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光抓着昏迷的于勇往肩上一扛,嘴里恨恨地骂道,“这混蛋,看着这么瘦,扛起来却比一头猪还要沉。”

    扛惯了少女的周晓光哪里知道,不是因为于勇沉,而是因为少女分量太轻,两相一对比,自然显得于勇太重了。其实一个大男人再瘦,一身的骨头少说也得有八九十斤。而少女的体重也就七八十斤的样子。

    就在周晓光得意洋洋扛着于勇打算往外走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吼声,“站住!把他放下!”

    听了这低沉的吼声,周晓光不觉大吃一惊,这吼声他再熟悉不过,之前,他扛着翠翠刚翻过那堵围墙便听见同样的吼声。

    那人吼的也是这六个字,“站住!把她放下!”

    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

    只不过他得改成女子边的她。

    他知道来的人是谁了,他把于勇放下来,扔在地上,然后缓缓转过身去。

    果然,他看见的是流浪汉那张满是油泥的脸。

    流浪汉还是那样,脏脏臭臭,邋遢不堪,只是他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射出的睿智目光让人不容小觑。

    周晓光一见那流浪汉,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个臭要饭的,又是你!上次你破坏老子的好事,还没跟你算账呢。这次你又出来找晦气,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流浪汉冷笑,“你的口气还是这么大,你自信你能赢得了我吗?”

    周晓光哈哈大笑,“想不到你还真拿自己当个棒槌,上次被你抢走那姑娘是因为我没带家伙式,这次不同了,我带着这个呢。”说完,他举起手中的棒球棍,“信不信我能拿打你个脑袋开花呀?”

    流浪汉摇头,“不信。”

    “那就尽管试试看好了。”

    周晓光说着,一抡棒球棍,照准流浪汉的脑门当头砸下。

    这一招又狠又快。

    流浪汉只得闪身躲过。

    这一棍砸在地板上,激起厚厚的尘土。

    呛得俩人直打喷嚏。

    “好!闪得漂亮。这是我自创的打狗棍法,希望你次次都能躲掉。”

    周晓光说完,抡起棒球棍,对准流浪汉的腰眼,又是一记横扫。

    流浪汉躲避不及,只得往边上一侧身,棍子倒是躲开了,可是后腰却正好怼在接待台上,疼得他唉吆一声喊。

    “不行了吧?”

    周晓光得意地哈哈大笑。

    “臭要饭的,你真爱管闲事,你说你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家伙,管我的闲事干嘛?我抱哪个小娘子进洞房,关你屁事啊?”

    “似你这等凶残好色之徒,人人都可以管!”

    流浪汉说着,腾身一跃,从接待台边翻到干尸边上,眼睛瞄着干尸边上的斧子,正待弯腰去捡。

    周晓光见状,急忙窜过去,伸出棍子一撩。

    啪嚓一声,那把斧子竟然一下子被撩到两米开外。

    流浪汉没想到周晓光的身形反应竟然如此之快,顿时怔在原地。

    周晓光冷哼一声,“想捡斧子?你以为哥在少林寺练的这些年是白练的吗?”

    “你在少林寺练过武术吗?”

    “对呀。”

    怪不得他这么难对付呢?流浪汉听了,心里立刻咯噔一下。

    关于这流浪汉,之前咱们也已经做了交代,他就是那个自愿停薪留职调查青影片场女演员离奇失踪案的刑侦队警员梁军。

    此时的梁军自然是暗暗叫苦,论身手膂力,周晓光绝不在他之下,关键的是,此刻周晓光手里有个棒球棍,而他是空手,这就很难打了。因为周晓光拿着棒球棍很轻易就能够到他,而他却很难靠近周晓光的身体。

    周晓光看梁军犹豫,知道他是心里发虚,立刻挑衅道,“怎么?你怕了吗?怕的话就不要多管闲事嘛,你说你一个臭要饭的,没吃没住的,把我哄开心了,给你块馒头吃不好吗?你偏偏要多管我的闲事,看来真是人之初性本贱啊。”

    “你少废话!要打你就来,别以为你拿着棒球棍,我就怕了你。有种你把棍子扔了,咱俩比试比试拳脚?”

    “扔了棍子,跟你比试拳脚,你以为我脑子进水了吗?会听你的指挥?我跟你又不是擂台比武,要搞什么公平竞争。”

    “那就不要废话了,尽管放马过来吧。”

    “行!就冲这句话,你这臭要饭的,人穷还有志气在。那我就你来一个连环打狗棍法,看你避不避得开。”

    周晓光说着,抡起棒球棍,照准梁军的面门捅过去。

    梁军一闪身,躲开这一棍。没等站稳,周晓光的第二棍又照着心口捅过来了。

    这下,梁军躲避不开,只得伸出左臂,硬生生地去接这一棍。

    只听见咔擦一声,梁军就觉得左臂先是一阵剧痛后是一阵酸麻。

    低头一看,发现左小臂无力地耷拉在胳膊肘下面,已经脱臼了。

    这一惊,梁军登时冷汗直冒。

    这周晓光一棍子抡下来,得使多大的劲才能把他这个练家子的胳膊硬生生打脱臼了。

    看来自己果真不是他的对手,还是走为上策。

    梁军主意打定,立刻佯做猛攻,踢出一个回旋踢。

    周晓光见他来势汹汹,不觉身子闪过一边。

    梁军瞅准空挡,撩开大步往外飞奔。

    周晓光一见,大喊一声,“哪里跑!”然后拎着棒球棍追出去,却听见废街的入口处传来人说话的声音和杂乱的脚步声。

    “糟了,有人来了。”

    回头再一看,梁军已经跑远了。

    “臭要饭的,算你走运!这次先打折你的胳膊,下次再敢坏老子好事,看我不要你的命。”

    周晓光骂骂咧咧地回到接待室,抓起地上昏迷的于勇,往肩上一扛,走出大门,朝着秘密通道走去了。

    再说梁军,一口气跑到片场尽头的围墙边,用右手抓牢墙头,奋力地向上挪动身体,每动一下,都感到左臂疼得钻心,平时很简单的翻墙动作,今天做起来,却比登天还要难,因为今天他只能用一只手翻墙。

    费了半天的劲,他终于用一只手蹭上墙头,然后咬紧牙关,从墙上跳下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