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光扛着昏迷的于勇顺着秘密通道回到地下二层,路过关着何香的囚室,他特意停住脚步,恶狠狠地瞪着她。

    “不要打我。”

    何香见他目露凶光,禁不住往墙角缩去。

    “你个贱人,等下再好好收拾你。我先把这货关起来再找你玩。”

    周晓光说着,伸手拍了拍扛在肩上的于勇,继续朝前走去。

    “得给这小子找个豪华单间。”

    又往前走了四五米之后,才停住脚步。

    “嗯?就是这里了。”

    周晓光把于勇扛进囚室,扔在地上,然后用铁链锁在他的脚踝上。然后他锁上囚室的门,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皮鞭之后,朝着何香所在的囚室走去了。

    何香看见他手中的皮鞭,立刻害怕得浑身发抖。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周晓光狞笑着拿出钥匙打开囚室的门。

    他站在何香面前,把皮鞭举得高高的。

    “哦?刚才你这个贱女人在下面喊救命对不对?”

    “没有,不是我。我没有喊。”

    “还想撒谎,我看你是一天不挨打就浑身发痒,既然这样,不如我成全你好了。”

    “不要打我,求你不要打我。”

    “大部分人都是需要一些教训才能长记性的,比如说你。”

    周晓光说完,立刻甩动皮鞭,一下下地抽在何香身上。

    何香受疼不过,发出阵阵惨叫。

    打着打着,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不对呀,刚才听见有人朝着银宝大厦走过来了,来的人会是谁呢?

    然后,他又想起更要命的一件事,那具干尸还扔在一楼接待室呢。

    不管来的人是谁,如果被他们发现一楼接待室有一具干尸的话,那他们就会立刻通知警方,讨厌的警察就会来调查那具干尸是被谁害死的。

    这个蠢货于勇从哪里弄出来的干尸,干尸本身倒没什么打紧,可是引来警察就麻烦大了。

    眼下,必须做一件事,就是把那具干尸藏起来。

    这样一来,就算来的人是警察,没发现尸体,他们也只会把银宝大厦当成是一般的废弃大厦看待,一旦发现干尸,性质就变了,废弃大厦就成了命案现场。而对于命案现场,警方一定会一次又一次地反复调查,那就保不齐会发现他的秘密了。

    所以说,必须把干尸藏起来先。

    绝不能让警方发现那具尸体。

    主意打定,周晓光在何香脸上猛踹一脚。

    “你给我老实点,不许乱叫乱喊,如果再被我听见你的喊声,我就割了你的舌头!听见了没有?”

    何香含泪点点头。

    周晓光皱眉,“你为什么就不能乖一点呢?真让我不省心。”说完,他拎着滴血的皮鞭,走出囚室,锁上门。

    回到自己的房间,放下皮鞭,拿着棒球棍,正打算往外走,却听见喵呜喵呜的猫叫声,尽管声音很轻,他还是听见了。

    这附近没有猫啊?

    他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又没声音了。

    可能是听错了吧?

    正在这时,周晓光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听见这熟悉的脚步声,他立刻迎了上去,把门打开。

    门外果然站着他的父亲周旭光。

    “爸爸,是你?”

    周旭光点点头。

    “爸爸,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了,你没事不来这里嘛。可千万别让何香那个贱人看见你啊。”

    “放心,不会被她看见的,我是走的那边的通道,没路过她那里。”

    周旭光看上去脸色很差,而且神色慌张。

    “对了,爸爸,你不是在上班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

    看着父亲严厉的样子,周晓光吃了一惊。

    “警方来人了,他们挖开了石梅花的坟。”

    “没所谓啊,他们挖就挖呗,反正咱们已经把白晓柔的尸体转移出来了。坟是空的,又没有尸体,他们还能怎么样?”

    “坟的确是空的,可是他们在坟里找到一根长发。”

    “啊?那他们找到的长发会是谁的呢?”

    看着父亲这么慌张,周晓光也跟着慌张起来。

    “说不定就是白晓柔的,她不就是一头长发吗?”

    “啊?看来百密总有一疏,就算挪了尸体,还是漏了一根头发。爸爸,咱们可怎么办啊。”

    此时,周晓光早已吓瘫了,完全没了主意。

    难怪父亲急匆匆来找自己,原来出了这么大纰漏。

    “别急,我的孩子,警方的人刚刚找到那根头发,还没来得及回警局做鉴定呢,趁着他们人还在片场里,不如咱们干脆给他们来个痛快的。”

    “爸爸,您的意思是?”

    “不如杀了他们,反正他们一共就两个人,只要他俩一死,作为物证的那根头发也就到不了警方手里了。”

    周晓光看着父亲眼中的杀意,默默地点点头。

    “可是爸爸,一楼还有一具干尸呢。”

    “哪来的干尸啊?”

    “还不是你们新雇的那个硕士生于勇,不知他在楼里什么地方翻出来的干尸。”

    周晓光皱眉,“这个于勇还真是个令人头疼的家伙呢。他没事就在片场到处乱逛。他就干了一天,看看惹出多少事情来。如果不是他一口咬定石梅花的坟里埋的是白晓柔,咱们就把尸体踏踏实实地藏在那里多好。现在倒好,即使是费劲挪了尸体还是被警方找到一根头发。这些事全是于勇一手惹出来的。”

    周晓光笑道,“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于勇了,于勇已经被我抓到囚室里锁住了,现在他也哪也去不了了。”

    “那好,就尽快把他解决掉,省得他再惹出麻烦来。”

    周晓光说得正带劲,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对了,爸爸,不说了,我得赶紧上楼去搬那具干尸了。”

    周旭光摇头,“来不及了,孩子。那两个警察现在就在楼上呢。我刚才是跟踪他们来的这里,他们现在正在接待室里呢。那具干尸肯定已经被他们发现了。”

    “啊?那可怎么办啊?”

    周旭光咬牙切齿地道,“没事,既然他们送上门来,咱们正好上去杀了他们。”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