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他们是四个人,而我只有一个人,不好下手,不如等他们分开之后,找落单的单挑。”

    周晓光藏在废屋中,等了半天,可是那四个人一直在一起,没有分开的意思。

    “真是太无聊了。等待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

    周晓光忽然想起父亲,他刚才急匆匆跑回办公室,也不知父亲现在怎么样了。于是他学着父亲抄近道,往前走了几分钟,噌地翻过围墙。

    围墙外,正好就是青影片场的办公区。

    他踮着脚尖,蹑手蹑脚地朝着场长办公室走去。

    透过窗玻璃,他看见父亲正趴在办公桌上看文件。

    老周的眼睛紧盯着文件看得很认真的样子,可是几分钟过去了,他连一页纸都没有翻。

    周晓光知道,此刻父亲的心思绝不在文件上。

    文件只是父亲用来掩饰纷乱情绪的道具而已。

    他伸出手敲敲窗户,老周惊愕地转过脸,看见是他,立刻站起身,打开窗户。

    周晓光腾地一下,翻身进入屋内。

    老周伸头看看四下无人,才又重新关上窗户,再把门拴上,方才压低嗓门抱怨道,“晓光,你怎么来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你还是不要乱跑的好。”

    周晓光不在乎地摆摆手,“没事的,老爸。这些警察笨的跟猪一样,那一男一女全被我拿下,现在锁在地下囚室里了。”

    “你还是不能太大意。这次失踪的是两个警察,警局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孩子,近期你就老老实实地在地下室里待着吧。屋里的三个人该处理的赶紧处理掉,以免留下后患。”

    “嗯,我会的。这个于勇没事尽惹麻烦,早该除掉他了。”

    “可不是嘛,这些麻烦事可不都是他惹出来的吗?”

    “对了,爸爸,我发现于勇跟那个女孩全都拿着断了线的电话不知在跟什么人通电话,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不知道啊,大概他们俩全都脑子有问题吧。”

    父子俩正说着话,忽然听见门外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老周给儿子使了个眼色。

    周晓光立刻会意,一闪身,躲进了储藏室。

    老周打开门栓,依旧回到办公桌前坐下,佯做看文件。

    一会儿,两个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来的人竟然是满头大汗的老黑和小满子。

    老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进门就喊,“老周,大事不好了。”

    “嗯?找到于勇了吗?”

    老周放下文件,平静地看着老黑。

    “没有。”

    “那是啥大事?”

    “不但于勇没找到,这次我们回去,连叶组长和庄作家也不见了。”

    老周大吃一惊,“啊?刚才警方不是来人了吗?”

    “嗯,又来了俩警察,可是等我们到银宝大厦一看,一个人影都没有。”

    老周一拍桌子,板着脸训斥道,“老黑,不是我说你,你也是老职工了,在这里工作二十几年了,这银宝大厦明明就是一个不干净的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没事去那里干嘛?以前那里发生过的两起血案,你全都忘记了吗?”

    老黑不好意思地笑笑,“不是我要去的,是叶组长说要找于勇,我才跟着去的。”

    老周不耐烦地摆摆手,“行了行了,这下你们知道那栋大厦有多邪门了,记住,今后千万不要再靠近银宝大厦。”

    “嗯,知道了。那没事的话,我们先回去休息了。”

    老黑说着,拉起小满子,转身就走。

    “唉唉,等一下,老黑,你们俩回来了,那俩警察去哪里了?”

    “他们带着那具干尸回去了。”

    “那他们还会再来调查的吧。”

    “不知道啊,他们没说。应该还会来的吧,据说那个叶组长是他们警局挺重要的人物呢。”

    “哦,去吧去吧,下去休息去吧。”

    老周紧皱眉头,挥挥手。

    听见俩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老周才敲敲储藏室的门,“出来吧,他们走了。”

    周晓光笑道,“老爸,您的演技真的没的说啊。绝对能拿个金像奖了。”

    “别耍贫嘴了,赶紧回去吧,我这里人多眼杂的,不方便啊。”

    “我这就回去,唯一的遗憾是,没能把干尸及时带走藏起来。”

    “藏起来也没用,干尸之前已经被老黑和小满子看见了。算了,别再纠结那具干尸了,赶紧回去吧。”

    老周说着,打开窗户,看看外面没人,压低嗓门道,“快回去吧。”

    周晓光点点头,跳出窗外,撩开大步,朝着围墙跑去。

    老周看着儿子矫健的身影消失在围墙那边,才叹口气,准备把窗户关上。

    正在这时,他听见猫叫声。

    喵呜喵呜

    可是他只听见猫叫,没看见猫在哪里,心里不由地发慌。

    噌地一声,一个毛绒绒的小肉球跳上窗台。

    老周定睛一看,正是那只穿着警服的猫。

    “去去去,讨厌的小肥猫,你不是跟踪晓光来到这里的吧?你果然不是一只普通的小猫咪呢。”

    那只肉呼呼的小猫怒视着他,忽然嗷呜一声窜起来,朝着他的面门抓去。

    老周吃了一惊,伸出胳膊一挡。

    就觉得胳膊一疼,低头看时,发现手臂上已经被那只猫挠出一条血道子。

    凉风一吹,沙沙的疼。

    竟然被这肥猫给挠出血了,这还得了?

    老周一生气,操起放在墙角的笤帚,打算教训下那个小肉球。

    可是窗台上空无一物,哪里还有那只肥猫的影子呢。

    老周手按窗台,跳出窗外,拿着笤帚追出去,果然看见小肥猫就在前面跑呢。

    “不许跑!小畜生。”

    老周大喊一声,追了过去。

    那只小猫三两下跑到围墙边,然后噌地一下,跳到墙头,翻过围墙不见了。

    老周气得直跺脚,只得拿着笤帚,往回走。

    一回头,看见罗大姐站在他办公室的窗前,狐疑地看着他。

    “老周,你这是逮什么呢?”

    “一只小壁虎,这玩意忒闹腾,不知啥时候进来的。”

    “逮着了没?”

    老周摇头,“让它跑了。”

    “嗯,夏天到了,关好窗户,壁虎闹腾起来,可真是烦死人呢。”

    老周手按窗台,翻回屋内。

    “对了,罗大姐,你什么事找我?”

    “哦,刚才看见老黑和小满子跑回来,我想问问那于勇找着没有。”

    “没呢。”

    “哦,知道了。”

    罗大姐点点头,出去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