完美,可惜现在已经变成了紫黑色,让人看上去毫无把玩的兴致,徒增恶心感。

    嗯?女尸的脚上好像挂着什么东西。

    梁军走过去,仔细一看,发现女尸光着的脚上挂着一个小标牌。

    出于好奇,他摘下标牌看了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标牌上写着,谢宝儿,死于2016年3月5日。

    2016年3月5日?

    这个日期不是谢宝儿失踪的日子吗?

    难道说她在失踪的当天就已经遇害了吗?

    等等现在有一个问题,如果说谢宝儿在失踪的当天就已经遇害了,那么她不是已经死去一年多了吗?

    死去一年多的尸体,又怎么可能是现在的样子呢?

    梁军看着女尸,不由地一阵紧张。

    躺在箱子里的谢宝儿,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他大着胆子,伸手按了按她的脸,居然还有弹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