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以来的饥饿和疲倦,以及高度绷紧的神经,使得梁军非常疲惫。

    梁军钻进垃圾桶之后,加上刚吃了一顿饱饭,不觉眼皮沉重,困意袭来。

    躲在垃圾桶的里的梁军竟然睡着了。

    “好好玩,又来了一个。我来了!打针喽!勇敢的汉子,就让我带你走上幸福的安乐死之旅吧。”

    一个小护士高喊着,蹦蹦跳跳地从楼梯上跑下来,在垃圾桶边上站定,拿出一根注射器。伸手去揭开垃圾桶的盖子,谁知,盖子刚被掀起一点,便从缝隙中射出道道白光。

    小护士被白光击中,唉吆一声惨呼,跌倒在地。

    与此同时,垃圾桶上的盖子再次盖上了。

    小护士柳眉微蹙,不敢靠近了。

    一个白裙女子笑吟吟地跟在小护士身后,白裙女子的头上别着一个蝴蝶形状的红色发卡。

    这女子当然就是曾雨晴了。

    曾雨晴笑道,“小护士,这个男人的身上的阳气太重了,不可以随便靠近的哦。”

    小护士一骨碌爬起来,恶狠狠地道,“真不好玩,这栋大楼平时根本无人进出,好不容易进来一个,又是阳气重、不能近身的,没意思。”

    曾雨晴道,“你以为人人都像憨瓜那样,任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呀?”

    小护士道,“说起憨瓜来,还真有点想念他呢。他可真是个听话的家伙呢,让背尸体就乖乖从13层背下来呢。”

    曾雨晴笑道,“他不乖乖听话把你的尸体背下来,你能放过他吗?”

    “哼,谅他也不敢。”

    “对了,小护士,你的尸体不是已经被父母领回家厚葬了吗?怎么你的魂魄不跟着回去呢?”

    “怎么跟呢?我父母没给我做法事,所以我的魂魄只能困在这楼里,出不去了。以前累了还能躲在隧道里自己的尸体上休息,现在尸体都被搬走了,我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了,只能在楼梯间里乱飘,好辛苦啊。”

    小护士越说越伤心,不由地嘤嘤啜泣。

    “现在想来,还不如当初不让憨瓜背我的尸体呢。”

    曾雨晴没想到小护士的结局竟然是这样,也不觉陪下泪来,“别哭了,你不走也好,咱俩正好做个伴呢。”

    小护士擦去眼泪,点点头。

    曾雨晴道,“话说憨瓜被那个坏人绑走之后,就一直待在地下室里。真的蛮可怜的。”

    “雨晴姐姐,你想去救他吗?”

    曾雨晴没说话。

    “可是那坏人身上戾气太重,咱们根本无法靠近他,连他经常出入的地下室也无法靠近,咱们没法救憨瓜呀。”

    曾雨晴长叹一口气。

    小护士道,“姐姐也不必觉得内疚,你三番五次救那个憨瓜,虽然没能救得了他,也尽到心意了。是憨瓜自己笨,才会身陷囹圄,跟咱们无关啊。”

    曾雨晴点头,“嗯,咱们反正也不能下去地下室救他,还是少管闲事的好,走吧。”

    小护士点头。

    两个女子的身影渐渐在楼梯上消失。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

    等梁军醒来的时候,他只觉得浑身发冷。

    这楼梯间为什么比外面的温度低这么多?

    正在这时,他听见女人的哭声,尽管那哭声微弱得如同蚊子哼哼的,他还是听见了。

    他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没错,是一个女人在哭。

    哭声断断续续的,在楼梯间这种阴冷异常的所在,听起来如同鬼泣般的恐怖。

    是什么人在哭?

    会是人在哭吗?

    青影片场闹鬼的传闻,梁军当然有所耳闻。

    从来没见过鬼的他偏偏又有点不信邪,就在他打算跳出垃圾桶,问一下那女人的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他忽然听见门外有动静。

    他当然不会忘记,自己现在正躲在一个垃圾桶里。

    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他瞬间想起,嫌犯那高大强壮的身影。

    不会是那个大块头过来了吧?

    他感到自己心跳加速。

    果不其然,脚步声由远及近,走到楼梯间的门口,停住。

    接下来是死一般的寂静。

    梁军这下真心紧张了,他就要推门进来了吧?

    嘭地一声,门被踹开。

    梁军的心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沉重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尼玛,还是进来了。

    梁军用头轻轻顶起垃圾桶的盖子,透过盖子和桶之间的窄缝,他正好看见那人腰胯的部位,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那根结实的棒球棍,看见这根棍子,梁军胳膊的伤口就不自觉的一阵刺痛。

    尼玛,老子的胳膊不就是这根棍子打断的吗?

    这人可不就是那个大块头嫌犯吗?

    等等,大块头的腰间好像别着什么东西?

    那东西乌亮乌亮的,闪着阴冷的光。只露出一小段,下面全部插在裤子里。

    作为一个从警多年的老警察,他一眼看出,那是一把手枪的枪把,

    大块头哪来的枪?

    难不成是他袭击了一个警察吗?

    只有警察手里才有枪,大块头一定袭警才得到了枪。

    尽管他很不希望看见自己的同事被这个嫌犯控制,可是此刻,他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因为没有哪个警察会跟自己的枪分开,除非这个警察已经被嫌犯控制或者牺牲。

    这个大块头够狠够毒,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对此,他深信不疑。

    可是被他控制的嫌犯会是谁呢?

    不知怎的,他眼前忽然浮现出叶天的笑脸。

    会是叶天吗?

    自己之前在片场遇见过叶天,很显然,这个案子现在应该是叶天在经办。

    这个大块头不会是把叶天给控制了吧?

    正在这时,沉重的脚步声停住。

    擦!他停住是什么情况?

    目前只能看出他是面对着自己的,他是在盯着垃圾桶看吗?如果是的话,那可有点不妙啊。他不会是发现自己藏在垃圾桶里了吧?

    梁军感到自己的心跳再次加快,紧张到心都快跳出来了。

    大块头忽然转身朝着垃圾桶走来了。

    糟了,不会是被他发现了吧?

    梁军吓得赶紧缩回脑袋,心说了,这大块头不但有棒球棍还有枪,被他发现,还不死定了。

    正紧张的要命,只听见噗地一声,头顶上的盖子被人掀了起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