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那女人把发卡别在头上,牛队大吃一惊,“雾草!她竟然把那个卡子别自己头上了。”

    何楚耀道,“牛队,那卡子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害怕那个发卡?”

    牛队道,“那个发卡就是曾雨晴失踪的时候戴在头上的卡子呀。”

    众警员齐声道,“牛队,谁是曾雨晴啊?”

    “曾雨晴就是二十年前在青影片场失踪的女演员,她也是第一个在片场失踪的女演员。”

    “啊啊啊?真的这么邪门啊。”

    警员们一听,全都炸窝了。

    这个说,“啊?那么曾雨晴头上的发卡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那个说,“牛队,你没看错吧?究竟这个发卡是不是曾雨晴的那一个,同样的东西多了,你怎么能肯定这个发卡就是曾雨晴的?”

    牛队道,“我绝对没有看错,同样的东西的确很多,可是这个发卡是二十年前流行的款式,现在根本没得卖了。一个发卡而已,没谁会把它一下子保留二十年啊。当年曾雨晴死后,当时的警员曾经到现场勘验,说是在现场发现一个红色发卡,然后诡异的是,那个红色发卡也不见了。好像说是,勘验警员在离开片场之前,清点物证,发现那个发卡不见了。关于那个发卡,警局有图片,我见过那个图片,这个发卡就跟图片上的一模一样。发卡的形状就是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小张哆嗦道,“那现在这发卡怎么会在这里呢?不会是曾雨晴的鬼魂在作祟吧?”

    小张话一出口,众警员又是一阵骚乱。

    何楚耀伸手猛K小张一下,“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你能别信口开河吗?”

    小张揉揉脑门,“那这发卡怎么跑到老周家里来呢?”

    就在众警员吓得惊声尖叫的时候,女人长发一甩,再度以少女的姿态跳起舞来。

    “蝴蝶,飞啊,我要跟你一起飞到太平洋。”

    何楚耀哭笑不得,“牛队,咱们今天就打算困在这里,看这个欧巴桑跳小天鹅吗?”

    牛队怒吼一声,“我实在受不了了。”他冲过去,抓住那女人,拖回屋里。

    那女人拼命挣扎,发出杀猪般的尖叫。

    牛队把她拖到客厅的椅子上,拿出自己的手铐,正要往女人手腕上铐。

    女人立刻扯开喉咙大喊,“杀人啦!救命啦!有人要杀我。”

    何楚耀赶紧上前阻止,“牛队,她不是犯人,咱们不能用手铐铐她啊。”

    牛队道,“那他娘的怎么办?我真的拿她没治了。”

    小张道,“而且牛队,你要是把她铐在屋里,估计她非死在这把椅子上不可。因为没人管她,铐住她,她会饿死的。”

    “真够烦的,难不成咱们就一直待在这屋里看她唱歌跳舞吗?我真的快被她逼疯了。”

    何楚耀笑道,“不如,咱们用浴巾毛巾什么的捆住她,等咱们走了,她自己能挣脱开。”

    “好主意,我这就找毛巾去。”

    小张说完,立刻直奔洗手间。

    一会儿,他就拿着三条毛巾和一条大浴巾跑回来了。

    众警员看见,立刻上前,拿着毛巾七手八脚地把女人捆了个结实。

    女人使劲挣扎,见挣脱不掉,立刻嚎啕大哭。

    “旭光,我知道你又要走了,你每次走的时候,都是这样对我,把我捆起来,怕我跟着你一起走,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你已经忘记你在婚礼上的誓言了吗?你说的生生世世,可是现在,你已经厌倦我了呢。”

    小张还在发愣。

    牛队给他打手势,“走啊,快走,你还在这里干嘛,一会儿她挣开毛巾,咱就又走不了了。”

    小张点点头,打算跟着警员们往外走,不知怎的,他一回头,视线不经意地落在女人头上的红色发卡上。

    “不行,咱们得把这个发卡带走,这发卡不是物证吗?”

    牛队回头冲他摆手,“随便你,快点吧。”

    小张跑回去,从女人头上拔下发卡就跑。

    女人见发卡被带走,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你们这些挨千刀的,竟然抢走我的发卡,那个发卡是我的,我的!我们咒你们全都不得好死!全都下地狱!”

    女人骂完,紧接着,又是一阵狂笑。

    “旭光,你走吧,我希望你再也别回来了。”

    众警员听得毛骨悚然,使劲按电梯,生怕她会挣脱毛巾,追出来。

    可是三条毛巾和一条浴巾哪里困得住她,她在椅子上拼命扭动身体,毛巾果然很快松脱了,女人哈哈大笑,拎着一把椅子,追了过来。

    “雾草!她追过来了。”

    警员们吓得齐声尖叫,狂按电梯。

    可是电梯才刚到五楼。

    牛队给大家打气,“坚持住,电梯已经到五层了,说话就到七层。就差两层而已。”

    女人冷哼一声,朝着牛队一椅子劈头抡下来,“想跑?”

    牛队惨叫一声,慌忙闪开,“阿姨,我警告你,再乱来,我就只能开枪了。”

    女人却像是没听见他在说什么,冷笑道,“旭光,我知道你想跟那个小贱人双宿双飞,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说完,抡起椅子又是一砸。

    说开枪,牛队也只是吓唬她而已,哪里敢真的开枪呢?眼看着椅子再次砸过来,他也只能闪身躲开。

    啪嚓一声,椅子砸在电梯上,碎成好几块。

    这时,叮咚一声,电梯到七层了。

    噗地一声,电梯门打开。

    “快快,电梯来了。快上电梯。”

    众警员立刻挤进电梯。

    “牛队,快上来啊。”

    牛队急忙跑进电梯。

    那女人一见,急眼了,咆哮道,“旭光,不许走,不许你离开我!我说了不许!”说完,一猛子扎了进来。

    众警员见她挤进电梯,全都慌了神,齐声尖叫起来。

    牛队吼道,“你们喊什么,赶紧把她弄下去啊。”

    女人在拥挤的电梯里,艰难地把手伸向牛队,嚎啕大哭,“旭光,不要离开我。”

    牛队只好狠狠心,抓住女人,一把把她推出电梯,然后伸手按了关门键。

    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众警员听见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旭光,你走吧!永远都别再回来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