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肥婆,真是多事。”

    看着罗大姐那磨盘般的******一扭一扭地离开办公室,老周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他关上窗户,把笤帚扔回墙角,叹口气坐下。

    老周撸起袖子,查看手臂上的伤口。

    那血道子不是很长,可是挠得很深。

    伤口处有鲜红的血丝溢出,看上去十分骇人。

    老周用手轻轻碰了一下,立刻疼得嘶了一声。

    “这小畜生,挠起人来真挺卖力气的。”

    这时,窗外忽然有黑影一闪。

    老周一惊,打算拉上袖子,把伤口遮住,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那人已经走进屋里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人居然是罗大姐。

    “唉吆,罗大姐,你这没事哗通一下闪进来,还真吓我一跳。”

    其实心里却在骂,“这死肥婆,看上去肉山似的,想不到也有这么快的身手。”

    罗大姐看着老周胳膊上的血道子,啧啧两声。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老周啊,这谁这么缺德,给你挠出这么深的血道子来?”

    “刚才我追那只小壁虎……”

    老周赶紧解释,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罗大姐给打断了。

    罗大姐惊得合不拢嘴,“唉吆喂,这年头尽出怪事,连小壁虎都开始挠人了?”

    “嗨,罗大姐,有你这么断章取义的吗?你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呀,刚才我追那只小壁虎,结果被屋外的荆棘给刮了一下。”

    老周煞有介事地认真解释,显得好像真有这回事似的。

    “哦,是荆棘给刮的,我还以为是小壁虎变异了呢。我办公室里有碘酒,我去拿来给你擦擦。”

    罗大姐说完,立刻转身要走,一副很热心的样子。

    “不用不用,我马上要出去。”

    为了摆脱罗大姐的纠缠,老周只好胡乱找借口。

    “哦,那算了吧。我回去了。”

    罗大姐笑着走了,那笑容很耐人寻味。

    把个老周笑得汗毛刺棱刺棱的。

    这办公室再待下去,保不齐那罗大姐还会来骚扰。

    烦躁无比的老周打开窗户,看看四下无人,跳出窗外,朝着围墙走去,然后抓住墙头,利索地攀上墙壁,翻过墙去。

    此刻的老周哪里知道,在他身后正有一双眼睛在紧紧盯着他。

    人事部窗户的百叶窗拉开了一条缝,窗帘后面,是罗大姐那肉山似的身体。

    罗大姐微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老周的背影。

    “想不到老周马上六十的人了,翻墙什么的,还是一撑手就过去了,还真是老当益壮呢。不过最近,老周越来越神秘了,出门都从窗户走的吗?”

    话说老周翻到墙那边,才觉出自己有点神经质了。

    大白天的,翻墙过去干嘛呢?

    如果单纯是为了躲罗大姐,不如在片场随便转转或者去员工宿舍找老黑吹吹牛。完全没必要翻墙啊。

    往前走不几分钟,抬头一看,又到了银宝大厦门口。

    “这尼玛果真是个邪地儿呢,莫名其妙的,就又走到这里来了。”

    老周心里犯怵,可还是一味地往前走。

    这时,从大厦的铁皮门里窜出一条大汉。

    定睛一瞅,这大汉是自己的儿子晓光,立刻上前招呼道,“晓光,不是让你赶紧回地下室嘛,你咋还在这里转悠呢?”

    周晓光道,“那帮人刚走不久,我看看他们留下啥东西没有?”

    老周训道,“孩子,你糊涂了?警察走过去的地方,连根针都剩不下,他们只要看见什么东西全都当物证收集起来了,你还想找他们留下的东西?”

    “我这不是闲得无聊吗?”

    “孩子,听爸爸的话,赶紧回去吧,警局里两个警察失踪可不是闹着玩的,估计他们马上就会派人来找的。”

    “嗯,知道了,老爸。我这就回去。”

    周晓光说完,目光忽然落在父亲卷起的袖子上。

    “爸爸,您的胳膊上是怎么回事?怎么有这么深的一条口子?”

    “还不是那只小肥猫,它刚才给我挠的。”

    “小肥猫,是那只穿着警服的猫吗?”

    老周点头,“就是它。这可恶的小畜生,我怀疑它刚才是跟着你找到我办公室的。”

    周晓光冷哼一声,“这个小畜生当真可恶,竟然跟踪我?它好大的胆子,我这就去回去好好找找它,抓住它,炖汤给您补身子。”

    老周点头,“快去吧。”

    周晓光道,“老爸,您别光顾着担心我了。您也赶紧回去吧,一会儿,万一警察来了,您不在,他们会怀疑的,那些警察的没事就爱瞎怀疑的。”

    “好,我也回去。”

    父子俩就此分头走,儿子回地下室,老爸回办公室。

    老周照旧翻墙返回办公室。

    老周回到办公室,特意洗了把脸。

    脸上的水渍还没擦净,就听见电话响了。

    老周急忙扔下毛巾,接了电话。

    “喂?您哪里?”

    “我是刑侦队的牛队,我们特案组的组长叶天和推理作家庄梦蝶在你们片场失踪了,我现在带着搜救队员就在你们片场门口呢,你赶紧派人出来接应一下。”

    这个自称是牛队的人显然是用手机打过来的,话筒里人声嘈杂,噪音刺耳,然后这牛队还扯着嗓门大吼,吵得老周直想立刻挂电话。可他还是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对不起,您刚才说在您什么地方?您那边太吵了,我听不清啊。”

    “片场大门口。”

    “好的,您稍等,我就去安排人。”

    扔下电话,老周立刻朝员工宿舍跑去。

    他拍拍正在打游戏的小满子和正在打呼噜的老黑。

    “快!小满子,别玩了,老黑,你赶紧起来,门口来了好些警察,说是来找那两个失踪警察的,你俩赶紧去大门口,快去吧。”

    老黑立刻带着小满子朝大门口跑去。

    老周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叹气道,“来的真快呀。”

    罗大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老周身后,笑吟吟地道,“老周,什么东西真快呀?”

    老周皱眉道,“没什么。”然后,背着手,往办公室走去了。

    罗大姐面无表情地望着老周的背影,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