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军翻过围墙之后,跌跌撞撞地来到青影片场附近的一家医院。

    一口气走了好几站地,梁军实在支持不住了,一进医院大门,立刻身子一虚,栽倒在地。吓得几个护士小姐妈呀一声惨叫。

    栽倒在地的梁军手扶墙壁,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帮我,帮帮我。”

    众护士赶紧跑过去,手忙脚乱地把梁军扶起来。

    梁军疼得冷汗直冒,咬紧牙关道,“我的左胳膊疼得厉害。”

    护士看见梁军脸色惨白,立刻把他送到急症室,医生摸了摸他的手臂,疼得梁军禁不住哇呀乱喊。

    医生道,“你这个需要照X光片。”

    “怎么?严重吗?不是脱臼吗?”

    梁军大吃一惊。

    医生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对护士使了个眼色,“把他送到X光室。”

    照完X光,医生面无表情地告诉他,“你的胳膊不光是简单的脱臼,还有挠骨骨折。需要做手术。手术费用大概在五万左右,请问你怎么支付这笔费用?”

    梁军大吃一惊,结结巴巴地道,“我可以借你们的电话用一下吗?”

    医生点点头。

    医生和护士的目光全都落在梁军破破烂烂的衣服上,很显然,他们根本不相信梁军有能力支付手术费用。

    正在办公室看案件卷宗的牛队,手机忽然响了,牛队立刻接了电话。

    “喂?哪里?”

    “牛队,我是梁军啊。”

    “啊?梁军?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青影片场附近的仁爱医院。”

    “好,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半个小时之后,牛队赶到仁爱医院。

    看见手捂左臂疼得满头大汗的梁军,牛队又是惊讶又是心疼。

    “你怎么给搞成这样?”

    “你就别问了,帮我垫付一下医疗费,等我回去上班,马上还给你。”

    “你这小子,没钱付医疗费的时候,想起我了?”

    梁军抱歉地笑笑。

    “梁军,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手臂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在嫌犯尚未落网之前,无可奉告。”

    梁军艰难地露出一丝微笑。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还在追查青影片场那个案子?”

    梁军坐在医院的走廊里,一言不发。

    “你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跟个流浪汉有什么区别?”

    “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掩人耳目嘛。”

    “你倒是会说,你胳膊上的伤是不是嫌犯打的?”

    “都说你别问了,到时候会给你一个大惊喜的。”

    “大惊喜?你再这样单枪匹马地乱来,当心小命不保。”

    牛队说这句话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

    已经两次跟嫌犯交手的梁军自然比谁都清楚,这个嫌犯不但身手不凡,而且心狠手辣,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只有这样,才让他更加坚定信心把整个事件继续追查下去。

    牛队见梁军不说话,不由地叹气道,“梁军,你上次把叶组长脑门上撞一大包,到现在还没下去呢,气得人家叶组长专门跑到咱们刑侦队兴师问罪。”

    梁军不好意思地笑笑,“牛队,帮我跟叶组长说声对不起,那天我真不是故意的。”

    “还有啊,你妈说你都一年多不回家了。你再怎么样,也该回家看看父母吧。”

    面对牛队的训斥,梁军只好一再叹气,“牛队,你放心,等嫌犯落网,我自然会回家看望父母。”

    一阵沉默之后,牛队拍拍梁军的肩膀。

    “走吧,我带你去朝阳医院治疗,这仁爱医院是私立的,恐怕水平不行。你放心,你的医疗费全部报销。”

    两人刚走几步,就被一个小护士拦住了。

    “唉,等一下,这位先生还没支付挂号费和X光费用呢。”

    牛队苦笑,“一共多少?”

    “谢谢,一共三百块。”

    “三百块?一般正规医院的X光费用也就几十块吧。”

    “对不起,我们这里就是三百。”

    小护士说着,面无表情地朝牛队伸出一只手。

    牛队只好从钱包里拿出三百块放在她手心里。

    看着小护士转身离去的背影,牛队苦笑,“这一看就是个黑店,得亏我来了,否则你小子不死也得脱层皮。走吧,还是跟我去朝阳医院吧。”

    牛队带着梁军来到朝阳医院,医生给梁军做完检查之后,立刻把他送进手术室。

    一个多小时之后,梁军被护士推出手术室。

    梁军抓着医生的手问道,“我的手多久能痊愈?”

    医生道,“正常情况是12天拆线,拆线后你就可以出院,回家静养了。”

    梁军皱眉,“要12天呢。”

    “对啊,你这是骨折了,你以为闹着玩呢。”

    “可是没有时间了呀。我等不了12天呀。那这手臂上的石膏啥时候能拆呀?”

    “六周。”

    “六周?太长了。”

    牛队训斥道,“梁军,你又打算干嘛?这次你必须好好待在医院里治疗。”

    梁军看着牛队,嘿嘿一乐。

    医生安慰道,“不过你的身体素质很好,应该愈合的比正常人要快一些。”

    梁军道,“可是一想到整整六周,胳膊上都得带着这么个硬邦邦的玩意,我就头疼。”

    牛队拍拍将军的肩膀,“好了,你乖乖待在这里养伤,那也不许去。我得赶紧回去上班了。”

    牛队转身要走,忽然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块放在床头柜上。

    “这一千块你留着买点好吃的。好了,我得走了。”

    “谢谢,牛队。”

    梁军朝着牛队急匆匆离开的背影敬礼。

    梁军独自躺在病床上,他看着左臂上的石膏暗暗着急,这石膏要等六周才能拆掉,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被嫌犯扛在肩上的男人,自己刚才没能救得了他,这要是等六周,那人还不早被嫌犯给杀了。

    梁军左思右想,不行,不能躺在这里,坐视不管,他得去救人,把那个人救出来。

    主意打定,他溜出病房,然后装出很自然的样子,朝着医院大门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有护士叫住他,“那病人,你怎么不在病房待着,到处乱跑?”

    梁军撒谎,“哦,我出去买点水果,马上就回来。就在门口的水果摊买,不走远,放心吧。”

    护士狐疑地看着他,点点头。

    接到默许,梁军走到一家水果店门口,佯做买水果,趁护士一转身的工夫,上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看着他胳膊上的石膏,吃了一惊,“先生,你去哪里?”

    “青影片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