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于勇惊魂未定的时候,他听见一阵沉重脚步声。

    脚步声由远及近,伴随着脚步声的是悉悉索索的声音。

    脚步声如此沉重,令他想起了身材臃肿的罗大姐。

    当然他知道,来的人肯定不是罗大姐。

    因为罗大姐虽然体型超胖,能把地面踩出山响的效果,可是她的脚步是软绵绵的,不像现在走过来的这个人,双脚踩在地面上给人很有力的感觉。

    一下下地踩在地上,恨不能一步就能踩出一个脚印来。

    这沉重的脚步声似曾相识,像是在哪里听见过。

    在哪里听见过呢?于勇努力回忆,可是后脑勺传来的刺痛感使得他一考虑问题就头疼不已。

    奇怪的是,沉重的脚步声一出现,尖锐刺耳的挠墙声立刻终止了。

    难不成是那个挠墙的家伙害怕来的这个脚步沉重的人吗?

    于勇紧张得屏住呼吸,眼睛紧盯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既然被囚禁在这里,来的只可能是一个人了,是的,你没猜错,就是那个大块头。

    此时,于勇也猛然忆起这沉重的脚步声跟之前大块头的脚步声一模一样。

    一想起那个大块头,他立刻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凝结了。

    没想到,接下来,他听见的竟然是令人心悸的尖叫声。

    “滚开!把你肮脏的爪子拿开!不要碰我!滚开!你滚啊!”

    那喊声尖锐刺耳,显然是一个女人感到自身安全受到威胁时发出的警告。

    听见这喊声,于勇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滚开!你这无耻的东西,我不要再见到你!拜托你拿着你的狗食滚开!”

    女人的尖叫声还在继续。

    “你看我干什么?快滚!滚啊!”

    真是奇怪啊,只有女人骂街的声音,没有男人回答的声音。印象中的大块头可是个残忍冷酷的家伙,他会是一个骂不还嘴的家伙吗?

    接着,于勇听见倒水的声音。

    哗啦一声,那应该是水碗摔在墙里上碎裂的声音。

    “滚!滚开!”

    “你他娘的有完没完?大爷我不理你,你还没完了是吧?”

    这次是男人说话的声音,那冰冷瘆人的语调让人一听就直起鸡皮疙瘩。

    这声音只要听过一次,就会铭记终生。

    的确就是那个大块头的声音。

    “你滚开!滚啊!”

    “你个臭娘们,三天不打你上房揭瓦!”

    接下来,是鞭子抽打在皮肉上的啪啪声和女人的惨叫声。

    女人的叫声凄惨至极,听得人汗毛根根直立。

    于勇吓得捂住耳朵,缩成一团。他完全可以想象到女人娇弱的身子在残酷的皮鞭下辗转呻吟的痛苦模样。

    不知打了多久,鞭子声忽然停了下来。

    可是,女人的哭声并没有跟着停下来,仍在继续。

    “你个贱人,三两天就讨一顿鞭子吃,你究竟是有多贱?”

    面对男人炸雷般的吼声,女人不敢回骂,只是啜泣。

    “你再骂啊?有种的你就再骂一句试试看。”

    女人呜哇一声,嚎啕大哭。

    “依我看,你还是没志气,你要是有点志气,就憋个三五天的不吃不喝,管保你去见阎王爷,省得你活着还得伺候我。”

    “我求求你,你走吧,不要再在我眼前晃悠。”

    女人终于开口了,那声音听上去就像是哽咽,像是费了很大力气才挤出来的几句话。

    紧接着,是嘭嘭嘭的一串闷响。

    妈呀,这是磕头的声音吗?

    这女的不会跪在地上磕头求大块头离开吧?

    一个女人是对一个男人有多绝望才会跪在地上磕头求他离开?

    于勇一想到这种场景,立刻感到脊背发凉。

    男的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

    “这就对了嘛。记住,你就是我的奴隶,我就是你的主人,今后你见到我就磕头,记住了吗?嗯?这就对了,使劲磕,真乖。”

    妈呀,那嘭嘭声一直在继续。

    “好了,不用再磕了。磕坏我会心疼的,今后只要你乖乖地伺候我就行。乖,啵一个,老公走了。”

    于是乎,于勇听见极其肉麻的亲吻声。

    雾草,这都是什么情况?

    在一顿暴打之后,还能以这么温情脉脉的画面结尾?

    “好了,乖乖等着老公找你啊。”

    还没等于勇反应过来,沉重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擦!那家伙朝着自己这边走来了。

    于勇吓得缩在墙角,瞪大眼睛,盯着脚步声走来的方向。

    果不其然,那个高大强壮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这次,于勇终于看清他的脸了。

    其实,大块头长的并不难看,如果不是那双过于冷酷的眼睛,单看容貌的话,也算得上是相貌堂堂。

    大块头的手里拎着一条皮鞭,皮鞭的尖端正在往下滴着紫黑色的东西。

    尼玛,那紫黑色的东西一滴滴地滴落在地板上,是血吗?

    于勇瞪大眼睛,盯着皮鞭的尖端,心跳得啵通啵通的。

    咣当咣当,他用拳头砸着铁栏杆。

    擦,这是在提醒自己他的到来吗?

    于勇紧盯着大块头邪恶的双眼,就像是一只惊恐无助的小羊羔在看着不怀好意的大灰狼。

    这是狼和羊在对视吗?

    “嗯?多管闲事的家伙,你终于醒了。怎么样?住在我的豪华单间里,感觉还不错吧?”

    于勇看见他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哪里还敢说话呢?他不自觉地缩起身子,再次往墙角里使劲贴了贴。心里却只想问候大块头家的祖宗十八代,尼玛的豪华单间是长这模样吗?

    “嗯?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吗?你应该不聋不哑吧?之前我看你跟别人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聊得热火朝天的吗?怎么一到我这里,变成聋哑人了呢?”

    “没?没有啊。我不是聋子。我可以听见您在说话。住在这里的感觉很好,真的,我睡得很香。”

    “是真话吗?还是为了逃避我的皮鞭,而说假话敷衍我?”

    大块头说着,甩了下皮鞭,鞭子上紫黑色的东西立刻甩到于勇脸上。

    那东西热呼呼的,还带着体温,于勇用手抹了一点,放在鼻子下面一闻,一股血液特有的铁锈味涌进鼻腔,他立刻惊呼道,“是血!原来是鲜血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