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军坐着出租车在青影片场下了车,以他这幅流浪汉的模样,如果走大门,一定会被保安拦在门外,于是,他只好走到自己熟悉的围墙边,再翻墙进去。

    若在平时,翻墙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可是目前,他只能用一只手攀上墙壁,另一只手由于骨折还打着石膏呢。

    他走到那段爬惯了的墙壁跟前,一只手抓住墙壁,奋力向上爬。

    不知是因为刚做完手术身体还比较虚,还是因为手术过程中被打过麻药,总之,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绵软无力,那只抓着墙壁的手像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他转到马路边,在路边卖盒饭的小摊停了下来。

    卖盒饭的大妈惊讶地看着他,“唉吆,叫花子,你胳膊怎么了?”

    “不小心摔的。”

    他从出租车司机找给他的零钱中拿出五块钱,递给大妈。

    “来一份五块钱盒饭。”

    大妈接过钱,从一摞盒饭中拿起一盒递给他。

    梁军接过盒饭,狼吞虎咽地吃下去之后,才觉得自己的体力恢复了不少。

    “原来是饿了,难怪头晕眼花的。”

    卖盒饭的大妈跟他打趣,“叫花子,你哪捡的五块钱?今天也舍得吃一回盒饭了?这五块钱不是你偷来的吧?”

    梁军不满地噎她一句,“你才偷来的呢。给我装十个馒头,我带走。”

    “今天满阔气的嘛,平时只舍得买两个。”

    “少废话,赶紧给我装馒头。对了,再拿两瓶矿泉水。”

    “矿泉水有八毛的,还有一块的,你要哪种?”

    “八毛的。”

    “真抠门,有钱也舍不得买好的喝,只贵了两毛钱而已。”

    “你这里的矿泉水,就是买三块钱一瓶,也都一样,反正都是假的。”

    “臭叫花子,你这嘴巴真毒。”

    大妈把装了馒头和矿泉水的塑料袋递给他。

    可是梁军接过塑料袋之后却并未离开,而是直直看着大妈。

    大妈瞪了他一眼,“怎么?”

    “找钱!”

    “只是四毛钱而已,你用这么斤斤计较吗?”

    大妈说着,把四毛钢镚扔进梁军手中的塑料袋里。

    “废话!四毛钱,再添一毛,我能再买一个馒头,吃了这馒头,我又能扛半天饿,你说我能不计较吗?”

    梁军说完,拎着塑料袋,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妈朝着梁军的背影,恶狠狠啐了口唾沫,“真能算计,结果还是穷得吃不上饭。”

    梁军再次回到刚才那段围墙边,把装着馒头和矿泉水的朔料袋用麻绳捆了,背在背上,然后再次手抓墙头往上爬,这次果然不同,吃饱了,力气足。尽管只用一只手,他还是顺利地翻过墙壁,进入青影片场。

    他先找间隐秘的破屋,把馒头和矿泉水藏起来,然后悄悄朝着银宝大厦走去。

    油漆剥落的铁皮门虚掩着,他轻手轻脚地摸过去,顺着门缝一瞅,一楼的接待室里空无一人。

    他推开门走进去,看见地上有血迹和纷乱的脚印。

    大块头和他肩上扛着的男人全都不见了,他记得当时地上还有一具干尸来着,干尸也不见了。

    他的思绪瞬间回到之前被大块头打伤的那一幕。

    当时他是在大块头扛着那男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出面阻止他的。

    既然自己负伤逃走,那得胜的大块头自然是扛着那男人离开了,说不定大块头顺手把没啥分量的干尸也带走了。

    “这个可恶的家伙!”

    梁军站在窗前,仔细看着空无一人的废街,忽然感到有点绝望。

    他怪自己没用,没能救得了那个人,他觉得大块头肩上扛的那个男人当时应该还活着,然而现在,就不好说了。

    现在要怎么办才好呢?

    他没了主意。

    废街上有无数间破屋子,再加上这神秘莫测的银宝大厦,大块头会藏在哪里呢?

    他感觉大块头就住在这条街上的某个地方,可是这里纵横交错的街道和复杂阴森的地形,让人根本无从找起。

    梁军哪里知道,嫌犯周晓光混迹在废街时间比他想象得要长的多,由于父亲在青影片场上班,他从懂事的时候起,就开始在片场里玩耍了,后来母亲精神失常,这个片场几乎成了他的游乐场,只是他天生性格内向,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偷偷地转悠,这个片场的每个角落他都熟的不能再熟。那条街废弃之后,周晓光更是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地盘。

    对于这样一个嫌犯,想要找到他的藏身处,难度可想而知。

    要找一个地形比自己熟悉的嫌犯,主动出击显然很不明智,不若以静制动,躲起来,等他自己现身。

    嫌犯也是人,他也得吃喝拉撒,四处活动,不可能永远躲在藏身处不出来。就算他的藏身处设施齐全,他也总会出来透透气吧。

    抱定这样一个想法,梁军决定先躲起来,等嫌犯自己现身。

    可是躲哪里好呢?

    这个接待室显然不是个理想的地方。

    从地上杂乱的脚印中,梁军找到嫌犯的大脚印。现实生活中,很少有人这么大的脚,他的脚印在地板上显得很扎眼。

    嫌犯显然经常出入这间接待室,地板上才会有这么多深浅不一的大脚印。

    至于为什么脚印会深浅不一,那是因为时间的流逝,尘土覆盖的多少不同而形成的。脚印的深浅是跟时间成反比的,时间越长,覆盖的灰尘越多,脚印也就越浅。

    一股凉风自身后吹来。

    他一扭脸,看见身后有道门。

    那是楼梯间的门,此刻正虚掩着。

    他推开楼梯间的门,看见一缕阳光从鸽子笼大小的窗户里艰难地照进来。

    既然大块头经常来接待室转悠,不如我就躲在楼梯间等他吧。

    主意打定,梁军走进楼梯间。

    吱呀嘎嘎吱吱

    那道门发出奇怪的声音,在他身后关上了。

    梁军看了看空荡荡的楼梯,皱眉道,“观察接待室的话,就没必要上楼了。我就藏在一楼好了,这样门外一有动静,我就能听见了。”

    可是,藏在哪里好呢?

    他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楼梯间的大号垃圾桶上。

    那个垃圾桶看上去很大,应该可以藏一个人了。

    梁军走过去,拿掉盖着垃圾桶的盖子。

    垃圾桶是空的。

    他钻进垃圾桶,盖上了盖子。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