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旭光父子俩在地下二层密谋完毕,立刻决定付诸行动。

    周晓光抓起那根结实的棒球棍,“走,老爸,咱们这就上去把他们给收拾了。只是两个小警察而已,怕他们作甚?”

    老周道,“那还有老黑和小满子呢?”

    周晓光恶狠狠地道,“一起干掉!不留活口。从此,就再也没人敢踏进银宝大厦半步了。银宝大厦很快就会成为咱俩的天下了。”

    老周看着儿子狠毒的模样,不觉打了个寒战,“可是老黑和小满子又没妨碍到咱们。”

    周晓光摇头,“不行!谁叫他们不长眼,自己走过来送死?老爸,这次咱们必须做得干干净净,不留后患,绝不能有妇人之仁。”

    正在这时,他们听见猫叫声。

    喵呜喵呜

    周晓光皱眉,“咱这大厦哪来的猫呀?”

    老周听见猫叫,脸色陡然一变,“那猫是警察带来的。”

    “警察带来的猫,不也是猫嘛,难不成因为是警察带来的,它就变成老虎不成?”

    老周拉着儿子,煞有介事地道,“晓光,你不知道,翠翠后来就是被那只猫找到的。而且石梅花空坟里的那根头发也是那只猫找到的。”

    “唉吆,说的这么神奇,这只猫有这么厉害吗?”

    “还是留点神吧,千万不要小看了那只猫啊。”

    “那又如何?也只是一只猫而已。走吧,老爸。”

    周晓光一招手,父子俩一前一后地进入秘密通道,走出地面,朝着银宝大厦的大门走去。

    远远的,他们就看见一个警察蹲在铁皮门跟前,仔细研究被砸坏的门栓。

    而那个警察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周晓光笑道,“这个警察还真粗心啊,后背对着咱们,正好留个大空挡给咱们。”

    老周低声道,“嘘,小点声,这警察就是特案组的组长叶天啊。”

    周晓光狞笑道,“我管他是谁?对我造成威胁就是不行。而且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正好偷袭他。”

    “不对呀,我刚才跟踪他们的时候,老黑跟小满子明明跟他们在一起呢。还有那个女作家怎么也不见了?他们会不会在一楼接待室呢?”

    “管他们在哪里呢。”

    周晓光说完,捡起一块石头朝着蹲在铁皮门前的警察悄悄走了过去。

    老周着急地道,“回来,咱们还是先确认下其他三人在哪里之后,再动手吧。”

    “老爸,我等不及了。”

    话音刚落,周晓光便举起石块照准警察的后脑勺砸去。

    嘭地一声闷响,警察应声倒地。

    周晓光满意地看着石块上的鲜血,朝父亲竖了下大拇指,“怎么样?看见没有?很容易的。”

    周晓光扛起昏迷的叶天,把他藏在灌木丛里。

    老周惊慌失措地跑到铁皮门跟前,推开门一看,怔住了。

    一楼接待室里空无一人。

    “他们人呢?我刚才去找你的时候,他们明明都在这里呀。”

    “很简单,他们上楼了。”

    周晓光指指电梯的指示灯,灯是亮着的。

    “唉吆,这栋大厦的电闸不是早就被关上了吗?谁又给打开了?”

    “肯定是他们干的呗。”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见楼梯间有脚步声,脚步声很轻,跑得很急促,像是一个女孩仓皇下楼的声音。

    周晓光努努嘴,“喏,他们在那里,楼梯间里。”

    老周一扯儿子的手,“那咱们赶紧躲起来吧。别让他们看见咱们。”

    周晓光点头,跟着父亲跑到门外,躲到大厦对面的破房子里。

    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听见女孩尖着嗓子在接待室里喊,“叶天!叶天!”

    周晓光低声道,“老爸,要不你赶紧回办公室吧,这么久不回去,会惹人怀疑的。这个小女孩我一人就搞定了。”

    老周点头,“嗯,我抄近道回去,我知道有一条近道,走几分钟,再翻过墙,就是我办公室了。我平时不爱走那条路,是因为我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懒得翻墙。”

    “那您今天就翻一回墙吧。”

    “嗯,那你自己小心点啊。”

    “爸,你赶紧回去,我没事。”

    老周跟儿子匆匆道别,顺着近道往回走。

    女孩在屋里喊了半天,又推门出来查看,看见四下无人,她感到很害怕。当然她又怎么会发现被人藏在灌木丛里的叶天呢。

    不过,她发现地上那块沾着血迹的石块,似乎意识到什么了,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她甚至伸出食指沾了点血液,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这下,她彻底脸色大变,慌慌张张地跑回接待室。

    一看见女孩跑进屋里,周晓光得意地哈哈大笑。

    “可爱的女孩,我来了。”

    可是当他跑到铁皮门跟前的时候,处于习惯,他还是喜欢先在窗外或者门缝里窥探一下他的猎物在干嘛。

    透过虚掩的门缝,他看见令人惊讶的一幕。

    那女孩竟然在接电话!

    接电话本没啥奇怪的,奇怪的是那部电话已经被人砸得碎成一堆零部件,而且根本没有接电话线!

    这样的情况也可以打电话吗?

    再联想之前于勇也是这样拿着断了线的电话说个没完。

    “真他娘的,这些家伙都是神经病吗?真是无法理解,究竟是这部电话有问题还是这些家伙的脑袋问题?”

    干脆趁着这些脑袋有问题的家伙接电话的工夫下手。

    她正在接电话,后背对着他,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周晓光拎着棒球棍,扑向那女孩。

    嘭地一声,准确无误地击中她的后脑勺,女孩闷哼一声,倒地不动了。

    周晓光抱着女孩,往肩上一扛,走出铁皮门,朝着藏着人的灌木丛走去。

    现在有两个人,可怎么办呢?

    周晓光抱起警察往左肩上一扛,然后用右手把女孩夹在腋下,剩下的左手拿着棒球棍,朝着秘密通道走去了。

    “好在他俩都不胖,这样做起来也还好,肩扛一个,腋下再夹一个。一次带回去俩,双丰收。”

    那边厢,老周抄近道,急匆匆赶回办公室,几乎是他刚在办公桌前坐下,就看见老黑和小满子慌慌张张地敲门进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