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竖着耳朵仔细听着远处传来的猫叫声和大块头炸雷般的呵斥声。

    “该死的小野猫,看你往哪儿跑,我会抓住你的,把你的猫皮做成一副耳暖。你的个头不够大,做手套恐怕不够。”

    “等等,这只野猫身上怎么会穿着警服呢?一定是有人来了,我去看看。”

    大块头说完这句话之后,脚步声也随即消失,看来他已经离开这里了。

    穿警服的猫?

    于勇噌地一下坐了起来。

    他猛然想起,特案组的组长叶天来的时候,不就带着一个女孩和一只猫吗?那只肉呼呼的小猫不就穿着警服吗?那是一只警务猫咪呀,之前,那个叫做翠翠的女演员失踪不就是那只小肥猫找到的吗?他还记得叶天和那女孩管那只小猫叫喵喵,喵喵就是它的名字吗?

    想到这里,他莫名兴奋起来,既然喵喵找到了这里,那么不是就说明警方会马上找到这里,看来很快就会重获自由了。他仿佛已经看见叶组长带着一队警员,一脚踹开囚室的门,冲进来救他。

    喵喵的到来,让于勇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重新振作起来。

    正在这时,他听见女人的呼救声。

    “救命啊!救命啊!”

    擦!这是什么人在喊救命?

    不会是刚才那个挨打的女人在喊救命吧?

    这个囚室里除了他应该就剩下那个女人了吧?

    可是不知怎的,他竟然想起被打晕之前在一楼接待室听见的呼救声,之前他听见的呼救声果然是那个女人发出的吗?

    “救我啊!救救我啊!”

    女人的喊声还在继续,伴随着喊声的,还有低低的啜泣声。

    “喂!你是什么人啊?”

    于勇扯开喉咙问道。

    对于那个女人,于勇心里有着太多的问号,刚才大块头不愿给出的答案,也许现在可以问出来。

    女人的喊声戛然而止,她肯定是听见了他的问话才停止呼救的。

    可是啜泣声还在继续。

    显然,备受折磨的她变得很警惕。

    对于她来说,他只是个陌生人。

    “你不要怕,我是个好人啊。我不会害你的。”

    于勇耐心地解释。

    女人没有回答,仍在啜泣。

    “我真的是个好人,绝不会害你的。”

    于勇扯开喉咙大喊。

    “你是好人?你救我!救救我啊!快把我从这鬼地方带走!”

    这一次,终于收到回应,女人再度尖着嗓门喊起来。

    于勇苦笑,“可是我跟你一样,也是被他囚禁起来了,他用铁链把我锁住了,我出不去啊。”

    为了取得女人的信任,于勇故意晃动铁链给她听。

    沉重的铁链相互撞击,发出叮叮当当的闷响。

    那是她熟悉的声音,这种可怕的声音,她已经听了许久,那是她熟的不能再熟的声音。

    “啊!啊!”

    感到绝望的女人再度扯开喉咙大哭起来,那哭声听上去极端痛苦压抑,令人有种窒息感。

    “拜托你不要再哭了,其实我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刚才大块头去追的那只猫是一只警务猫咪,是警方专门用来搜救的猫警察。咱们应该能很快被解救出去。”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女人的声音嘶哑沧桑,宛若受惊小动物发出的暗哑声音。

    “是的,我曾亲眼看见那只神奇的小猫咪找到失踪的女演员翠翠。”

    “又有女演员失踪了吗?”

    “是的,她的名字叫翠翠,不过,很快就被找到了。”

    “肯定又是这个畜生干的,这个无耻的变态。”

    女人咬牙切齿地吼道。

    “这个片场里女演员失踪的事情都是他搞得鬼吗?”

    “应该是吧。”

    “这间囚室里,还有别的女人吗?”

    “不知道啊,据我所知,就只有我一个。”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也是个女演员,叫做何香。”

    “何香?”

    “并不是很出名,也许你没听说过。”

    女人叹了口气,声音听上去有几分幽怨。

    于勇抱歉地笑笑,“哦,我工作很忙,很少有时间看电视的。”

    “没关系。国内的演员太多了,能被观众记住的也就是极少的一部分。”

    “你也是在拍戏的时候被他抓走的吗?”

    “是的,那晚的夜戏是群戏,场面十分混乱,我不小心滚到台下,正好被他一把按住。”

    “你被他囚禁多久了?”

    “不知道,很久了吧。每天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活着,被他鞭打被他折磨被他侮辱,简直生不如死,我曾经试过自杀,我绝食,想把自己饿死,可是我最多只能坚持两天,一到第三天,我就会像条饥饿的野狗那样,疯狂地扑向他扔给我的馒头。我是不是一个很没志气的人,连死的勇气都没有?说实话,我真的很看不起自己,已经他折磨成这样了,过着狗一样的生活,竟然连死的勇气都没有?我还算个人吗?”

    “不!你根本没必要死,你该好好地活着。只有活着,才有获救的希望。”

    “很多时候,我甚至在想,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女人说着,再次哽咽起来。

    “对了,你还记得被他抓住的日子是哪一天吗?”

    “当然记得,那一天是2015年10月14日。就是从那天起,我的人生被这个畜生用皮鞭硬生生地划了一条血淋淋的分割线,从那天起,我彻底开始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女人说完,叹气道,“对了,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已经是2017年6月中旬了。”

    “算起来,我竟然被这个畜生囚禁了一年零八个月。”

    “是的。”

    “这一年零八个月是在怎样的折磨和煎熬中度过的呀,你能体会每分每秒都想要死去或者准备死去的感觉吗?”

    女人说到这里,竟然发出一阵瘆人的大笑,那是怎样凄凉绝望的笑声啊,笑声的末端变成了啜泣。

    “你不要难过了,咱们一定会活着被解救出去的。”

    “希望如此吧。”

    “为什么这样没信心?”

    “说实话,从被他囚禁的那天起,我就没打算活着出去。”

    女人说完,再次发出一阵瘆人的大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