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光线十分昏暗的地方。

    这地方三面是墙壁,一面是铁栅栏,自己该不会是在一间牢房里吧?

    周遭一片昏暗,墙壁上挂着一只劈啪作响的小灯泡。

    那只小灯泡就挂在他头顶上方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灯泡发出的热度烤得他头晕。

    想来是灯泡里的灯丝断了一根,这里的主人为了省钱,舍不得买新灯泡,就把断了的灯丝接上再接着用,这样,断了的灯丝比原先的短了一截,由于接触不良,而导致灯泡时亮时灭,劈啪作响。

    他凝视着灯泡,忽然发现接着灯泡的褐色塑料开关上贴着一个图章大小的墨绿色塑料片。

    看见那个墨绿色塑料片,他不禁哆嗦了一下,忽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他凑上去一看,果不其然,塑料片上写着六个金色小字银宝大厦专用。

    原来这个像是牢房一样的鬼地方是银宝大厦的某个地方啊。

    可是银宝大厦高十三层,有许多空房间,自己是被他关在哪个房间里呢?

    于勇吸吸鼻子,立刻捕捉到空气中一股屎尿的臭气。

    尼玛,这附近不是有个粪坑吧?

    怎么这么臭啊?

    于勇试图坐起来,可是后脑勺剧烈的痛感袭来。他疼得嘶了一声,用手一摸后脑勺,结果摸到一个馒头大小的鼓包。而且那鼓包不能碰,一碰就疼得钻心。

    雾草!这鼓包哪来的?自己又怎么会这个臭烘烘的地方?

    他揉着太阳穴使劲回忆,一下子想起来了,之前他把小护士的尸体从13楼背到一楼接待室,然后听见有人喊救命,就在他竖着耳朵仔细倾听的工夫,铁皮门外,黑影一闪,他就被什么人打晕了。

    一准又是那个大块头干的。

    一瞬间,那个大块头隔着脏兮兮的窗玻璃恶狠狠瞪着他的眼神再次浮现在他眼前。

    他不觉哆嗦了一下,“尼玛,他终于对我下毒手了。”

    这个昏暗骚臭的所在,应该就是他的囚室吧。

    于勇强忍住后脑勺的伤带给他的晕眩和疼痛,手扶墙壁站起来,试着往前走了一步。

    他竟然听见奇怪的声音。

    哗啦

    这是什么东西在响?

    声音的来源就在自己的脚下。

    与此同时,他觉得脚上像是拖着什么东西,很沉重的感觉。

    低头一看,瞬间出离愤怒了。

    他的右脚被人拴着一根铁链!

    而铁链的另一端锁在墙壁底部一个圆盘大小的铁环上。

    铁链得有小臂粗细。

    他伸脚试了试,这条铁链非常结实,而且铁链的内侧非常粗糙,似乎有很多尖锐锋利的刀片在刮着他脚腕的皮肤,磨得他差点叫出声来。

    他蹲下身子查看,果然发现铁链的内侧有着无数的毛刺和铁钉。

    “真他娘的变态,这尼玛不是拴狗的链子吗?就算是拴狗也不用搞出这么多的毛刺和铁钉吧。想要搞死人啊,真是个畜生。”

    骂归骂,于勇却不敢再挪动半步了,因为他受不了那疼。

    在他面前还摆着一碗水和一块馒头。

    馒头是直接扔在地上的。

    “擦!真把老子当狗看啊。”

    吃的东西都直接扔在地上。

    可是丢人的是,一看见那块馒头,肚子偏偏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自己躺在这臭烘烘的地方,睡了多久?他完全没有概念,在他昏睡的时候,肯定是饿着肚子的。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摸手机,却发现手机并不在口袋里,他找不到任何能证明时间的东西。

    手机肯定是被大块头拿走了。这栋大厦没有信号,大块头拿走手机的目的肯定不是担心他打电话求救而是不想让他知道时间。

    既然大块头肯丢块馒头给我,说明他暂时还不想我死,不如我先吃了馒头,再做打算。

    主意打定,于勇立刻抓起馒头,啃了起来。

    “这他娘的有什么呀?不就是一块脏馒头嘛,想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只能吃草根和树皮,这都吃不上。草了,大块头,老子先填饱肚子,再接着跟你干。”

    于勇边吃边骂。

    可是对于一个男子汉来说,一块馒头哪里能管饱,可是眼下,有馒头吃已经不错了。

    于勇吃完馒头,端起那碗水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

    然后往墙上一靠,开始琢磨怎么出去。

    想要出去,首先得把脚上的铁链弄掉。

    没有钥匙,恐怕是打不开这铁链了。

    钥匙肯定在大块头手里。

    如何搞到钥匙呢?

    于勇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个囚室三面是墙壁,一面的铁栅栏,铁栅栏那边有昏暗的光线照进来。

    直觉告诉他,铁栅栏那边就是出口。

    可以从那里爬出去,看看外面吗?

    既然跑不掉,看看囚室外面是什么样子也好啊。

    带着这一卑微的渴望,他强忍着脚腕被磨的痛苦,爬到铁栅栏边上。

    等他爬到铁栅栏边上,立刻失望了,因为铁栅栏上也有个小铁门,小铁门上挂着一把结实的铜挂锁。

    这把铜挂锁很眼熟,锁的款式跟之前锁住铁皮门的那把铜挂锁一模一样。

    于勇看着铜挂锁,重重地叹了口气。

    眼下这把铜挂锁的作用也无非是坐实了自己是被大块头绑架囚禁的事实而已。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奇怪的声音。

    他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发现那是指甲一类的尖锐物品划在墙壁上发出的声音。

    没错,就是那种刺耳的划拉墙壁的声音。

    这个声音听起来很耳熟。

    “哇,想起来了,之前没被大块头打晕之前,就听见过这样的声音。那是伴随着呼救声一起传来的。”

    之前听见的声音是断断续续的,而且声音很轻,不如现在听得这么清晰,难不成这指甲抓墙的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的吗?

    会是有人在这里用指甲抓墙壁吗?

    于勇很想扯着喉咙问一声有人在吗,可还是忍住了。这栋大厦里鬼影森森,谁知这指甲挠墙的声音是人发出还是鬼发出的?如果是鬼发出的,自己这一喊,再把鬼招来就麻烦了。

    可是那尖锐的划拉划拉声还在继续,一下下的,就像是挠在他的心上,既让他毛骨悚然又让他好奇不已。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