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电梯门关上,电梯开始缓缓下行。

    女人的哭喊声亦消失了。

    牛队这才擦着额头上的冷汗靠在电梯门上。

    “真是倒霉,折腾半天,又白跑一趟。”

    “不白跑啊,至少咱们搞到了这个。”

    小张说着,举起那个红色塑料发卡。

    何楚耀低声道,“是啊,不算白跑,这个发卡可是咱们的牛队牺牲了半天的色相才搞到手的,来之不易啊。”

    众警员哈哈大笑。

    牛队想死的心都有,“她也不知怎么的,就认准我了。我真服了。”

    小张笑道,“不管怎样还是有收获的。”

    牛队皱眉,“可是现在,周旭光和周晓光会躲在哪里呢?”

    何楚耀苦笑,“难不成他们父子俩还在青影片场里吗?”

    正在这时,电梯角落里传来一个老太太沧桑的声音,“年轻人,你们刚才是去了周旭光家吗?”

    众警员回头一看,才发现电梯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老太太满脸皱纹,瘦得捉腮,驼背,穿一身灰布衣裤,拄一龙头拐棍。

    众警员看见那老太太全都吓了一跳。

    牛队道,“大妈,您怎么在电梯里,这样忽然冒出来说话,真的很吓人啊,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老太太把脸一沉,厉声道,“唉吆,什么意思,我老了连坐电梯的权力也没有了吗?”

    牛队慌忙摆手,“大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以为电梯里没人呢,没想到您在里面。”

    老太太咳咳两声,憋出一口浓痰,啐在旁边的垃圾桶里,咳咳两声,“我问你们刚才是去周旭光家了吗?”

    牛队点头,“是啊,刚从他家出来。”

    老太太来了精神头,拉着牛队,捏着嗓子道,“周旭光媳妇疯了,把家里给砸得乱七八糟的,你们还敢去他家?”

    “嗨,我们这不也是执行公务嘛。”

    “执行公务?啥公务呀?”

    看老太太一副包打听的模样,牛队急忙敷衍过去,“没啥,就是有个户籍信息不大对劲,需要跟户主本人核实一下。”

    “户籍信息?”

    老太太浑浊的眼珠子一转,显然是不相信。

    牛队一看,不行啊,赶紧转移话题。

    “对了,大妈,您说周旭光媳妇疯了,她是什么时候疯的?”

    “那早了,他家爱红得疯了有二十年了。”

    “啊?这女人已经疯了二十年了?可是她因为什么原因疯的呢?”

    “好像是因为周旭光跟其他女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他媳妇就到处跟人说他跟别的女人搞破鞋。每天在家里又哭又闹的,周旭光起初是不敢回家,后来偶尔回家也只是为了看孩子,到后来,周旭光干脆家也不回了,因为那女人实在闹得太厉害了,你想二十年前,人的思想比现在封建的多,你一说谁谁作风有问题,然后大家一起唾沫星子砸他,那这个人连头都抬不起来。”

    “那这周旭光到底有没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呢?”

    “那谁看见了?就是他老婆一天到晚在楼道里嚎丧,其实他老婆说的那个女人,谁也没看见。”

    “那这周旭光不回家住,都住哪里呀?”

    “这咱哪知道?也许是住在单位里吧。”

    “青影片场吗?”

    “好像是吧,听他家爱红说是在什么拍电影的地方上班,经常能看见好多电影明星。具体的,咱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上班。刚开始,大伙儿都挺羡慕他的,能看见明星,可是后来他家爱红一疯,就再也没人敢搭理他了。见了他跟见了苍蝇似的,躲都躲不及的样子。”

    “那他儿子周晓光后来去哪里了?”

    “不知道,记得那孩子小时候,他妈在楼道里发疯哭闹,他经常跪在地上哭着喊着求他妈不要闹,晓光生在这样的家庭里,真是不幸啊。你想一个不到十岁的娃娃每天跟一个疯婆子生活在一起是个什么样的光景。唉,可怜的孩子啊。”

    “周晓光后来回来过吗?”

    “没有,我最后一次见到他还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后来这孩子就不见了。有人说晓光是被人贩子拐走了,因为那时候比较乱,附近总有孩子被拐卖的事情发生。可是张爱红说他家晓光是周旭光带走了。还说他把孩子的衣服啥的全带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周旭光带走孩子的事,有人看见吗?”

    “没有啊,这些全是张爱红说的,可是一个疯子说的话哪有谱啊?不过,她硬拉着几个街坊去她家,给街坊看,装着孩子衣服的箱子,箱子的确是空的。可能那孩子真被周旭光带走了。”

    “那就是说,周晓光早在二十年前就被他父亲周旭光给带走了。”

    老太太点头,“应该是的吧,晓光不见了之后,张爱红就彻底疯了,她砸碎了家里所有能砸碎的东西,说是既然周旭光不要她了,那就让一切都破碎吧。”

    “周旭光把儿子带走之后就再也没回过家吗?”

    “没有。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他们父子俩。张爱红也就疯得更厉害了,每天一人待在家里,高兴起来就又唱又跳的,一不高兴,整栋楼里都是她的哭声。她经常成宿成宿地哭。看来,今晚耳根又不得清净了。”

    “这张爱红如此扰民,你们为什么不把张爱红送精神病院呢?”

    “谁送啊?就是送精神病院也得家属在场家属签字吧?周旭光人都不在,谁也懒得管那个茬。张爱红疯成那样,再惹出一声骚来。她现在见着个男人,就当成是她老公周旭光。”

    众警员哈哈大笑。

    牛队囧得满脸通红。

    老太太叹气,“一个家庭,女主人不行,这家就只能散架了。”

    听老太太这样说,众警员立刻沉默下来。

    叮咚

    电梯到一楼了。

    众警员陆续走出电梯。

    老太太拄着拐棍,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小伙子,你们来找周旭光绝对不是为了核对户籍信息吧?”

    牛队嘿嘿一乐,不则声。

    老太太叹气道,“依我看,该不会是又出什么事情了吧。算了,我老了,还是少管年轻人的事。”说完,叹着气,拄着拐杖,蹒跚而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