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楚耀和小张走了以后,老周心里着实吃了一惊。

    法医何楚耀一眼就看出他手臂上的伤是猫抓的痕迹,这只该死的肥猫。

    老周在诅咒那只猫的同时也在骂自己笨,干嘛非要把被猫抓伤的那只胳膊给法医抽血呢?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把另外那条没伤的胳膊给他抽血呢?

    可是事到如今,悔之晚矣。

    当时就是因为他伸错了胳膊才导致法医疑窦丛生,一直追问猫的事情,先是问他家里有没有养猫接着又问他最近有没有见过猫。

    “这个该死的小畜生,都是它坏了我的事,如果不是它挠我一下,法医也不会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我身上。”

    老周气得直跺脚,焦躁不安地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

    等等,整件事情的顺序好像不大对劲。

    这两个警察是先来找自己取血样才发现猫爪的抓痕的,而不是先发现抓痕再取血样的。

    难不成是因为警方已经怀疑到他,才特意找他来取血样的吗?

    老周心里咯噔一下。

    如果是这样,那就更糟糕了。

    一连串的疑问也迅速冒了出来。

    自从青影片场出事以来,每次验血取指纹脚印什么的从来都是把他排除在外的,可是为什么这次偏偏要全部验血?

    儿子晓光的DNA,警方是已经掌握了的。

    而这次,那个姓何的法医取了他的血样,肯定要提取他的DNA。

    一旦做了DNA比对,警方立刻就能从亲属关系上查到儿子晓光。

    想到这里,老周打了个寒战。

    一直以来,他最担心的的事,终于出现了。

    他知道只要警方不查他的DNA,儿子晓光就是永远安全的。

    可是这次,真的不同了。警方取了他的血样。

    看来这次是真的完蛋了。

    一种大厦将倾的危机深深地攫住了他。

    老周在办公室里再也坐不住了。

    他打开窗户,看看外面无人,便噌地跳了出去。走到围墙边,利索地翻过墙去。

    罗大姐把百叶窗拉开一条缝,密切地注视着窗外的一切。

    看着老周再次翻过围墙,罗大姐好奇心骤起,她也学着老周的样子打开窗户,跳出窗外,不过她的体重使得她爬出窗外的时候,很费了一番力气。

    她喘着粗气来到围墙跟前,伸出一条胳膊,努力向上伸,可是身材矮胖的她甚至连墙头都够不着。

    “老周还真是有把子力气呢。”

    罗大姐感慨着,把视线顺着围墙向上移动,可是随着视线移动,她蓦然怔住了。

    她看见那灰突突、栋破破烂烂的大厦时,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

    “银宝大厦!”

    一瞬间,各种关于银宝大厦的诡异传闻纷纷在她脑海中跳动,她哆哆嗦嗦地道,“老周他该不会是去了银宝大厦那种鬼地方了吧?”

    罗大姐越想越害怕,尖叫一声,逃回了人事部办公室。

    一爬进办公室,她立刻把窗户关严,好像生怕有什么不吉利的东西会从窗缝里挤进来似的。

    不过,她仍旧把百叶窗留着一条缝,便于随时窥探。

    老周翻过围墙,便不歇气地跑,一直跑到秘密通道的入口处才放慢了脚步。

    此刻内心已经乱成一团麻的老周只想赶紧见到儿子,把这个糟糕的消息带给他。

    等他跑到儿子房间的时候,发现他正在玩枪,立刻呆住。

    “孩子,你哪来的枪啊?”

    “那个废物警察的枪呀。爸爸,出什么事了?你看上去很慌张啊。”

    “出大事了,咱们要大祸临头了。”

    父亲严肃的样子吓得周晓光也脸色惨白,“爸,到底出什么事了?”

    “刚才来了两个警察。”

    “两个警察有什么稀奇?前两天来了一大群警察不也是白来一趟吗?特警都来了,还不是空手而归。”

    “可是这次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同。”

    “这次他们抽取了我的血样。”

    “以前都没抽取过吗?”

    “是的。以前我都是被他们自动过滤,直接排除在外的。这次,他们提出要验所有的人的血,可是我觉得他们只是这样说说罢了,其实他们主要是想验我的血。”

    “验了你的血会怎么样?”

    “我的傻儿子,验了我的血,立刻就能验到我的DNA和你的DNA有亲缘关系。这样一来,他们就知道你是谁了。”

    父亲的话犹如一记闷棍砸在周晓光头上,周晓光一下子吓傻了。

    “DNA比对结果最快七个小时就能出来了,儿子,咱们至多还有七个小时的时间了。”

    “爸爸,咱们逃走吧。”

    “咱俩能躲去哪里?警方抓捕逃犯都是海陆空三线一起封锁的。咱俩根本就是插翅难逃啊。”

    “那怎么办?只有七个小时!”

    老周痛苦地摇摇头,“别问我,事到如今,我也不知怎么办才好了。你这孩子呀,自从你偷偷摸摸住进这个地下室,我就知道准没好事。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何香、谢宝儿、白晓柔,这三个女人,你该玩的也玩了,该杀的也杀了,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老周说完,叹口气朝着门外走去。

    “爸爸,你要去哪里?”

    “回办公室,我还能去哪?”

    周晓光追出来抓住父亲的手,“爸爸,大不了咱们父子俩躲在这里,永远都不出去了。”

    老周伸出手,拍拍儿子的肩膀,“孩子呀,我时常想,要是你妈好好的,没有疯,你是不是也就不会做出这么多可怕的事情来?”

    “爸爸,你又要怪到妈妈身上,其实妈妈她很可怜的。”

    老周苦笑,“是的,她太可怜了,先是三番五次地跑到我单位胡说八道,想让单位把我赶走,结果她失败了,单位不但没开除反而重用了我。不过,她成功地毁掉了你,所以说,她还是最终赢家。”

    “爸爸,你又在胡说些什么呀?”

    老周忽然发出一阵瘆人的大笑,那笑声刺耳尖锐,听上去比哭还要难听。

    周晓光还要再说什么,老周无力地挥挥手,转身走出门外,朝着秘密通道走去了。

    周晓光站在走廊里,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忽然感觉父亲看上去又瘦又老,一种被生活压垮逼疯的模样。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