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光掀起垃圾桶的盖子一看,垃圾桶里只有一团旧棉絮,味道臭烘烘的刺鼻,不由地一阵恶心,呸了一口,把盖子放下了。

    “这破玩意,也不知放多久了,扔在这里都呕烂了。”

    周晓光随即又皱眉道,“我刚才明明感觉这垃圾桶里有双眼睛在看着我呀?怎么一打开盖子,里面只有一团臭气熏天的旧棉絮呢?真他娘的活见鬼了。这栋鬼楼果然邪门。”

    说完,又往地上啐了口唾沫,走到门口,一拉开门,走了出去。

    听见大块头出去,梁军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了地,他不明白的是,既然大块头已经打开垃圾桶,为什么却没看见他这个大活人呢?他眼瞎了吗?

    不过现在也不是琢磨这事的时候,既然大块头已经出动,还是赶紧跟着他,看他往哪里走,说不准还能找到他的老窝呢。

    抱定这个想法,梁军腾地一下跳出垃圾桶,拉开门,轻手轻脚地追了出去。

    等梁军走远了,小护士和曾雨晴才在楼梯上现出身形。

    小护士笑道,“雨晴姐姐,你刚才好一招鬼蒙眼呀,连那个坏人都给骗过了呢,那坏人愣是把一个大活人看成是一团旧棉絮,这招高呀,实在是高。”

    曾雨晴冷笑,“这个畜生作恶多端,今番他的气数已尽,我估计他的好日子到头了。”

    “唉吆,就凭这胳膊上打着石膏的叫花子能对付得了他吗?你没看见他腰里还别着警察的枪吗?”

    “不管,我有预感,这次他真的完蛋了,还有他那个混蛋父亲,全都完蛋了。”

    曾雨晴说着,开心地大笑起来。随即,她的身影再度在楼梯上消失。

    “可是,那个叫花子没那么厉害吧?叫花子的胳膊不就是被坏人打断的吗?那个警察还锁在地下室里,谁能救得了他们呢?算了,不想了,头疼。”

    小护士说着,身影也在楼梯上消失了。

    周晓光大踏步走出门外,现在的他也是心事重重,耳边不断响起父亲的声音。

    “儿子,咱们至多只有七个小时的时间了。”

    那么七个小时之后,会怎么样呢?

    警察通过DNA会查出周旭光是自己的父亲。

    自己的身份就被警方锁定了。

    警察接下来会怎么做?

    会把青影片场整个戒严吗?

    然后再把银宝大厦翻个底朝天吗?

    一定会是这样,到那时候,什么特警,刑侦队,估计会全体动员,布下天罗地网,专门为了抓他归案。

    一想到这里,他不禁浑身颤抖。

    以前逍遥快活的日子就要到头了吗?

    眼前再次浮现出父亲苍老瘦削的背影。

    “都是我害了父亲呀,原本父亲可以安心退休,闲居养老,可是现在,为了自己,他不得不跟自己一起东躲西藏。今后不得不跟父亲过着逃犯生活了吗?我是一个多么糟糕的儿子呀。”

    悔恨的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他咬牙擦去脸上的泪水。

    他已经记不清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开始的了,自从他囚禁了何香之后,性情就开始大变,残虐别人的快乐让他获得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快感。于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可是他现在该怎么办?是不是该出去多买些粮食,屯在家里呢?只要一直躲在地下室里就会安然无恙的吧?

    周晓光心乱如麻,只顾着往前走,哪里注意到自己身后还跟着一个尾巴。

    梁军悄悄跟着周晓光,发现他走到一处灌木丛生的地方忽然停住脚步,心里立刻咯噔一下,这里一定就是他的藏身处了吧?

    果不其然,周晓光警惕地四处张望,看看周围没人,才扒开一堆枯枝。

    枯枝下面果然露出一个黑黢黢的洞口。

    一看见那洞口,梁军兴奋地几乎要喊出声来,想自己耗时一年多,终于逮到狐狸的尾巴了。

    “原来他就藏在这里。”

    梁军想起自己每次路过这堆枯枝,都会忍不住看一样,可是从来没想过要把枯枝挪开,如果早挪开,那么早就知道这个嫌犯的巢穴了。

    嫌犯往往就藏在你眼皮底下最意想不到的地方,这话一点不假啊。

    看着大块头钻进洞口,又用枯枝把洞口堵死。

    梁军躲在灌木丛里,一直听到洞口什么声音都没了,才从藏身处走出来。

    梁军弯腰从地上捡了一根小臂粗细的树枝,拿在手里试了试,还算趁手。

    他看看四下无人,然后学着大块头的样子,挪开枯枝,钻进洞里。

    通道里的潮湿闷热,还有一股子难闻的臭气。

    梁军只好屏住呼吸往前走,忽然,他听见一阵猫叫声。

    喵呜喵呜

    他跑过去一看,是一只肉呼呼的小猫正在逗一只老鼠。

    那老鼠长的肥胖硕大,估计是因为太胖而导致行动不便才被小猫抓住的。

    此时那只肥老鼠早被小猫折腾得奄奄一息。

    梁军仔细一瞅那只小猫,立刻觉得它很眼熟。

    小猫身上穿着警服。

    之前自己把翠翠抱到破屋中救治的时候,不就是这只小猫闯进来,对着自己咆哮吗?随后叶天就赶到了,

    而且这猫还穿着警服,难不成它是特案组的猫吗?

    特案组有猫吗?离开警局一年多的梁军显然对此一无所知。

    不管怎么样,这猫不喜欢自己倒是真的。

    小猫正在玩老鼠,一看见他,立刻冲着他不友好地嗷呜一下,然后张大嘴巴,对着老鼠的小细脖子就是一口。

    吱吱吱

    肥老鼠发出生命中最后的惨叫和呻吟,然后倒地不动了。

    小猫开心地喵呜一声,衔着死老鼠跑了。

    “小肥猫,站住。”

    梁军喊了一声,追了上去。

    小猫哪里会听他的,跑得更快了。

    梁军跟着小猫,来到前方的通道入口,走到入口,看见面前是两条走廊,走廊的两侧全是装着铁栅栏的小隔间,看上去就像是一间间囚室。

    走廊很长,走廊两边到底有多少间囚室,凭肉眼很难判断。反正把头的几间囚室全是空的。

    “这又是什么地方?这些空囚室是做什么用的呢?”

    梁军狐疑地打量着那些囚室。

    正在犹豫该往哪边走的时候,听见一侧通道传来喵呜喵呜的猫叫声,立刻拔脚跟了过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