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上次于勇执意挖坟,被老周以意图损坏片场财物的罪名批评一顿,并把他赶走之后,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他站在窗前,目光阴郁地紧盯着在片场里走来走去的于勇,恶狠狠地道,“这小子真是个麻烦,说什么能看见白晓柔,完全就是骗人的借口吧,依我看,他只是想挖开那个坟罢了。既然他现在已经盯上那个坟,还是赶紧把尸体挪走为上策。”

    想到这里,他再也坐不住了。

    看看四下无人,老周急忙锁上办公室的门,朝着废弃片场的入口走去。

    老周现在要去的地方,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一准是银宝大厦的地下二层,他要去找自己的儿子周晓光。

    老周穿过秘密通道,从另一通道走到儿子房间门口,推门进去。

    老周发现儿子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气就不打一处来,急忙把他拎起来。

    “起来起来!你个混小子,警察都快找上门了,你还有心思睡觉吗?”

    周晓光揉揉眼睛,一骨碌坐起来。

    “老爸,您多虑了吧。警察绝不可能找到这里来的。”

    “还绝不可能?我问你,那个翠翠失踪是不是你干的?”

    周晓光嘿嘿一乐,“老爸,你说是就是吧。”

    老周训斥道,“晓光啊,你还有心思耍贫嘴。现在警察已经盯上咱们片场了,你难道不知道吗?竟然还敢顶风作案?”

    “翠翠这事可真不赖我,是她自己不好,一人趴在化妆间里打盹,那小模样甭提多俊俏了。这不是引诱我犯罪吗?说白了,昨晚的事,是她主动勾引我的。把那么一个漂亮小姑娘独自扔在化妆间才是一种罪过。”

    老周冷哼一声,“你不是已经有何香作伴了吗?怎么还不满足?”

    周旭光满不在乎地道,“女人这东西,时间一久就腻了,老爸,您是过来人,应该明白的。那个何香犟得就像一头牛,怎么打都不服,我对她,早就腻歪了。原本打算拿翠翠换个口味的,没想到又被那个乞丐搅了好事。把翠翠给抢走了。”

    老周吃了一惊,“哪个乞丐呀?”

    “就没事总在废街一带晃悠的那个流浪汉。”

    “一个叫花子怎么敢管这闲事啊?不会是警方的卧底吧?”

    “老爸,您想多了,还卧底呢,这片场一直出事,刑侦队长小牛都来了,不也没查出个所以然吗?这些警察都是纸老虎,不用怕他们。就算是卧底,又能怎么样?”

    “可是这次来的是特案组的叶组长和推理作家庄梦蝶。据说他俩联手破了不少案子。”

    “那又怎么样?他们谁也找不到这里来的,这银宝大厦就是风水宝地。爸爸,您就放一百个心。”

    “你倒是真会说。”

    “得了,翠翠的事,咱翻篇不提了。今后我再找女人的时候,注意点就是了。”

    老周厉声道,“晓光,你给我就此打住!听爸爸一句劝,今后千万不要再打片场里那些女演员的主意了。你上次杀白晓柔的事,屁股还没擦干净呢。我这做父亲还不够帮你擦屁股的呢。”

    “谁叫我有爹生没娘教呢。”

    “别在我面前提你妈。”

    儿子忽然提起妻子,老周眼前蓦然出现身穿白裙在屋里唱歌跳舞的张爱红,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周晓光叹气,“妈妈是老爸一生的梦魇,我知道。”

    老周叹气道,“当年我在片场上班,还只是个小保安而已,你妈就开始怀疑我跟那些女明星有染,试问有哪个女明星会这么不开眼,会看上一个在片场站岗的保安呢?可是你妈不明白这道理,天天跟我闹,吵得我有家不能回。于是我只好不回家了,可是又不放心你,只好时不常的回家一趟。渐渐的,我发现你妈精神失常了,没办法,只好带着你永远地离开了那个家。这段婚姻,就是我人生中最惨痛的教训。”

    老周说着,眼眶不禁泛红了,一颗浑浊的泪珠顺着眼角滑下。

    “老爸,您到底爱没爱过妈妈,每次一提到她,您总是眼泪汪汪的。可是实际上,你又特别恨她。”

    老周摇摇头,“我也说不好,结婚之前,的确是爱过,而且是很爱,可是结婚之后,她变得疑神疑鬼,没事就乱发脾气,胡乱猜忌,尤其在你出生之后,她就变得更加不可理喻了。经常找茬跟我吵架,动则摔摔打打的,搞得家无宁日。”

    “可是咱们就这么走了,也不知妈妈现在怎么样了,她一个人待在家里,会不会疯得更厉害?”

    “那咱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她了。”

    “老爸,你不觉得妈妈也很可怜吗?”

    老周恶狠狠地吼道,“她可怜个屁!她三番五次到青影片场领导面前告我的黑状,说我作风不正派,有男女关系问题,害得我差点被单位开除!她差点毁了我的一生啊。”

    周晓光知道自己无法再替母亲辩护了,因为那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他还不到十岁,所以对于父母间的是是非非,他根本没有发言权。于是,他只好想办法,扯开话题。

    “白晓柔怎么了?不是已经给埋在石梅花坟里了吗?”

    老周冷笑,“也不知那新来的夜间巡逻那根筋不对,愣说白晓柔的尸体就在石梅花的坟墓里。”

    “这事他怎么知道啊?”

    “要不说呢,怪就怪在这里,他才刚上一天班,怎么可能知道这事呢?”

    “对此,他是怎么解释的?”

    “他说是白晓柔亲口告诉他的。还死气白咧地非要挖开坟看看,幸亏被我吓唬住了。”

    “啊?他是在讲鬼故事吗?”

    “你甭管怎么说,既然他这么认为,就很可能自己去挖坟,咱们得赶紧把白晓柔的尸体挪走。”

    “这个好办,我这就去把她挖出来,反正坟地里也没人。”

    “那就赶紧去吧。”

    周晓光点头,穿鞋下地。

    老周拍着儿子厚实的肩膀叹气,“孩子,你爸已经老了,听爸爸一句话,别再给爸爸找事了。”

    周晓光望着父亲湿润的眼眶,心里不觉一酸,点点头,“知道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