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光肩扛叶天,腋下夹着庄梦蝶,得意洋洋地走进秘密通道,等他走到地下二层入口的时候,多了个心眼,站在入口处犹豫了一小会儿。

    “这个叶天身上穿着警服呢。不能让何香那个蠢女人看见警察,女人都是最能坏事的,要让她知道的越少越好。”

    主意打定,周晓光决定不从囚禁着何香通道走,而是走了另一通道。

    他找了件稍大的囚室,把俩人扔在地板上,并且把俩人的脚踝用铁链锁好。

    “你俩据说是一对情侣搭档,就让你俩在死前待在同一个囚室里吧,这也算是我人性化的一面。”

    然后他得意地哈哈大笑,起身,朝着铁栅栏门走去,就在他的手抓住铜挂锁,正要锁门的时候,他看见叶天腰里露出来的枪把。

    “啧啧,瞧瞧,我落下了什么?我是多么的粗心大意。”

    周晓光松开铜挂锁,走到叶天身边,摘下那把手枪,放在手里把玩,嘴里喃喃地道,“我还从来没有过一把枪呢,谢谢你,小警察,这下我可以玩玩手枪了。”

    这时,他的目光又很自然地落在庄梦蝶身后的背包上。

    那个背包里会放着什么好东西呢?

    他弯下腰,粗暴地把背包从女孩背上拽下来,擦地一声,扯开拉链。

    “这里面会装着什么呢?”

    他狐疑地抓起一个印着雏菊花纹的浅绿色小包,小包鼓鼓囊囊的,不是透明的,看不见里面装着什么。用手一捏,感觉里面的东西,形状各异,好生古怪。他把鼻子凑上去闻闻,小包里还有香味溢出。

    拉开拉链,发现包里放着女孩用的防晒霜、一把小梳子、一面小镜子、一小瓶香水。

    “原来是个化妆包呀,怪不得里面全是女人用的东西呢。”

    他用粗大的手指抓起那瓶香水,往自己身上喷了一下,“嗯,味道还不错。”

    背包里有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比如放大镜、一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一小瓶红花油和一小瓶花露水。

    这些东西都是些常见的东西,根本引不起他的兴趣。

    他又拉开背包的夹层,背包的夹层里有一个空的透明塑料袋。

    “这女孩真是奇怪,把一个空袋子放在背包里干嘛?”

    他抓起那个塑料袋打算随手扔掉,不知怎的,他忽然举起塑料袋对着囚室内昏暗的灯光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这塑料袋不是空的。

    袋子里有东西!

    只不过这东西的太过细长,而且分量轻到可以忽略不计。

    是的,他没看错,塑料袋里有一根长发!

    周晓光拿着塑料袋怔在那里。

    难不成这就是警方专用的物证袋吗?

    看见这根长发,他瞬间想起父亲来找他时提到的那根长发。父亲说警方在石梅花的坟里找到一根长发,该不会就是这根吧?

    “我居然截获了警方的物证吗?”

    周晓光得意地哈哈大笑。

    毫无疑问,这根被女孩细心收藏的长发只能是他们在坟里找到的那一根了。

    “白晓柔啊白晓柔,真是天要绝你!估计你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根头发转了一圈,又回到我周晓光的手上了。”

    正在这时,他忽然听见猫叫声。

    喵呜喵呜

    他循声望去,果然看见铁栏杆外蹲着一只穿着警服的猫。

    “哦?又是你,我亲爱的小耳暖,你又来了。”

    周晓光笑眯眯地朝那只肉呼呼的小猫咪走过去。

    嗷呜

    小猫咪愤怒地吼叫一声,弓起后背,一副准备进攻的样子。

    “小耳暖,你还真是个凶狠的小东西呢。听我老爸说,翠翠是你给找到的,那根该死的头发也是你找到,看来你还真不是一只普通的小猫咪呢。”

    嗷呜

    小猫咪再度吼叫一声,它的身体僵硬,双目圆睁,如临大敌。

    “小耳暖,我是有办法对付你的,不是吗?”

    周晓光拔出手枪咔咔上膛,对准了小猫咪的脑袋。

    “不能打身子,只能打头,打坏你身上的皮,我就连耳暖都做不成了。”

    人猫对峙,气氛十分紧张。

    “我要扒下你的皮,再用你的肉熬一锅猫汤。广东人不就很讲究吃猫肉吗?那道菜叫什么来着,嗯?想起来了,叫龙虎斗。”

    小猫咪忽然喵呜一声,纵身跳进昏暗的走廊深处,眨眼的工夫,就消失不见了。

    周晓光抑制住自己想要开枪的冲动,“子弹可是金贵东西,浪费在一只猫身上,真是太不值得了。”他挥挥手,朝着昏暗的走廊深处喊道,“算你走运,小耳暖。别让我再看见你,等我抓住你,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周晓光把叶天的手枪插在腰里,拎着女孩的背包,走出了囚室。

    咣当一声,关上囚室的门,锁住。

    然后他拎着缴获的战利品,哼着小曲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把那个小背包扔在凌乱的桌子上之后,他开始把玩那把手枪,他很喜欢子弹上膛的咔咔声。

    等等,他忽然想起一件事。

    刚才自己急急忙忙地把警察和女孩带回来囚禁,那具干尸还扔在一楼接待室呢。

    应该把那具干尸也一起带回来才对。

    尽管事情已经演变到这个地步,当然还是能留给警察的把柄越少越好。

    周晓光把手枪往腰里一别,大刺刺地朝着秘密通道走去。

    可是等他一走出地面,立刻觉出不对味来。

    银宝大厦的门口,停着好几辆警车。

    好些警察在一楼接待室里吵吵嚷嚷,听不清在说啥。

    “唉吆,怎么来了这么多的警察?”

    他在那群警察中看见了青影片场的两个员工老黑和小满子。

    “嗯?这两个家伙刚才去哪里了?怎么这会儿又冒出来了呢?”

    为了方便观察,他悄悄从灌木丛走到大厦对面的破屋里。

    这下,他看清了,那帮警察正围着地上那具干尸,不知在说些什么。

    “真他娘的,到底还是被他们发现那具干尸了。希望这些笨蛋警察一无所获,赶紧滚蛋,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具干尸又是谁的杰作呢?看她样子,已经死了很久了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